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農女》[土匪農女] - 第2章 沖喜

一年前,福鳶帶着謝家眾人來到這裡建山寨的時候,說是山寨,其實也就是一個寨門,外加寨門外看到的一個大廳像山寨,實際上寨子裏面是一個村子,每家每戶都有自己的小房子,而福鳶也有一個自己的小家—福家。

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從打開的窗戶,偷偷溜了進來,照射在安靜躺在床榻的女子身上,女子臉上的絨毛都看的清清楚楚,實在是跟一副畫一般寧靜美好。

圍在她身旁的村民卻一個一個的滿臉憂愁地看着她緊閉的眼睛。

「安子,姑娘怎麼還不醒?」,李大娘憂心忡忡地問

謝平安也很是憂愁,「娘,我明天去鎮子,再請大夫來看看。」

李大娘點頭,吩咐道:「記得請最好的大夫。」

李大娘看着床榻上的福鳶回想起兩年前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因為她好心給落難的她一個餅子填肚子。

後來土匪圍村的時候,她沒想到就因為這一個餅子的恩情, 福鳶挺身而出了,救了他們謝家村所有人,緊接着又是前朝軍隊來徵兵抓人,因為前朝暴政,沒有人願意為他們皇家去拚命的,可是他們反抗不了,最後又還福鳶挺身而出,帶着他們謝家村的人來到這裡,建立起福家寨。

雖然這裡山匪眾多,良田數量又非常的少,比他們以前的村子差遠了,可是這裡遠離了中原的戰爭, 他們一整個村子的人雖然活的艱難,但還是活了下來 。

最後也是因為她,他們現在擁有了新朝的良民戶籍。

這幾年裏面雖然過的艱辛,打着土匪的名號生活,可是相對其他村子是十不存在一,家破人忙的情況來說,他們謝家村遇上了福鳶,就跟得了天神庇護一樣活了下來。

現在新朝建立了,以後生活肯定會慢慢好起來的,她可不能出事啊。

……….

劉大夫剛剛給福鳶把完脈象,謝牪就着急忙忙問道:「怎麼樣?寨主什麼時候可以醒過來」

劉大夫摸着鬍子,搖了搖頭說:「老夫無能為力了,這姑娘已經毒氣攻心了,你們準備……」

後面的話劉大夫沒有說的很明白,可是在場的人都聽明白了。

經過了亂世,謝家族人已經做到了砍人都不帶眨眼的狠厲,現在聽到劉大夫的話,屋內外的五十多號漢子都紅了眼睛。

而婦人們已經忍不住抹下了眼淚。

他們福家村是得她庇護才走到今天的……

從剛剛拿到良民戶籍福家村民們,還沒來得及高興,整個村子忽然又變的哀傷起來。

時間不知不覺又過了十天,躺着一直不吃不喝的福鳶,越發消瘦了,胸口微微的起伏能讓人感覺到她還活着的事實。

福家村的土匪們見她一直沒醒,呆不住了,決定劍走偏鋒,死馬當活馬醫。

……….

通往縣城的官道兩邊的草堆里蹲着一排腦袋。

謝牪蹲在謝平安身旁,看着天邊,「安哥,太陽要下山了」。

一旁的謝牪也伸手指了指空蕩蕩,連粒鳥屎都沒有的官道,「安哥,要不我們去十里八村綁一個?,聽說杏花村有一個秀才很是厲害,我們偷偷把人綁過來跟寨主成親,以後寨主就是秀才娘子了」。

謝平安一聽,激動得了站起來,罵罵咧咧道,「叫姑娘,都是你們這群土匪把人嚇跑了,要不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