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食天地:開局一隻貪吃手》[吞食天地:開局一隻貪吃手] - 第9章 打爆你的狗頭

女道姑的尖叫聲叫醒了方丈。

禿賊方丈反應迅速,立馬按了床上的機關。

「咔咔!」

機關咬合,禪房的暗門外面鎖死了,裏面打不開,陳浪自然是出不去了。

禿賊方丈穿上衣服,站起來,個子一米八左右,膀闊腰圓,很有威懾力,他對陳浪大聲呵斥:

「大膽賊人,竟敢夜闖寶剎!」

陳浪冷笑,「你才是賊人吧,又貪財又好色,佛門凈地竟出了你這樣的無恥敗類,佛祖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禿賊方丈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怒極,「黃口小兒,你今天休想活着離開這裡!」

禿賊方丈從床上暗格中掣出一柄闊口寶刀,金刀柄,銀刀鐔。

「是你自己找死,別怪爺爺不客氣,拿命來!」

女道姑退到大雄寶殿那邊的甬道中。

禿賊方丈朝陳浪衝過去,手裡的刀揮舞的虎虎生威。

系統的被動技能神偷嗅覺,標記寶刀,紅色對鉤隨着寶刀不停移動。

陳浪眼睛都花了,「能不能暫時不顯示✓?」

「叮,已關閉,下次使用時宿主需要自行開啟!」

✓消失了,陳浪的視線立馬清凈許多。

寶刀寒光閃閃直衝陳浪頭頂劈開,刀刀致命。

陳浪輕鬆閃躲,刀在牆壁上划出深深淺淺的痕迹。

「好鋒利的寶刀!」

陳浪本想指揮貪吃手繞後擒敵,但又不知道禿賊和尚虛實,怕過早暴露了底牌,讓自己陷入被動局面。

陳浪左閃右避,見方丈雖咄咄逼人,但來回就三板斧,再加上他貪戀女色,氣血虧空,出了一頭虛汗。

陳浪料定他只是個普通人,便無所顧忌,一個間隙,屈指彈飛禿賊方丈手裡的寶刀。

寶刀入地三分,刀身顫動

陳浪單手握住禿賊方丈的脖領,把他提了起來,小小身子和巨大力氣形成極大反差。

禿賊方丈雙腳離地,憋的臉發紅:

「好漢饒命!老衲有眼無珠,頂撞了好漢!」

「現在知道求饒了?」

「好漢,我這裡的寶貝隨便你挑,你要什麼,拿什麼便是,實在拿不了,我暗中差人送到你府上便是,每個月送兩次,兩次不行送三次,掙錢嗎,從長計議,不要意氣用事做賠本買賣!」

「太晚了,我殺了你也算為民除害,你收斂財物,卻不為寺眾謀福,只知道自己貪淫享樂,敗壞風氣。」

「好漢,你不知道,我也是身不由己,這些財物是我替黑響馬籌備的,若是我不交,寺里僧人都性命難保!」

黑響馬?真是冤家路窄!

陳浪一聽到黑響馬,頓時來了精神頭,「當真?」

陳浪剛被面相憨厚的劉鐵柱擺了一道,已經不敢隨便相信這裡的人了。

陳浪加緊手上力度,禿賊方丈面色發紫。

「千真萬確,如有半句假話,天打五雷轟!」

「瓶山城是朝廷重地,他們能隨意進來?」

陳浪剛說完就意識到自己說了句廢話,黑響馬在道上混的風生水起,朝廷肯定有靠山,要不然自己被黑響馬前腳喂狼,朝廷後腳就官宣自己死亡呢?

「他們每次來都是喬裝打扮而來的,官府發現不了。」

陳浪冷笑,「發現不了,我看是官匪勾結吧!」

「好,我暫且信你。」,陳浪鬆開手,禿賊方丈摔了一個大馬趴,在地上咳嗽。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陳浪正要找黑響馬算賬,這就送上門來了!

「他們下次什麼時候來收租?」

方丈一頭霧水,「收什麼租?」

「收保護費?」

「十天之後。」

「在這裡,還是?」

「十天後,他們會喬裝打扮成香客模樣,擔著食盒來寺里上香禮佛,走的時候他們把錢財藏在食盒中一併帶走。」

「好,先放你一馬,十天後我會再來這裡,看你說的是否屬實,若不屬實…」,陳浪捏捏拳頭,「打爆你的狗頭!」

「好漢明鑒,我也是為了本寺着想,迫不得已才收斂財寶,若是好漢能出手結果了那幫黑響馬,也算積善行德,我一定痛改前非,好好做和尚,還本寺一個安寧!」

禿頭方丈說的義憤填膺,朝陳浪跪下,伏在地上不起。

陳浪哪知道他是想借黑響馬除掉自己,還是希望蚌蚌相爭,漁翁得利,反正安的不是好心。

一個在佛像底下暗室里睡女道姑的方丈能是什麼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