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快跑,攝政王他殺人不眨眼啊》[王妃快跑,攝政王他殺人不眨眼啊] - 第5章 攝政王他殺人不眨眼啊(2)

像,上面正是她的面貌,「你看看這是不是你?」

她端詳了兩秒,上面確實是自己,該死的這個冷清秋和自己長得一毛一樣,她能有什麼辦法?

「怎麼樣?沒話說了吧?」宇文瑾無情地將紙揉成一團,直接砸在蕭暮雨的臉上,「你不過是宇文狄養的一條狗,你的底細我早打探清楚了,讓你進王府,本王就是想看看傳說中的第一殺手,有什麼能耐,呵呵,沒想到,你倒是挺會演的。」

「既然你從來都沒有相信過我,為什麼當天不把我殺了?」

「本王就是想引誘宇文狄出來,誰知道他竟然天真的想要以這樣的方式來騙取玉璽和遺詔,他和你一樣蠢笨如豬,難怪會教出你這樣弱智的殺手,你倆可真是絕配。」

她沒有想到看起來如此儒雅的一個男人,說起話來會如此毒舌。

想起那個嬤嬤的話,她有些後怕了,癱坐在地上,忍不住往後退。

此時,士兵已經進來了,粗魯的架起她的手臂就往外拖。

她很清楚嚴刑逼供是什麼意思,她也知道自己絕對承受不住,與其如此,不如拚死一搏。

蕭暮雨用力掙脫士兵的束縛,順手拔下頭上的簪子,她很清楚,這個簪子只需要扎進大動脈,對方便無力回天。

可看着士兵手裡明晃晃的大刀,散發著幽幽的冷光,她就嚇得咽了一口唾沫。

她很肯定,在這種情況下,自己絕對近不了身,還很有可能死在亂刀之下,縱然自己知道一擊斃命的方法,可近不了身就沒辦法。

士兵們將她團團圍住,中間的圈子不斷縮小。

「你們,你們別過來,誰敢過來我就扎死誰。」她像一頭受了驚的小鹿,猩紅的雙眼寫滿了憤怒,而身體又忍不住的顫慄,「我告訴你們,我可是解剖過無數屍體的,人體的致命處我都知道,誰要是敢過來,我先捅死誰。」

她知道這些輕飄飄的話,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會顯得相當蒼白無力,她也沒有期望這幾句話就能唬住這些人,只是為了給自己壯壯膽而已。

宇文瑾像散步一樣從裏面慢慢悠悠的走了過來,站在台階上,居高臨下的看着她:「本王今晚上給你個機會,你若是能將你眼前這些士兵都打倒,你就可以離開了。」

「呵呵,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二十多個人拿着大刀,我手無寸鐵,我怎麼打的過?」

「給她一把刀。」

說著,哐當一聲,其中一位士兵將自己的佩刀扔在了蕭暮雨的腳下。

她的視線一一掠過士兵,還有站在台階上看戲的男人,氣不打一處來。

「你果然和嬤嬤說的一樣,暴戾冷血,殺人不眨眼,人命在你眼裡和草沒什麼區別。」

他抬了抬眉梢,不以為然。

看到對方如此冷漠的神情,蕭暮雨彎腰下去,一把握住刀柄,往上一提,本以為很輕鬆的就可以拿起來,可用力的瞬間,她的臉色逐漸變得難看起來。

這也……太重了吧!

別說拿起來砍人了,她連刀都拿不起來。望着士兵單手很輕鬆的拎着,給她造成了一種很輕的錯覺。

大意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