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王妃互換了身體》[王爺王妃互換了身體] - 第2章

楚可憐啊。
在他的手足無措里,充分繼承老爹言官天賦的我開始舉一反三:「爺,可是妾身哪裡惹您不高興了?」
「爺,妾身若有行差走錯,您大可摘指,又何必這般?」
「爺,您若是不喜這樁婚事,不喜妾身,為何又要應下,白白耽誤了妾身?」
一連串的道德綁架我說得那叫個溜啊,直叫我這本就不咋滴的院子,又生生的報廢了一個窗戶。
果然,他又不走尋常路。
「你一個小娘子怎麼……怎麼能這麼……你!
你!
這地兒壞了,本王也沒興緻了,你今晚上滾去謝……滾去王妃那湊合去!」
說完,好似我是什麼洪水猛獸,衡王走得那叫個衣帶生風。
留下我和跪了一地兒的奴才面面相覷。
「小姐……」香兒十分擔憂地看着我。
我就手兒剝了殼花生嚼吧嚼吧,還十分人道主義地丟了一顆給香兒。
「別跪着了,快起來收拾收拾換……」大 house 了!
「快點。」
看着邊收拾邊懷疑人生的香兒,我有些急不可耐地招招手。
再晚,就趕不上飯點了!
「小姐,您是不是傷心壞了?」
香兒顯然沒能預判了我的預判。
畢竟,作為一個風吹吹就壞的美人燈,蒼天可鑒,我是真沒有爭寵的心思。
我最嚮往的生活,便是和王爺不遠不近,當然遠點也行!
畢竟就我這身子骨,恩寵對我來說就跟燒燈芯似的,搞不好我爹真的能提前實現他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夢想。
其次,就是別缺衣少食,舒舒坦坦地跟養豬似的養着我就好。
而現在第一個要求我不僅達成了,還超額完成了。
至於第二個嗎……自是要去投奔握着管家大權的王妃了,有她的庇護便是不得寵,也能把小日子過得紅火的。
本來我還打算着明日做小伏低,表表忠心,套套近乎的。
現下里,衡王直接給我送佛送到西了。
我還傷心,我高興得直想給衡王打塊帝都好夫君的牌子!
4王妃蘇錦的性子似乎和王爺是反着長的。
容貌似乎也是……比起王爺那妖艷賤貨的長相,蘇錦生得那叫個國泰民安。
若不是舉止儀態和溫聲細語的腔調能證明她是個女子,我真懷疑她是和謝殷互換身份涮着我玩。
我來時,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