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妖決》[萬古妖決] - 《萬古妖決》第5章 一條鐵尾巴

海德洞深處,一潭青水平穩如鏡面,空曠的迴音格外的震耳,緊隨而至的是滲人的寧靜。

四條手臂粗細的漆黑鎖鏈,貫穿水潭中心之人的肩膀,藉助洞穴上方孔洞的光線能夠看到,那貫穿之處已經生長出了青苔。

許飛試探着走到水潭近前,眉頭緊皺,雙眼死死盯着那披頭散髮之人。

水潭距離正中心還有很寬一段距離,再加上山洞中的光線昏暗,即便是雙眼刺痛流出淚水,依然無法看清此人的面貌。

咕!

突然,一聲詭異的聲音響起,那披頭散髮的傢伙竟然動了。

許飛站在水潭邊,身體猛地一震,險些跌落水潭。

不過,即便是沒有掉入水潭,他那左手六,右腳踢的身手,在慌亂之中,重重的來了個屁墩。

「我去,人嚇人,嚇死人的,綁個鐵鏈子就以為自己是捆鏈大將了嗎!」

許飛跌坐在地上,手扶着後腰,罵罵咧咧的站起身,不自覺的後退了兩步。

被四條手臂粗細的鎖鏈捆住,肯定不是等閑之輩,況且,此時還不確定這傢伙是人是妖,亦或者是鬼,還是小心為妙。

咕!咕!

又是兩聲詭異的聲音響起,那披散的頭髮晃了晃,露出一雙紅色的雙眼。

「我尼瑪!還真不是人,老子不和你玩了!」

許飛大罵一聲,左手六,右腳踢,身形彈跳着後退,眨眼之間便拉開距離。

四條鎖鏈,捆鎖一人,鎖鏈貫穿此人肩胛骨,看着那身上長滿的青苔,能夠確定,此人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咕!

此時,那披頭散髮之人再一次發出聲響,身體猛然晃動,四條鎖鏈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只見那人猛地抬起頭,髒亂的頭髮四散開來,露出一張無比恐懼的臉。

這張臉上布滿了蟲蟻,密密麻麻的傷痕,給這些蟲蟻提供着充足的養分,此人每動一下,都會引來那些蟲蟻瘋狂的啃食。

許飛見到這一幕,心中一驚,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遠遠的看着此人那張恐怖的臉,一點點後退,一刻也不想多做停留。

咕嚕……

滿臉蟲蟻之人,眼睛中閃過一抹生的希望,嘴中咕嚕咕嚕想要說話,可是,許飛連頭都沒有回,徑直的離去。

雙眼剛剛升起生的希望,在這一刻再一次熄滅,沉重的鎖鏈將他壓倒,髒亂的頭髮再一次將他的面容遮掩。

此時此刻的許飛已經來到了海德洞外,轉回頭看了一眼山洞,深深地呼了口氣。

「哼!想要考驗我,弄這麼個噁心的傢伙,老子可不是聖母!」

許飛很清楚,在這樣的環境下,出現一個髒兮兮被鎖鏈捆住之人,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極惡之人,另一種是太子府的試探之人,少管閑事能長壽。

嘭!

突然,遠處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響聲,彷彿什麼東西掉落進這個院子,只是被不遠處的兩座房屋擋住了,看不見。

海德洞乃是太子府的禁地,這裡不可能有人來的,這一定又是一隻兔子。

許飛滿臉激動之色,在這裡也太無聊了,應該是那隻脫了皮大衣的兔子又回來了,來聊天的了。

左手六,右腳踢,滿臉興奮之色,三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