《我穿成了炮灰宮女》[我穿成了炮灰宮女] - 第9章

了原地,剎那間,全身血液冰涼。
是珠翠。
她渾身是血,面色如紙,雙眼渾濁。
凄厲嘶啞的聲音,一遍一遍的在哭喊着,是我害了她。
她如厲鬼般,撲過來想要撕碎我,我嚇得趕緊跑開。
突然間,迷宮不見了,我跌跌撞撞的跑在無盡的黑暗中,四周滿是厲鬼的悲鳴。
12珠翠死了,清晨時,被掃院的宮女發現。
她摔死於一座枯井中,凝固的血跡染紅了整個井底。
我隨着幾個神色驚慌的宮女跑過去,緩緩的走到枯井旁,看到了滿身是血的珠翠。
井底很小,小到她的身體只能以一種極為詭異的姿勢,蜷縮在井底。
她的死狀,與我夢境中的厲鬼模樣重疊在一起。
是我害了珠翠。
所以,她死前,一定恨透我了。
天際飄落小雪,紛紛揚揚的落在宏大的宮殿上。
我死死的咬住下唇,淚水無聲的落下。
悔恨,愧疚,悲痛,種種情緒縈繞在心頭。
掌事姑姑匆匆趕來,讓幾個太監將珠翠撈上來,又將她拿草席草草裹上,準備差人燒了去。
珠翠身體已經完全僵硬住,冰與血凝固在她的臉上,眾人見狀,皆嚇得紛紛往後退。
掌事姑姑不悅的皺了皺眉,瞧了瞧我們,便呵斥道。
「都瞧着幹什麼?
差事做完了嗎?」
她又頓了頓,眸光變得犀利起來。
「今天這兒事,誰都不許說出去,做人,還是要謹言慎行些為好。」
「否則,珠翠的下場,便會是你們的下場。」
話落,宮女們皆紛紛低下了頭,連忙離開這座荒涼的宮殿。
我渾渾噩噩的跟着出去了,像是不知道該想什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如同木偶般,幹着日復一日的差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