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玄原本只是把我當作替身》[魏玄原本只是把我當作替身] - 第4章

離不得我。」
「將軍,您!」
我嬌羞地低下頭,埋在他胸前,心裏數着一二三。
果然,魏玄強硬地伸手挑起我的下巴,給了我一個綿長的吻。
「梨兒,我會對你好的。」
他在我耳邊低語。
我嘴角勾出一抹笑,心想着,真好,我離自由不遠了。
一連幾日,我夜夜纏着魏玄來我房中,果然,葉綰綰就坐不住了。
這日,我照例去她屋中請安,誰知道,我才到沒多久,葉綰綰下身突然一片殷紅。
來了!
我一直期待的猛葯。
我小臉一片煞白,心裏卻樂開了花。
6、葉綰綰對我下了狠手,我本是可以避過去的,但是捨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生生地受了。
魏玄回來的時候,我是昏迷着的。
醒來後服侍我的丫鬟戰戰兢兢地給我遞上藥,我皺着眉想要讓她拿走,一隻大手卻從丫鬟手裡接過葯碗。
「不吃藥你的身子怎麼好起來?」
魏玄在床啊坐下,細心地將我扶起來。
「將軍……苦……」我用與夫人相似的臉做出楚楚可憐地表情。
魏玄嘆了一口氣,開始哄我:「喝一口,就給你塞個蜜餞。」
我努力眨了幾下眼,抬起頭,眼眶紅紅。
「既是如此,我便與你一起受這苦罷。」
我還沒反應過來,魏玄便端起碗一口喝乾葯汁俯下身來。
苦澀的葯汁在唇間瀰漫開來,苦的我這下是真的眼淚撲簌撲簌掉下來。
魏玄手忙腳亂地塞給我一把蜜餞,心疼地把我摟入懷中。
「將軍,您明知道梨兒受了多大的委屈,為何……為何不替梨兒做主呢?」
是了,院中鳥雀告訴我,葉綰綰被魏玄所謂的「禁足」只不過是因為她動了胎氣不讓她走動罷了。
魏玄身子一僵,許久才道:「梨兒,她畢竟身懷六甲。」
「那我呢?」
我定定地盯着魏玄,輕聲問,「她的孩子金貴,妾的命,便算不得命么?」
7、我原以為我要對付的是魏玄的白月光。
誰知道,竟是我太小看這將軍府錯綜複雜的關係。
「麟哥哥,我並沒有懷上他的孩子。」
葉綰綰的聲音從魏麟屋裡傳來,我一愣。
魏麟愛夫人,夫人愛魏玄,魏玄愛着葉綰綰,葉綰綰和魏麟……真是神踏馬狗血。
「滾!」
屋子裡傳來什麼碎裂的聲音,我趕緊躲到一邊。
葉綰綰哭着從魏麟屋子裡出來,穿着一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