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快跑,攝政王他殺人不眨眼啊》[王妃快跑,攝政王他殺人不眨眼啊] - 第6章 挾持攝政王

蕭暮雨萬萬沒想到看着薄如紙片的刀提起來會這麼重,少說也得有二三十斤吧,單手拎着顯然有些不大可能。

她略微有些尷尬,雙手齊用力,好不容易將大刀拎起來了,身子卻控制不住平衡,來回左右搖晃。

「為什麼我不是以前骨科啊!」內心哀嚎兩秒鐘。

骨科醫生力氣都挺大的,不是拿大鎚子,就是大鉗子之類的,若是各個科室之間來個掰手腕,恐怕還沒有哪個科室能幹得過骨科的。

當然,也就是內心嗶嗶,絕對不能讓外人看出她內心的脆弱,搖搖晃晃怎麼了?就算是搖搖晃晃的,誰敢過來她就砍誰。

士兵們一個個驚呆了,就眼前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真的用得着這麼多人圍着嗎?

宇文瑾長腿一屈從台階上走下來,士兵立刻讓出一條道來。

他很輕鬆的就拿過蕭暮雨手中的大刀,甚至『挑釁』的在手裡拋了拋,跟沒事兒人一樣問:「有那麼重嗎?」

她真的栓Q好嗎?這個人力大如牛,還不忘過來嘲諷一下弱雞,她可真想問候一下他全家。

突然,一隻修長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逼迫她露出自己的掌心。

「喂,你幹什麼?」她努力掙扎着,可在他面前,自己和小雞仔沒什麼區別。

宇文瑾自顧自地說著,「手上確實有練劍的老繭,你現在跟本王裝什麼柔弱?」

「我裝你妹啊!」

對方一本正經地回答:「抱歉,本王沒有妹妹。」

蕭暮雨:……

她深呼吸一口,憤怒已經達到了極點,可為了保住自己的『狗命』,舔狗還是得繼續當。

努力擠出一抹比鬼還難看的笑容,「王爺,請問您怎樣才肯放過我?」

「放過你?放你回去通風報信?還是放你去偷遺詔和傳國玉璽?」

「我對這些真的沒興趣好嗎?」

「沒興趣那你身受重傷,還要替宇文狄完成任務?」

蕭暮雨徹底無語了,現在就算自己全身長滿嘴都說不清了。

一個人如果不相信你,無論你說什麼都會懷疑。

但坐以待斃顯然不是她的風格,不管怎樣,都得搏一搏。

目光掃視周圍一圈,發現士兵們都有些鬆懈了,她將插好的簪子又拿了下來,迅速繞到宇文瑾的身後,尖銳的簪子直接抵住他的大動脈。

「都別動,誰要是敢動,我就殺了他。」

氣氛劍拔弩張,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宇文瑾永遠都是那副悠然自得的模樣,就算自己的脖子上抵着一根簪子,都沒見他眉頭皺一下。

蕭暮雨的身高剛好到宇文瑾的肩膀,她一米六五的個兒,對方起碼一米八五以上。

現在的姿勢十分詭異,如果不是後方繞過來的一根簪子,估計以為他背上背着個俏娘子。

她附在他耳邊輕聲說道:「你放心,我不會傷你的,我只想離開這裡而已。」

對方不答,她自己腦補對方已經默許了。

兩個人慢慢朝着大門口移動,為了避免被追上,蕭暮雨命人準備了一輛馬車。

管家看了一眼宇文瑾,眼神向他徵求意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