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校花的專屬特工》[我成了校花的專屬特工] - 第7章 月祭(2)

yaho——少年,那邊的少年喲,在想什麼呢?考慮過來幫一下少女下…下樓…嗯,哦,是下亭嗎?」

兩縷柔軟的金黃色頭髮從天而降,晃蕩在李汐的眼前。

他淡然地抬頭。

果不其然,織乃這個傢伙又在整活了。

那近乎半個身子都倒掛在了涼亭頂上的外邊。

同時還有些許的輕微聲音傳來。

大體是一些。

「前輩——我要堅持不住了…」

「前輩,前輩,不行為了前輩我要堅持。」

「啊——果然還是不行,莉婭還是要堅持不住了,前輩,你也看看我呀…看一下莉婭呀!」

但對此,李汐卻仍舊是在接着淡然地瞥着她。

「…..要不你還是直接下來吧,你的那個搭檔感覺已經撐不住了。」

「…欸~你不來抱抱我嗎?說不定能夠挑戰一下一次用公主抱抱住兩個人呢,嘻嘻。」

織乃撇了撇嘴,她氣嘟嘟地抬頭,瞅了一眼正在她腿上坐着正在幫她故意叫喊的莉婭,用魔導書的加密通道開口說道:

「好啦莉婭,你先起來吧,這個傢伙果然還是不中招。」

「欸,前輩,可是這…」莉婭看了一眼織乃目前的姿勢,眼神顯然是有些驚恐。

「嘛~回頭再想辦法唄,要不下點什麼奇怪的藥劑來套話吧!」

「不…不是這個,我說的不是這個,前輩,是你的頭髮上有一些奇怪的東西在發光!」

「欸?」

織乃一臉茫然地伸手摸了下腦袋。

這是一種乾爽又軟綿綿的觸感。

讓得少女的眼前瞬間黑了下來。

「咕嚕咕嚕!是蟲子嗎!是蟲子嗎?!」

在一瞬間迸發出來的光,震蕩在漆黑的夜晚。

織乃在這下意識的震驚心理中,一不留神…

她竟釋放出了只有初級虛數者能夠做到的猛烈技能。

「徵兆風之花,月寂。」

無聲的話語悄然飄蕩在這片翠綠的草地上。

至此,天空中的彎月…

就瞬間消失了。

「…..我,我好像闖禍了。」

織乃扒開腦袋上的一些殘留蒸汽。

她瞅着天上一片狼狽的場面。

天上全是充斥着無盡虛數力量的扭曲痕迹。

而亭下的李汐自然也是瞅見了這副壯觀的畫卷,他拽下些許扒拉在他的腦袋上的發光物質。

輕輕揉捏。

卻只感覺到其中像是蘊含著無數的細針。

些微刺痛的感覺,輕輕麻痹着他的神經,似乎是在試圖讓他的身體無法動彈。

不過這種感覺僅僅持續了片刻,便是被他體內自然涌動着的虛數力量給盡數剿滅。

「前輩…這似乎不是你闖的禍…」

同樣是在觀察着發光物質的莉婭,在把織乃拉住的同時,也在輕聲說道:

「我記得我曾經在一本古書上看到過,這種東西是迷蝶,剛出生的時候是乾癟的膜狀,成長期是繭狀,而後面則會從這個繭子裏面孵化出能夠讓大地變成迷失之地的迷蝶….」

「也就是說,這和前輩沒有關係…」

「這是….魔物即將來臨的徵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