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你家萌妃太囂張了!》[王爺,你家萌妃太囂張了!] - 第4章

南宮瑾微微抬手,墨藍色廣袖一甩,打斷了他的話:「不必了,這事……我心中有數。」

敢在宮宴上對他下毒的人,就只會是……

沉吟片刻,他又下令:「至於本王已經醒來,找到解毒辦法之事,切不可傳出去。」

秋子奕請示道:「爺的意思是……您要繼續裝作昏迷不醒?」

南宮瑾略微點了點頭,眸光微動。

既然那人想在幾位皇子爭奪皇儲之位的關鍵時刻除掉他,那他便索性將計就計、作壁上觀,坐等漁翁之利。

更何況在解毒期間他也需要時間靜養,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干擾,還是不要被人知道他已經醒轉為好。

這個話題就此打住,南宮瑾注意到坐在一旁的宮沉香還有她的女弟子:「多謝聖女出手相救。」

「九千歲不必客氣。」宮沉香微微一笑,神情恬淡,「助您成就千秋大業,是我們聖女族的使命。」

南宮瑾看了夜修一眼,夜修立刻領命,送宮沉香和若靈離開。

一路上,他忍不住將自己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沉香聖女,我有一事不解,不知可否向你求教?」

今天他也是第一次親眼見識巫蠱之術,因此對其中的細節十分好奇。

「夜侍衛請說。」宮沉香淡淡地點了點頭。

「當初您讓我去取血,為何非要在那個時辰……」他記得宮沉香給了他一張黃紙,上面寫明了時辰,讓他過了那個點才能取血。

那天夜修趕到蘇府的時候,剛好遇見蘇莫離溺水,便順手將她救起,確認她鼻息尚在,這才趁四下無人之際取了她的血。

「只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