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翻大明朝》[推翻大明朝] - 第7章

  內閣值房,首輔黃立極和次輔施鳯來正在對坐。

  「第一次早朝陛下便罷朝,跑到西苑去練兵……」黃立極搖頭苦笑着。

  「也許陛下看東虜猖狂、遼軍接連戰敗,心中感到憂慮,這才對練兵有了興趣吧。怎麼也比先帝天天做木匠活強吧。」施鳯來卻笑道。

  黃立極白了施鳯來一眼,沒好氣道:「要是那樣就好了,可你也不看看陛下練得什麼兵,弄了一幫勛貴紈絝子弟,這幫人手不能提肩不能挑,養尊處優,除了會鬥雞走狗玩女人還會什麼,指望他們去對付東虜,那不是笑話嗎?」

  說實話,對自己這位助手,黃立極是頂瞧不上的,雖然大家都阿附閹黨,可畢竟自己所為大都為了國事,而施鳯來卻是全無節操。

  先帝活着的時候,施鳯來為了獻媚恨不得自己下場給先帝打下手,可惜有魏忠賢在輪不到他。

  而現在先帝剛剛駕崩,這廝便非議起先帝來了!

  施鳯來訕然而笑。

  「國事如蜩如螗,許多事都需要陛下親決,若是他真的呆在西苑只知道練兵,那可如何是好?」黃立極嘆道。

  施鳯來不以為然道:「那有什麼?神宗四十年不上朝,先帝七年不問政,國事不好好的嗎?」

  皇帝不上朝,對內閣來說自然是最理想的狀態,意味着內閣的權利越來越大。

  黃立極無語的看着他,心說你可真說得出口,不看天下成了什麼模樣,災荒,地震,流民,還有關外越剿越強大的建奴,眼下的大明如同坐在火藥桶上,哪裡好了?

  可黃立極也知道,新皇帝不過是十七歲的少年,把如此大的責任壓在他的身上,確實也有些異想天開。

  可我還是想看到陛下能奮發圖強,做個有為的天子啊!黃立極心中嘆息道。

  「不行,不能由着陛下性子胡來看,我得去勸諫陛下,我這便去西苑,羽王兄,你去不去?」黃立極看着施鳯來道。

  施鳯來搖了搖頭:「我就不去了,這內閣畢竟得有人看着……」

  聽說魏忠賢也在西苑陪着皇帝練兵,施鳯來哪敢去觸魏忠賢的霉頭。

  黃立極也不理他,隨便拿了幾封奏疏在手當做借口,便離開了內閣。還未等他出內閣,有人稟告,皇帝已經回宮了。

  黃立極露出了微笑,還好,皇帝沒有把西苑當家。

  朱由檢回到自己的住所乾清宮。

  就在剛剛,曹化淳被調到了司禮監,成為了司禮監諸秉筆太監之一,王承恩被提拔為副總管,隨侍在朱由檢身邊。

  「皇爺,首輔黃大人求見。」王承恩稟報道。

  朱由檢微微點頭:「宣他進來。」

  黃立極很快走進乾清宮,叩拜後,朱由檢給他賜座。

  「陛下,臣此次求見是有事需要陛下定奪。」黃立極道。

  朱由檢道:「朕剛剛登基,對國事尚不熟稔,有什麼事內閣商定處置便好。」

  黃立極搖頭道:「此事非得陛下決定不可,第一件事是追封陛下生母之事,第二件事是陛下冊封皇后事宜。」

  聽關係到自己已經病逝的母親劉賢妃,朱由檢連忙正襟危坐,仔細聆聽。

  早在朱由檢五歲的時候,生母劉氏便病逝了。後來朱由檢父親朱常洛登基後,才追封的劉氏為賢妃。現在朱由檢登基,理應追封生母為太后。

  經內閣眾人商議後,給已經亡故的朱由檢生母劉賢妃上了「孝純恭懿淑穆庄靜毗天毓聖皇太后」的美謚,朱由檢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