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校花的專屬特工》[我成了校花的專屬特工] - 第4章 月神祭(2)

呃…」

「現在開始我問什麼,你答什麼,首先…嗯,你喜歡什麼顏色?」

「….綠色。」

「那…」

「…..」

李汐緩步走來,瞅着面前的這個場面,多少是有點驚訝的。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這麼輕而易舉的就可以問出想要的消息。

「剛才她是不是說了些什麼東西呢…徵兆風之花?」

李汐站在織乃身旁不遠處默默等待着。

約莫兩分鐘的時間,那兩個路人便是樂呵的倒地了。

按照織乃的想法,這是為了讓她的這個操作不會在他們的記憶中留下而做的。

讓他們產生一種跟喝酒喝斷片差不多的感覺,這樣就能很好的隱蔽自己的能力了。

畢竟她可是帝國唯一的公主,會的虛數運用方法也就只是多了億點點。

「呼,我好了…誒嘿,你是不是也想要聽一下啊?如果你..」

織乃轉身朝着李汐故意擺出一副傲嬌的神情湊了過來。

但她的話音未落,對這種操作免疫值拉滿的李汐便是直接丟給了她一句——

「嗯,不想,走吧。」

然後他就邁步走開了。

「……誒?」

織乃微笑着的可愛臉龐陡然石化住了。

她..這…

這不應該的啊。

這都已經是她所能夠掌握的最高級別的了!

怎麼會對這個男人一點影響都沒有!

織乃心裏的波瀾漸漸起伏——

「難道..這真的是我個人的問題嗎….」

「可惡!還是今晚就找個時間刀了他得了!」

……

李汐回到之前那個鷹鉤鼻男人辦公室時。

這裏面已經是被清空掉了。

只有一個被粉筆圈畫出的形狀,述說著那個鷹鉤鼻的確是已經沒了。

「你們兩個就是目擊者么..」

一個身穿制服的傢伙上來搭話。

他的年紀並不大,但言論卻格外老成,讓李汐對他有種西部偵探的錯覺。

「嗯~嗯嗯~」

織乃一邊可愛地點頭,一邊眼神幽幽地瞟着李汐。

「…呃。」西部偵探嘴角抖了幾下,他摸了下鼻子,繼續說道,「一般而言,師長的逝去不應該是悲傷的嗎?怎麼你們兩人這麼淡定吶…」

說著說著,他把目光對上了李汐。

那話語蘊含著的感覺並不像是詢問…

這更像是對李汐的一種質問。

「哦,我並不認識他,我在這裡的原因只是因為一些其他的事情而已。」

李汐順勢堵住了西部偵探的後續輸出。

他的直覺告訴他,他被針對並懷疑了。

也就是說他面前的這個傢伙現在正在給他下套,想要找出話語中的空子把他給抓起來。

但就今天他的表現而言…

這個懷疑應該是跑不開的了。

「嗯,是其他的原因呢….能詳細和我說說嗎?呵呵…」

西部偵探微笑着踱步,他的語氣並不強硬,但身體卻是隱隱把這個房間的門給擋住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