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戀人》[完美戀人] - 第2章 主動同居

大夏天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街上的妹子都穿得很清涼,有些清涼得完全就是穿着齊B小短裙,讓多少純潔少年的視線隨着小短裙下的朦朧世界搖搖擺擺。

不過林尋知道,妹子再漂亮,短裙再齊B,晚上還是倒在別人懷裡,到時候連齊B小短裙都沒了,所以林尋有着一個和其他吊絲一樣的美好夢想,那就是——我要美女!我要金錢!我要權利!我要踩死高富帥!我要征服白富美!我要做富二代他爹!

「我現在只想要一份穩穩噹噹的工作,吊絲真傷不起。」將空瓶子扔進垃圾桶,剛剛丟了工作的林尋乾脆跟着前面一個穿着透視裝的妹子走,反正他現在不要上班,又不想回火爐般的宿舍,在街上看美女養眼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整整一天,林尋都沒有回去,甚至連午飯晚飯都是幾塊錢就解決,就連入夜了也不想回去,因為他知道他一回去,包租婆就會像催命鬼一樣來催錢,所以他就一路溜達到河邊,沿着很少有人願意走動的河邊小道往前走,漫無目的。

在這個物慾橫流的廈門市,林尋不會去感嘆自己出生在農村,畢竟他有很愛他的爸媽,他只感嘆自己學不會趨炎附勢,學不會當孫子,學不會不擇手段。

感慨着,看着倒映着稀疏月光河流的林尋都有跳下去的衝動,說不定還能穿越到古代或未來,可他就怕穿越不了,反而成了水鬼,連超生都沒得。

「站住!給我站住!」

「混賬!上了我們老大女人還想跑!非把你砍成羊肉串不可!」

「搞殘搞死搞菊花!」

……

聽到嘈雜的腳步聲,林尋立馬轉過身,就看到十幾個人正在追一個人,那個人穿得還算得體,而且看過太多黑 道電影的林尋就覺得自己要是救了那個人,或許能飛黃騰達,所以操起一塊板磚的他就想衝過去。

可林尋還沒來得及沖,那個人就已經被活活砍死,就連屍體都被拖走了。

生與死的快速轉變讓林尋都咋舌了,他更擔心待會兒**叔叔會跑來把他帶去錄口供,這種麻煩他可不想惹,所以就立馬往回走。

走到那個人被砍死的附近時,林尋看到地上有一張卡片,好奇的他就撿了起來。

見是一張身份證,林尋也沒有太在意,可當他注意到身份證上的人和他長得有八分相似,他就嚇了一跳,都以為是自己身份證掉了。

可一看到上面的名字是「林訊」,林尋就鬆了口氣了,還念道:「林尋,林訊,真懷疑他爸媽和我爸媽是不是認識,要不然取個名字怎麼可能這麼像。」

除了名字和照片相似外,就連出生年月也很接近,都是90年11月份,再加上身份證上的住址是傳說中的富人區,這就讓林尋一陣的激動,他就覺得自己鹹魚翻身的時候到了,他現在應該立馬前往這個住址,然後斬釘截鐵地說自己就是林訊,反正那個什麼林訊的已經因為玩黑 道老大女人變成了羊肉串。

拿着身份證,林尋腦海里頓時浮現出一幅美輪美奐的畫面:自己穿着高檔衣服、鞋子以及手錶,左手摟着柳岩,右手摟着瑤瑤,邊親着她們,邊在一群吊絲的羨慕嫉妒恨注視下坐進勞斯萊斯幻影,然後就去風花雪月。

「我草,我怎麼感覺自己要變成富二代了?」

身為吊絲的林尋雖然不喜歡甚至是討厭富二代,不過能變成富二代是大部分吊絲的美好卻又殘酷的夢想。

「我要變成富二代了,我要有金錢美女和權利了。」抓緊足以改變自己一身的身份證,林尋果斷往回走。

就在林尋邁開步子時,他突然聽到了一聲清脆驚叫,還是從上方傳來,機靈的他就立馬昂起頭。

正常情況下,林尋應該要看到月亮才對,可這次林尋看到的是一個穿着弔帶短裙的漂亮妹子,這讓以為遇到天使的林尋就打算伸出友愛雙手接住這個妹子,可左移右移四五秒,林尋還是估算錯誤,那個腿一直岔開的妹子就直接坐在了他腦袋上。

重心失衡,林尋筆挺地倒向後方,使得妹子那軟乎乎的私密地帶就沿着林尋腦門往前滑,整個都貼在了他臉上。

通過臉上的感覺神經,林尋能輕易地感覺到妹子或凹或凸甚至還**的部位,這種柔軟觸覺更是讓林尋差點窒息,他就意識到今天不是自己的倒霉日,是幸運日!

可當一股血腥氣味直往林尋鼻孔里鑽時,林尋慌了,更是輕易就將坐在他臉上的妹子推開,叫道:「妹子!來大姨媽了也不和我說一聲!好歹你也墊一層創口貼吧?」

叫出聲後,見這倒在地上的妹子那象徵著純潔的白色弔帶短裙上都是血,林尋頓時慌了。

「你是林訊嗎?」妹子很堅強地站了起來,身子就像遇風就倒般搖晃着。

林尋聽得很清楚,對方是要找林訊,和他根本就不搭邊,不過林訊既然都已經被砍死了,身份證還在林尋手裡,林尋自然就是林訊,所以林尋就很嚴肅地點頭,道:「對,我就是林訊。」

搖搖晃晃地往前走了幾步,擁有天使面孔,魔鬼身材,還外加渾身是血的妹子就倒在了林尋懷裡,碎語道:「有人要暗殺你,我是負責來保護你的,快躲起來。」

見這妹子已經閉上了眼,林尋急忙將手掌壓在妹子左峰上,想確定這妹子還有沒有心跳,可這妹子胸太大,至少有D,所以救人心切的林尋只好用一隻手握住。

確定妹子還有心跳,林尋就鬆了口氣,卻沒有鬆開手。

「是誰要暗殺我?」見妹子確實是暈過去了,怕被搞死搞殘搞菊花的林尋就,攔腰抱起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妹子跑進了樹林。

咚!

聽到落地聲,知道殺手已經趕到的林尋就蹲了下來,屏息凝神地看着河岸邊,隨即看到一個腰上掛着兩把劍的光頭大漢緩緩站起身,像獵豹般左右張望着,隨後就盯着林尋所處方位,並走了過來。

看着越走越近的光頭大漢,又見他已經握住了劍柄,林尋臉都綠了,就怕自己下場會和林訊一樣。他多想衝出去,很誠懇地說自己不是林訊,而是林尋,可自己和林訊長得這麼像,就算他再解釋,那光頭大漢絕對不可能心慈手軟,寧願殺錯也不放過啊!

白天對林尋來說沒有一件事是順的,早上穿戴整齊準備去上班,結果老闆直接打電話給他,讓他自找門路。

接着,和林尋處了四年的女朋友也和他說拜拜,原因就是實在受不了他這個橫看豎看都看不到未來,只看出還算是個人的吊絲,跟了一個在天涯社區認識的富二代遠走高飛。

雖然工作丟了,女朋友跟人跑了,不過林尋還是有一顆很樂觀的心,反正那狗屁工作累死累活一個月也就兩千工資,女朋友也就是一個花錢的貨色,每個月讓他上繳工資不說,還限制他抽煙喝酒,使得他這個大老爺們都有退化成正太的趨勢。

所以分手對林尋來說其實算是一種解脫,只是女朋友一走,林尋估計又要像吊絲一樣靠自己雙手解決生理問題了。

白天都已經這麼倒霉了,晚上撿到身份證,又遇到天降美女的林尋以為自己要走走大運了,怎料這個妹子給他帶來的不是好運,而是霉運,這對於一向樂觀的林尋而言簡直就是比死還難受的打擊,就好比是去買**中了頭等獎,可他/媽的已經過了兌獎日期!

光頭大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林尋都打算豁出小命,可就在他決定衝出去捍衛男人的尊嚴時,光頭大漢突然停了下來。

喵嗚~~

一隻野貓從光頭大漢身前走過。

見是野貓,沒有太多留戀的光頭大漢轉身就走,身輕似燕。

等了十分鐘,林尋就走到河岸邊,確定光頭大頭已經走遠後,他就抱着這要命的妹子一路狂奔。

林尋想送妹子去醫院,可他身上就五十塊,勉強可以打的到醫院,可現在的醫生都很勢力,到時候連挂號費都交不起的林尋絕對被轟出來,所以他就打的回宿舍。

林尋住的地方可以算是廈門市的貧民區,大部分還是磚瓦房,不過最大的好處是這兒房租便宜,可再便宜,一個四十平方米的單身公寓月租還是要八百,幾乎佔了林尋工資的一半。

走進那棟基本上都是妹子住的房子,林尋徑直走向六樓。

路過三樓時,林尋還放慢了腳步,躡手躡腳,就怕撞到包租婆,這個包租婆簡直就是個凶神惡煞,不過她那當護士的女兒倒是很耐看,且溫柔善良,至少林尋是這麼認為的。

打開603的門往裡看了下,確定包租婆沒有在裏面,林尋就將這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妹子放在了床/上,隨即就反鎖房門,拉上窗帘,打開檯燈,打開風扇,還因為渾身冒汗而脫去上衣褲子,就穿着一條褲衩去衛生間里洗了把連。

雖說只有四十平方米,不過洗衣機、電視、風扇、冰箱、熱水器等電器還算齊全,只可惜少了空調,這在夏天是最致命的。

擔心妹子掛了,本想沖涼的林尋就隨便擦了下 身子,隨後就來到了妹子面前。

這個蘿莉臉妹子身高在160左右,長發披肩,穿着只能遮住大/腿根部的弔帶短裙,毫無贅肉的雙腿則被白色絲/襪裹着,長得蜂腰巨/乳,胸前那對玉女峰似乎和她這苗條身段有些不符,就算是平躺着,她的胸還是那麼的雄偉,更是隨着她那極不均勻的呼吸而起伏着,隱有呼之欲出的跡象。

蘿莉臉、蜂腰巨/乳、再加上她這十七八歲的年齡,要是能和這妹子同床共枕,那絕對是人生一大享受。

拍了自己一巴掌,林尋罵道:「真是典型的吊絲,妹子都要掛了,我竟然還在想這想那的,我現在最需要做的應該是讓她脫離危險。」

在肉眼確定下,林尋確定妹子受傷部位位於雙峰之間,所以咽下口水的他就解開妹子弔帶,並小鹿亂撞地將弔帶往下拉。

將弔帶短裙拉至妹子腰際,林尋這才注意到妹妹那件淡粉色,蕾絲鑲邊的呅胸中間都已經斷開,包着雙峰那碗狀物更是隨着雙峰起伏而有翹向兩邊的跡象。

盯着傷口,林尋手落在了妹子胸上,隨後就往旁邊輕輕壓去,確定傷口沒有傷及肋骨,他就鬆了口氣,要是傷到肋骨或是臟器,林尋就得打鐵買鍋送着妹子去醫院就診了。

瞄了眼裙擺,見上面都是鮮血,林尋就不確定這妹子是不是只受了一處刀傷,再加上之前和妹子親密接觸時,林尋有聞到血腥味,所以妹子那兒或許也受了刀傷,但也不排除是大姨媽來關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