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戀人》[完美戀人] - 第5章 百變小芷

大夏天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街上的妹子都穿得很清涼,有些清涼得完全就是穿着齊B小短裙,讓多少純潔少年的視線隨着小短裙下的朦朧世界搖搖擺擺。

不過林尋知道,妹子再漂亮,短裙再齊B,晚上還是倒在別人懷裡,到時候連齊B小短裙都沒了,所以林尋有着一個和其他吊絲一樣的美好夢想,那就是——我要美女!我要金錢!我要權利!我要踩死高富帥!我要征服白富美!我要做富二代他爹!

「我現在只想要一份穩穩噹噹的工作,吊絲真傷不起。」將空瓶子扔進垃圾桶,剛剛丟了工作的林尋乾脆跟着前面一個穿着透視裝的妹子走,反正他現在不要上班,又不想回火爐般的宿舍,在街上看美女養眼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整整一天,林尋都沒有回去,甚至連午飯晚飯都是幾塊錢就解決,就連入夜了也不想回去,因為他知道他一回去,包租婆就會像催命鬼一樣來催錢,所以他就一路溜達到河邊,沿着很少有人願意走動的河邊小道往前走,漫無目的。

在這個物慾橫流的廈門市,林尋不會去感嘆自己出生在農村,畢竟他有很愛他的爸媽,他只感嘆自己學不會趨炎附勢,學不會當孫子,學不會不擇手段。

感慨着,看着倒映着稀疏月光河流的林尋都有跳下去的衝動,說不定還能穿越到古代或未來,可他就怕穿越不了,反而成了水鬼,連超生都沒得。

「站住!給我站住!」

「混賬!上了我們老大女人還想跑!非把你砍成羊肉串不可!」

「搞殘搞死搞菊花!」

……

聽到嘈雜的腳步聲,林尋立馬轉過身,就看到十幾個人正在追一個人,那個人穿得還算得體,而且看過太多黑 道電影的林尋就覺得自己要是救了那個人,或許能飛黃騰達,所以操起一塊板磚的他就想衝過去。

可林尋還沒來得及沖,那個人就已經被活活砍死,就連屍體都被拖走了。

生與死的快速轉變讓林尋都咋舌了,他更擔心待會兒**叔叔會跑來把他帶去錄口供,這種麻煩他可不想惹,所以就立馬往回走。

走到那個人被砍死的附近時,林尋看到地上有一張卡片,好奇的他就撿了起來。

見是一張身份證,林尋也沒有太在意,可當他注意到身份證上的人和他長得有八分相似,他就嚇了一跳,都以為是自己身份證掉了。

可一看到上面的名字是「林訊」,林尋就鬆了口氣了,還念道:「林尋,林訊,真懷疑他爸媽和我爸媽是不是認識,要不然取個名字怎麼可能這麼像。」

除了名字和照片相似外,就連出生年月也很接近,都是90年11月份,再加上身份證上的住址是傳說中的富人區,這就讓林尋一陣的激動,他就覺得自己鹹魚翻身的時候到了,他現在應該立馬前往這個住址,然後斬釘截鐵地說自己就是林訊,反正那個什麼林訊的已經因為玩黑 道老大女人變成了羊肉串。

拿着身份證,林尋腦海里頓時浮現出一幅美輪美奐的畫面:自己穿着高檔衣服、鞋子以及手錶,左手摟着柳岩,右手摟着瑤瑤,邊親着她們,邊在一群吊絲的羨慕嫉妒恨注視下坐進勞斯萊斯幻影,然後就去風花雪月。

「我草,我怎麼感覺自己要變成富二代了?」

身為吊絲的林尋雖然不喜歡甚至是討厭富二代,不過能變成富二代是大部分吊絲的美好卻又殘酷的夢想。

「我要變成富二代了,我要有金錢美女和權利了。」抓緊足以改變自己一身的身份證,林尋果斷往回走。

就在林尋邁開步子時,他突然聽到了一聲清脆驚叫,還是從上方傳來,機靈的他就立馬昂起頭。

正常情況下,林尋應該要看到月亮才對,可這次林尋看到的是一個穿着弔帶短裙的漂亮妹子,這讓以為遇到天使的林尋就打算伸出友愛雙手接住這個妹子,可左移右移四五秒,林尋還是估算錯誤,那個腿一直岔開的妹子就直接坐在了他腦袋上。

重心失衡,林尋筆挺地倒向後方,使得妹子那軟乎乎的私密地帶就沿着林尋腦門往前滑,整個都貼在了他臉上。

通過臉上的感覺神經,林尋能輕易地感覺到妹子或凹或凸甚至還**的部位,這種柔軟觸覺更是讓林尋差點窒息,他就意識到今天不是自己的倒霉日,是幸運日!

可當一股血腥氣味直往林尋鼻孔里鑽時,林尋慌了,更是輕易就將坐在他臉上的妹子推開,叫道:「妹子!來大姨媽了也不和我說一聲!好歹你也墊一層創口貼吧?」

叫出聲後,見這倒在地上的妹子那象徵著純潔的白色弔帶短裙上都是血,林尋頓時慌了。

「你是林訊嗎?」妹子很堅強地站了起來,身子就像遇風就倒般搖晃着。

林尋聽得很清楚,對方是要找林訊,和他根本就不搭邊,不過林訊既然都已經被砍死了,身份證還在林尋手裡,林尋自然就是林訊,所以林尋就很嚴肅地點頭,道:「對,我就是林訊。」

搖搖晃晃地往前走了幾步,擁有天使面孔,魔鬼身材,還外加渾身是血的妹子就倒在了林尋懷裡,碎語道:「有人要暗殺你,我是負責來保護你的,快躲起來。」

見這妹子已經閉上了眼,林尋急忙將手掌壓在妹子左峰上,想確定這妹子還有沒有心跳,可這妹子胸太大,至少有D,所以救人心切的林尋只好用一隻手握住。

確定妹子還有心跳,林尋就鬆了口氣,卻沒有鬆開手。

「是誰要暗殺我?」見妹子確實是暈過去了,怕被搞死搞殘搞菊花的林尋就,攔腰抱起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妹子跑進了樹林。

咚!

聽到落地聲,知道殺手已經趕到的林尋就蹲了下來,屏息凝神地看着河岸邊,隨即看到一個腰上掛着兩把劍的光頭大漢緩緩站起身,像獵豹般左右張望着,隨後就盯着林尋所處方位,並走了過來。

看着越走越近的光頭大漢,又見他已經握住了劍柄,林尋臉都綠了,就怕自己下場會和林訊一樣。他多想衝出去,很誠懇地說自己不是林訊,而是林尋,可自己和林訊長得這麼像,就算他再解釋,那光頭大漢絕對不可能心慈手軟,寧願殺錯也不放過啊!

白天對林尋來說沒有一件事是順的,早上穿戴整齊準備去上班,結果老闆直接打電話給他,讓他自找門路。

接着,和林尋處了四年的女朋友也和他說拜拜,原因就是實在受不了他這個橫看豎看都看不到未來,只看出還算是個人的吊絲,跟了一個在天涯社區認識的富二代遠走高飛。

雖然工作丟了,女朋友跟人跑了,不過林尋還是有一顆很樂觀的心,反正那狗屁工作累死累活一個月也就兩千工資,女朋友也就是一個花錢的貨色,每個月讓他上繳工資不說,還限制他抽煙喝酒,使得他這個大老爺們都有退化成正太的趨勢。

所以分手對林尋來說其實算是一種解脫,只是女朋友一走,林尋估計又要像吊絲一樣靠自己雙手解決生理問題了。

白天都已經這麼倒霉了,晚上撿到身份證,又遇到天降美女的林尋以為自己要走走大運了,怎料這個妹子給他帶來的不是好運,而是霉運,這對於一向樂觀的林尋而言簡直就是比死還難受的打擊,就好比是去買**中了頭等獎,可他/媽的已經過了兌獎日期!

光頭大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林尋都打算豁出小命,可就在他決定衝出去捍衛男人的尊嚴時,光頭大漢突然停了下來。

喵嗚~~

一隻野貓從光頭大漢身前走過。

見是野貓,沒有太多留戀的光頭大漢轉身就走,身輕似燕。

等了十分鐘,林尋就走到河岸邊,確定光頭大頭已經走遠後,他就抱着這要命的妹子一路狂奔。

林尋想送妹子去醫院,可他身上就五十塊,勉強可以打的到醫院,可現在的醫生都很勢力,到時候連挂號費都交不起的林尋絕對被轟出來,所以他就打的回宿舍。

林尋住的地方可以算是廈門市的貧民區,大部分還是磚瓦房,不過最大的好處是這兒房租便宜,可再便宜,一個四十平方米的單身公寓月租還是要八百,幾乎佔了林尋工資的一半。

走進那棟基本上都是妹子住的房子,林尋徑直走向六樓。

路過三樓時,林尋還放慢了腳步,躡手躡腳,就怕撞到包租婆,這個包租婆簡直就是個凶神惡煞,不過她那當護士的女兒倒是很耐看,且溫柔善良,至少林尋是這麼認為的。

打開603的門往裡看了下,確定包租婆沒有在裏面,林尋就將這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妹子放在了床/上,隨即就反鎖房門,拉上窗帘,打開檯燈,打開風扇,還因為渾身冒汗而脫去上衣褲子,就穿着一條褲衩去衛生間里洗了把連。

雖說只有四十平方米,不過洗衣機、電視、風扇、冰箱、熱水器等電器還算齊全,只可惜少了空調,這在夏天是最致命的。

擔心妹子掛了,本想沖涼的林尋就隨便擦了下 身子,隨後就來到了妹子面前。

這個蘿莉臉妹子身高在160左右,長發披肩,穿着只能遮住大/腿根部的弔帶短裙,毫無贅肉的雙腿則被白色絲/襪裹着,長得蜂腰巨/乳,胸前那對玉女峰似乎和她這苗條身段有些不符,就算是平躺着,她的胸還是那麼的雄偉,更是隨着她那極不均勻的呼吸而起伏着,隱有呼之欲出的跡象。

蘿莉臉、蜂腰巨/乳、再加上她這十七八歲的年齡,要是能和這妹子同床共枕,那絕對是人生一大享受。

拍了自己一巴掌,林尋罵道:「真是典型的吊絲,妹子都要掛了,我竟然還在想這想那的,我現在最需要做的應該是讓她脫離危險。」

在肉眼確定下,林尋確定妹子受傷部位位於雙峰之間,所以咽下口水的他就解開妹子弔帶,並小鹿亂撞地將弔帶往下拉。

將弔帶短裙拉至妹子腰際,林尋這才注意到妹妹那件淡粉色,蕾絲鑲邊的呅胸中間都已經斷開,包着雙峰那碗狀物更是隨着雙峰起伏而有翹向兩邊的跡象。

盯着傷口,林尋手落在了妹子胸上,隨後就往旁邊輕輕壓去,確定傷口沒有傷及肋骨,他就鬆了口氣,要是傷到肋骨或是臟器,林尋就得打鐵買鍋送着妹子去醫院就診了。

瞄了眼裙擺,見上面都是鮮血,林尋就不確定這妹子是不是只受了一處刀傷,再加上之前和妹子親密接觸時,林尋有聞到血腥味,所以妹子那兒或許也受了刀傷,但也不排除是大姨媽來關顧。

不管如何,既然有可能受傷,林尋就要將這種可能性排除,所以他乾脆將妹子的弔帶短裙完全脫掉,就看到那遮擋着桃源聖地的低腰內/褲上都是鮮血,血腥味還直往林尋鼻孔里鑽。

看着幾乎被自己脫光的妹子,又見妹子臉色如此蒼白,本着「救人為上」的原則,心一橫的林尋就拉了下低腰內/褲邊上的小系帶,一扯,一片帶血的春 光就展現在了林尋面前。

咕嚕~~

咽下口水,仔仔細細打量了番,確定只是雙峰間受了傷,其他部位都完好無損,林尋就送了口氣,隨後就抓起一件短袖遮住了妹子下/體。

走進衛生間打了盆溫水,林尋就開始幫妹子清理身上的血跡,那兩顆渾圓肉球就隨着林尋的勤勞擦拭而聳 動不安,陣陣乳浪讓林尋都看呆了,他這才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宅男喜歡童顏巨胸的蒼老師。

「這妹子看上去也就剛成年,怎麼會發育得這麼好,我前女友也就B而已,真不知道這妹子吃什麼激素長大的。」

將血跡都擦乾淨,林尋這才發覺這妹子不僅身材超贊,就連皮膚也很贊,白如凝玉,吹彈可破,再加上她那纖細如蔥的五指,林尋馬上判斷出這個妹子絕對是從小嬌生慣養,而且養分充足,不過「養分」這個詞似乎應該用在小花小草身上。

拿來雙氧水和棉簽,林尋就騎在了妹子身上,不過他的褲襠離妹子小腹還有那麼幾厘米,而且他不是要佔妹子便宜,只因這姿勢方便處理傷口。

彎腰,壓在床/上的雙膝往後挪動七八厘米,林尋就用沾着雙氧水的棉簽開始給妹子消毒傷口,可棉簽剛碰到妹子傷口,妹子就發出了一聲低吟,渾身都在顫抖。

「忍一忍就過去了,妹子你要堅強一點,我可不希望你死在我這裡。」說著,林尋又繼續替妹子清理傷口,可這次妹子就不是用低吟表達疼痛,而是本能地曲腿,曲腿速度還很快,那光潔的膝蓋恰好就撞到了林尋那還在呼呼大睡的邪惡器官上。

「你,妹。」疼得整張臉都漲紅了的林尋就滾到了床下,蛋疼讓他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捂着襠/部休息了好幾分鐘,林尋才從蛋疼的陰影中走出,可他又陷入了可能會再次被妹子攻擊的陰影中,所以他就找了塊鉛筆畫大小的鐵板塞進了自己短褲內,以保護自己那脆弱且讓女人又愛又恨的器官。

當!

給傷口消毒的林尋又受到了攻擊,攻擊力度更是透過鐵板傳到了那重要無比的器官,隨後淚流滿面的林尋就在地上滾來滾去。

「如果連你這胸大無腦的妹子都對付不了!我就不要做男人了!」

接下來的一切都很順利,可是給妹子傷口消毒完後,拿着紗布的林尋又有些鬱悶。

接下來的步驟是給妹子包紮傷口,可是傷口位於雙峰之間,這雙峰又過於高聳,要是橫着綁紗布,雙峰會頂起紗布,使得紗布根本就碰不到傷口,更別提壓着。

要是斜着,讓紗布從妹子左肩繞過她另一邊的腋窩,估計成,所以林尋就開始嘗試,並順利完成。

包紮完傷口,林尋鬆了口氣,他這才發覺自己出了一身汗,短褲更是濕得不成樣,就像是尿褲子,所以他就拿了乾淨的短褲跑去沖涼。

沖完涼已經是十點半,這時候包租婆應該不會來要房租,但為了以防萬一,開窗前的林尋還將檯燈都關了,隨後就邊喝着開水邊上網,還時不時扭頭看着依舊昏迷不醒的妹子。

為了讓妹子能早點康復,林尋沒有和她搶床鋪,再加上今天失去工作,還撿到這妹子,所以林尋一點睡意都沒有,就在本地論壇找着適合自己的工作,可找來找去,林尋就覺得搶銀行最適合自己。

要是這幾天內找不到工作,交不起房租的林尋估計就要收拾東西回鄉下,可那樣又會增加老爸老媽負擔,還會被同村人恥笑,說什麼好不容易培養出一個大學生,沒想到最後還是回來種田養豬之類的。

拿起電腦桌上的那張身份證,林尋陷入了沉思。

凌晨三點,林尋實在是受不了瞌睡蟲的勾/引,就趴在電腦桌上睡著了。

睜開眼,被陽光刺到的少女被迫閉上眼,隨後又睜開眼,反反覆複數次後才適應,並在傷口微微作痛的前提下支起了身子。

這個過程費了她不少力氣,更是讓她香汗淋漓,她那原本就是搭着雙峰的呅胸就向兩邊敞開,雪峰全然顯出,不過還在呼呼大睡的林尋壓根就沒有看到。

撥開遮住面龐的髮絲,少女低下頭,見呅胸變成了兩半,下/體也是光溜溜的,她就隨手拉起被單遮住嬌軀,隨後就看着趴在電腦桌前,邊打呼嚕,邊流哈喇子的林尋。

昨晚的事,少女記得不是很清楚,她只記得自己找到這個必須要保護的人後就暈倒了,醒來就在這兒,渾身上下基本都被脫光,不過她可以確定自己沒有被侵犯,而且她絕對不能被這個男人侵犯,因為他們之間有着割都割不斷的血緣關係。

閉上眼,少女腦海里就浮現出一個血流成河的世界,到處都是屍體,到處都是殘殺,甚至連天空都在下着血雨。

睜開眼,少女就忙拉掉被單,並麻利地脫下了呅胸,隨後就在雙峰袒露的情況下將呅胸的內層撕掉,從中取出了一塊石英錶,接着她又從另一邊取出了另一塊,並將一塊戴在了自己手上。

剛戴好,昂起頭的少女就與一雙火辣辣的眼睛對視着,不過林尋和少女對視半秒後就將目光往下移,暗暗感嘆妹子魅力無限的同時,也感嘆地心引力真不是個好東西,幹嘛要將原本頑強地往上挺的雪峰強行往下拉呢,不過這妹子那兒還算比較挺拔。

臉色微變,少女急忙拉起被單,並瞪着林尋,道:「不許這樣看我!你應該會尊重我才對!」

少女這麼一叫,林尋都有些懵了,他就絞盡腦汁想着自己為什麼要尊重一個,脫掉原本可以遮住雙峰的呅胸的女人,這不是她自己在找欣賞美的對象嗎?

見林尋有些呆,少女就微笑道:「我叫采莎,你可以直接叫我莎莎,以後我就住這裡了。」

回過神,林尋不自信地問道:「你住這,那我住哪裡?」

「同居呀!不過你一定要尊重我,要不然會發生很可怕的事。」臉色雖然難看,不過露出微笑的采莎還是很漂亮的。

瓜子臉,柳葉眉,五官比例趨於完美,兩漩可愛梨渦,要是再配上采莎那足以秒殺萬千少女的身材,只要是男人看到了采礫都有感嘆造物主的神奇。

「同居吧,我會幹很多活的,比如洗衣服,做飯,買菜,打掃衛生。」

「暖床呢?」

「小意思!」采莎笑得非常甜,目光卻落到了林尋那搭起的帳篷上,隨即臉色就變得更加難看,一臉無語地將目光往上移,道,「在討論正經問題的時候,你能不能正經一點?」

「你一個花季少女,我一個吊絲,我這下子才知道你的名字,這裡又是單人間,你一開口就要和我同居,我一個身體和心理都正常的男人怎麼可能會沒有反應,我沒有反應就是不尊重漂亮的你啊!」

這借口讓采莎更加無語,不過為了完成使命,她也就勉強接受林尋這個借口,隨即就道:「我是叫你林爺爺呢,還是叫你爺爺呢?」

「我有那麼老嗎?」

「現在的你確實不老。」柳眉一皺,采莎道,「我叫你哥哥吧,我覺得哥哥這個稱謂好親切,而且很符合我和你的年齡。」

「你要叫我老公也可以,反正我現在單身,不介意貢獻我自己。」

「真想不到你是這樣子的一個人。」嘀咕着,采莎就將放在床邊的石英錶拋給了林尋,「這個是逆輪表,是給你的,你快戴起來,會有很神奇的事情發生哦。」

眼前這妹子雖然漂亮得一塌糊塗,可昨晚被人追殺,傷勢還分明是昨晚那個光頭大漢造成的,再加上她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這些就足以讓林尋對妹子有所防備,所以接住石英錶的他也沒有戴起來,就問道:「采莎,你家住哪裡,又是幹什麼的,怎麼會從天上掉下來,還受了那麼重的傷。」

宛如藍寶石般的大眼睛在眼眶裡轉了兩圈,采莎就道:「我家在上海,我是個高中女生,昨晚做直升機時被人搶劫,然後就被推下來了。」

這明顯就是在撒謊,不過這讓林尋感覺出采莎是一個不擅長說謊的人,所以就繼續問道:「那你受的刀傷是怎麼回事?」

「搶劫的時候被劃傷了啊。」

「那那個追殺你的男人又是怎麼回事?」

「沒搶到值錢的東西就跳下來,想拿我威脅我爸媽啊。」

輕笑着,林尋道:「昨晚你問了我名字,就說是來保護我,還說有人要追殺我,你現在卻說是追殺你,你說我該相信故事的哪個版本?」

「啊!」按着額頭,采莎有氣無力道,「我頭好暈,傷口好痛,我需要休息,我需要吃早餐,請你不要一直糾纏我這個傷員,有問題就留到我康復了再問。」

料想這妹子也不是兇惡之徒,再加上林尋抵擋不了美女,所以他就起身走向衛生間,道:「我下去給你買白粥,待會兒如果你不給我全部吃下,我就拿條管子給你灌進去。」

「灌腸嗎?」

「你嘴裏有直腸嗎?難道你嘴巴是菊花?」

「好噁心呀!」

「你也知道什麼是灌腸,什麼是菊花,看來你內心還是很邪惡的啊!」感慨着,林尋就拉上衛生間的門,隨即掏出邪惡器官開始酣暢淋漓地噴射運動。

看着手裡的石英錶,想起妹子手上也戴着一塊,再加上林尋很好奇妹子為什麼要叫自己戴上,他在抖了抖邪惡器官後就戴上了石英錶。

【歡迎進入《逆輪》認證系統,請輸入您的姓名和身份證號碼,遊戲與全球人口數據庫相連,且系統會自動掃描您五官,所以請不要輸入虛假信息,一旦查出,將交由警方處理,您也會被列入《逆輪》黑名單,永遠無法再登陸遊戲。】

看着站在噴頭下,穿着黑色短窄裙,白色女式襯衫領口開得很低,兇器外露,臉上還帶着職業性微笑,且身體表面還覆蓋著一層微弱光芒的成熟美女,林尋完全愣住了,但他還是知道這個美女是由石英錶投射而出,並非真實存在,不過這美女看上去還是滿可口的,一點也不像虛擬影像。

「先生,請收起您的不雅器官,文明點兒。」說話的是這美女,並非剛剛的電腦合成音,聲音很甜,略帶怒意。

一愣,林尋立馬低下頭,看着自己那確實有點不雅的器官足足五秒,他才很從容地收起,並打量着這個並非實體,甚至隱約能透過她身體看到後面那髒兮兮牆壁的美女,也就是說這美女身體實體度在95%左右,讓人有種站在實與虛之間的錯覺。

鬼使神差的,林尋突然豎起曾經進過前女友泥濘之地的食指刺了過去,並刺進了美女那呼之欲出的胸內。

確實是虛體,一點感覺也沒有,不過還是讓林尋有種被電的感覺,甚至收回手時,整個手臂都有點麻。

看到林尋這舉動,原本還笑眯眯的美女明顯不悅,不過還是勉強擠出笑容,道:「我是《逆輪》引路N PC小芷,也是該遊戲系統唯一N PC,現在請先登陸系統,稍後我將為您大概介紹一下該系統。」

小芷話剛說完,一股亮光就從石英錶發出,並在林尋面前形成虛擬畫面,也就是一個看上去再簡單不過的登錄窗口,姓名和身份證號碼,左下角還有個標着「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的窗口,可打鉤。

「請登錄系統。」

在林尋看來,這石英錶簡直就像一個遊戲客戶端,不過單純的從2012年的科技角度來說,絕對沒有哪個國家能創造出如此誇張的科技成果,甚至連接下去的幾十年都不可能有,這就讓林尋有些遲疑,他甚至都懷疑自己是在做夢。

從天而降的采莎,追殺而至的光頭大漢,能投射出虛擬影像的石英錶,這些都太不符合邏輯了。

「請登錄系統。」明顯有着喜怒哀樂的小芷已有些不高興。

要是不嘗試,林尋這輩子都可能是個沒有出息的吊絲,所以他就點了下姓名那一行,隨後就在跳出的虛擬鍵盤上輸入「linxun」,可在名字選取時,林尋又僵住了,他不知道自己是該輸入「林尋」還是「林訊」。

這窗口只有姓名和身份證號碼,這就意味着這可能和實名制系統相掛鈎,再加上采莎要找的人其實是變成羊肉串的林訊,並非林尋這個吊絲,所以要是貿然輸入「林尋」可能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更可能會采莎收回石英錶,甚至連這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都會失去。

「請登錄系統,你難道聽不懂漢語嗎?」小芷要發飆了。

盯着呼吸加快兩倍,兇器不斷頂着好像會被撐裂上衣的小芷,林尋道:「你不是N PC嗎?N PC不是按照既定的程序運行嗎?而且你應該知道玩家就是真主阿拉的。」

「我是超智能N PC,人類所預備的一切感情,我都具備,就算人類不具備的,我還是具備,我甚至精通一切。」

「打 炮呢?」

「什麼?」

林尋前後挺動着屁/股,道:「就是這樣子。」

小芷眼睛睜得非常大,一臉飢 渴,問道:「請問這是在幹什麼,知識庫里並沒有這動作。」

「你把衣服脫了,然後我演示給你看。」

變得嚴肅,雙手交叉在胸下,使得雙峰更加飽滿的小芷不悅道:「這明顯違背了規章制度,請不要再如此無禮,現在請登錄系統,世界上像我這麼好脾氣的N PC可不多見。」

「我忘記我的身份證號碼了,你稍等一下。」

林尋一走出衛生間,小芷就出現了在他前面,這讓他都以為自己是撞鬼了,不過小芷是由石英錶投射出的虛擬影像,石英錶跟着林尋到屋裡,那麼小芷出現在房間里也是很正常的,不出現反倒有鬼了。

躺在床/上養傷的采莎見林尋已經戴上了逆輪表,還開啟了程序,她就露出了微笑,不過那天使般的微笑立馬被胸口傳來的疼痛覆蓋。

輕輕捂着傷口,采莎放慢呼吸速度,試圖降低疼痛感。

看了眼兩條白花花的腿還露在外面的采莎,林尋就坐在了電腦前,那登陸窗口也隨着他移到了電腦前。

打量着房間,小芷道:「地方簡陋不說,東西還到處丟,連裏面穿的那幾件還扔在衛生間里,你這種人身體一定健康不到哪裡去,待會兒的健康體檢你一定沒辦法過關。」

說完後,小芷就看着床/上的采莎,微笑道:「不過你女朋友倒是長得蠻漂亮的,只是氣色太差了,看來她會短命。」

無語加無辜的林尋沒有理會小芷,而是將林訊的名字和身份證號碼輸了進去。

【歡迎登陸遊戲系統,我們正在核實您的身份,請直視着掃描窗口,待藍光一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