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前夫的心頭寶》[我成了前夫的心頭寶] - 第7章 明明很在乎,為啥會離婚?

祁君夜雷厲風行,急忙推門出去。
姜子崖緊隨其後。
外面一團亂,有一個中年女人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渾身抽搐。
見暈倒的不是姜詩詩,兩人竟然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
姜子崖將祁君夜的變化看在眼裡。
滿是不解。
明明很在乎啊,為啥要離婚?
而此時的姜詩詩正在給暈倒的中年女人把脈,然後拿了隨身攜帶的長條布包,從裏面拿出來幾針銀針,對準幾個穴位扎了進去。
全程動作快准狠。
很快,中年女人就不再抽搐,恢復了意識,但還是很虛弱。
姜詩詩取下銀針,重新放進背包里,她用衣袖給中年女人擦了擦嘴角:「會沒事的,120很快就到,您別擔心。」
中年女人點點頭,虛弱的將手腕上的玉鐲拿了下來:「姑娘,謝謝你。」
玉鐲晶瑩剔透,色澤瑩潤,一看就是上等貨,價格不菲。
姜詩詩卻搖頭拒絕:「舉手之勞,夫人不必掛齒。」
酒店工作人員和圍觀群眾見姜詩詩成功將人救醒,當即帶頭鼓起掌來。
「這小姑娘年紀輕輕,這銀針用的是真厲害。」
「是啊是啊,小姑娘好樣的。」
一直在圍觀的姜子崖見眾人誇自己老姐,用手捅了捅祁君夜:「姐夫,我姐可是不可多得的好姑娘,善良,溫婉,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真的不考慮復婚?」
復婚?
兩年前他被姜詩詩算計,利用奶奶威逼自己結婚。
婚內,他們形同陌路,她就是卡在他喉嚨里的一根刺。
如今,終於離婚,他以為自己會如釋重負。
可當他注意到姜詩詩竟然用衣服為中年女人擦拭嘔吐物,還拒絕了上百萬的玉鐲。
他突然對自己的固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