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校花的專屬特工》[我成了校花的專屬特工] - 第5章 駐守者

「哦,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名為西布,是這幾地區的唯一駐守者,目前的級別是中等虛數者,鑒於本次遇襲的學院導師影智也是中等虛數者,所以我已經向公國請求高等甚至初級虛數者來幫助處理這件事了。」

西部偵探西布倚靠在門框處淡然笑道,他在剛才問了下李汐之前的具體經過,倒也是沒啥太大反應。

畢竟在這前頭他也是找過其他人了,但無一例外都是說得李汐是依靠體術制服的其他人。

就是啪一下打在那個後脖頸,然後人就倒了之類的。

而逝去的那個鷹鉤鼻男人可是一個虛數者導師,其在虛數者等級以及虛數的造詣上都應該不至於會被體術給打倒才對。

況且這裡也沒有打鬥的痕迹,那種沒有外傷的死亡情況倒更像是被人抹除了靈魂..

「初級虛數者么..」

李汐瞥了一眼西布所倚靠的門框,只是輕輕點頭,並沒有太過驚訝。

初級虛數者總體上說多不多,但在這個公國里的數量還是足以能夠支援每一個地區的。

「好了,現在我也沒什麼要說的了,只是你們兩個要注意一點,作為現場的目擊者是很容易被兇手襲擊的,白天最好是和你們學院的導師待在一塊啊,至於你的那點體術如果遇上真正的虛數者,可還是遠遠不夠用的啊。」

西布輕笑着讓開道路,盯着李汐的眼睛說道。

但後者的眼神深處卻是毫無波瀾,有的只是表層滿溢着的笑意。

「行吧,就這樣吧,我也不留你們了,我也有些事要處理…」西布假意看了下懷錶。

雖然他不是很明白為什麼上層會有人讓他注意這個還在學院學習着的小傢伙,但這人的確是有些值得懷疑的地方。

不過要讓他硬是質問的話,那這並不符合他的職業操守。

該露出的馬腳,總會有暴露的一刻。

西布並不着急等待那一刻的到來。

「嗯~嗯,好的,放心,我肯定會好好看着他的。」

織乃瞅着時機似乎可以溜走了,便笑着拽過李汐的胳膊迅速朝外走去了——

「欸?等..」

「等什麼等,哼,才不等。」

「你這傢伙…」

「…..」

屋內的西布聽着這對小情侶的話語輕輕搖頭。

他揣了下口袋,摸出一根煙,將其點燃。

煙霧飄蕩着,激蕩着他的精神。

「不過看樣子,這個事情要開始變得有趣了起來呢..呵呵。」

西布笑着將煙頭熄滅在煙灰缸中,而在這之中早已有着一些漆黑的灰燼殘留。

明明已經徹底燃燒掉了的地方,現在依然有着光輝閃爍,能夠讓人隱約看見其中的內容。

那是之前那位中級虛數者所寫下的文字。

「徵兆泠之光,繪衣、李汐、千蓮華織…」

「目標:制裁黑羊。」

……

風誓約之鎮坐落在千聯公國的邊境。

這裡過往的人流眾多,是千聯公國與至旋公國的貿易中心。

李汐靠在一座木橋的釣魚台柱子旁。

他一臉無語地瞅着面前張開手臂,攔住去路的金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