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寶鑒》[透視寶鑒] - 第7章 驅邪(2)

,他看出來這玉蟬的鑒定結果對李媛婧很重要,只是沒想到是為了要賣錢治病,看來跟自己是一樣的啊。

兩人互相留了聯繫方式,李媛婧答應羅浩會請他吃飯的,說完就匆匆離開了。

至於羅浩,他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在這古玩街上,淘換點寶貝賣錢了!

正當他準備大展拳腳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聲嬌喝。

「你給我站住!」

上官青青雙手環抱在身前,怒氣沖沖地瞪着羅浩。

羅浩滿腦子的疑問,她叫住自己幹嘛?

「你過來!」上官青青跟羅浩之後相隔了幾米的距離,她站在原地冷着臉對羅浩說道。

羅浩疑惑地看着上官青青,就這麼幾步路的距離,她往自己這走幾步能死啊?

羅浩的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說:「我不過去,你過來。」

羅浩也知道憐香惜玉這個道理,但是自己剛剛跟上官青青結下樑子,對方是個什麼想法他心裏可沒底。

萬一自己走過去,吃了個一個大嘴巴子,那就虧大了。

「你!」上官青青一瞪眼,從小她就是整個家裡的掌上明珠,說過的話,就從來沒有人會拒絕。

長大之後,身邊的追求者都能排到長城了,她讓男人往東,就沒人會往西,沒想到這個羅浩性格還挺剛烈?

「好,我過去!」上官青青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她深吸一口走到了羅浩的面前。

「我聽剛才那個女的叫你羅浩,對吧?」上官青青冷冷地問道,羅浩點了點頭還是沒有說話。

「好,那羅浩,你現在陪我去淘點寶貝。」上官青青以命令的口吻說道。

「陪你去淘寶貝?」羅浩錯愕地看着她,這女的不會是受了什麼刺激吧,剛才在大庭廣眾之下,可是被自己羞辱了一頓,怎麼還要求陪她去淘寶貝?

難不成是個受虐狂?

上官青青白了羅浩一眼點頭說:「沒錯,不會讓你白陪我的,有酬勞,一千一天,怎麼樣?」

一天一千?

羅浩眼睛一瞪,他的上份工作一個月也才兩千,陪這位大小姐一天就相當於半個月的工資,未免也太合算了吧?

而且現在羅浩十分需要錢,他從小就跟母親張新蘭還有妹妹羅穎生活在一起,父親早就沒了,是母親一個人把他跟妹妹拉扯長大。一家三口,租住在這間老舊的三室一廳里,一個月的房租就得兩千塊錢。

羅浩從小就很孝順,覺得母親一個人拉扯自己和妹妹不容易,高中畢業之後,他就出來打工。賺的錢除了貼補家用之外,就是給妹妹交學費和生活費。

好在妹妹羅穎爭氣,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等她大學畢業,一家人就算熬出頭了。

可誰也沒想到,就在幾個月前,母親張新來生了一場重病住院,而且還要換肝!

住院治病的費用瞬間就把羅浩這個小家庭給掏空,現在不僅欠了醫院幾個月的費用不說,如果不換肝的話,母親張新蘭也沒有幾個月可活了。

先不說換肝的錢,光住院費就得七八萬,羅浩就算是打工也得攢好幾年!那個時候,母親恐怕早就病逝了。

現在他無意間得到了這雙擁有異能的眼睛,能夠鑒寶古玩,就等於是給他一個改變人生的機會。

考慮到自己也是要在古玩街撿撿漏的,那能陪着上官青青這個大美人,還能再額外賺一千塊錢,倒也划算,羅浩就答應下來。

要說撿漏,還得是二三十年前,那個時候人們的收藏意識還不夠,經常能撿漏好多寶貝。現在不行了,羅浩跟着上官青青轉悠老半天,也沒發現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兩個人也有一搭沒一搭聊着,羅浩也弄清楚,為什麼坐擁如意齋的上官大小姐,會找自己來陪她。

這個上官青青雖然說是如意齋的大小姐,可她算是海歸歸來,如意齋只是歸在了她的名下,店鋪的運營是請了經理的。

至於古玩鑒寶,她可是一竅不通。所以今天看到羅浩打了他們鑒寶師的臉,上官青青自然就認為羅浩比那些人要靠譜,哪怕自己被羞辱了也主動過來要求羅浩陪同。

羅浩也不禁佩服上官青青這能屈能伸的性格,真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不愧是海歸。

上官青青也告訴羅浩,她這次是想要給自己的爺爺挑選一件生日禮物。為什麼沒在如意齋里選,那是因為古玩街上,不管是大的店鋪,還是小的攤位,都是有自己的進貨渠道,所以賣的寶貝也都不保真。

再說了,上官青青也想自己能撿個漏,到時候在爺爺的生日宴會上,也能吹噓一下。

「這古玩街上怎麼什麼都沒有,不會是你眼花了吧?」上官青青似乎走得有些累,一臉不高興地看着羅浩。

羅浩苦笑一聲,如果是一名普通的古玩專家、鑒寶師什麼的,確實有可能眼花。但他是有異能,眼睛一掃就知道有沒有寶貝。

不過羅浩也藉著這段時間,徹底地熟悉了一下自己的異能,包括怎麼發動等等,最有意思的是,異能還可以升級!

當他看一件寶貝的時候,除了會浮現出這個寶貝的具體細節之外,在最下方,還有等級1的字樣,旁邊還有距離升級的目標是三萬!

羅浩一想就知道,這三萬指的就是三萬塊錢,也就是說他需要買到一件價值三萬的古玩,才可以。

要想快速升級,羅浩只需要找個搞收藏的,跟對方買個五萬的古董就行了。但問題就出在,羅浩沒有那五萬塊,所以只能繼續在古玩街上撿漏。

兩個人逛了好久,上官青青都有些累了,打算回家,這個時候羅浩發現在一個攤位上,竟然出現了兩件寶貝!

「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羅浩興奮地舔了舔嘴唇。

上官青青聽到羅浩的話,頓時一掃疲態,雙眼放光地看着羅浩問道:「你發現寶貝了?」

羅浩對上官青青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你看咱們右前方的攤位,正蹲着一個老大爺,他手裡瓷碗可是個好東西,很適合送給你爺爺。」

「你說的那個?」上官青青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羅浩點點頭,上官青青焦急地說:「那咱們不快點過去,待會兒那個老大爺都好買走了!」

「不着急。」羅浩白了上官青青一眼,「古玩界有古玩界的規矩,寶貝在別人手上的時候,我們不可以說話的,得離了他的手,我們才能去鑒賞。而且現在就過去說我們看中了那個瓷碗,攤主不坐地起價就怪了!」

「那你說怎麼辦?」上官青青本來也是很有主見的一個人,但不知道為什麼,願意無條件的聽羅浩的話。

羅浩衝上官青青眨了眨眼睛,拍了拍她的肩膀。

「待會兒你別說話,瞧我的!」

「上官青青見羅浩一副十拿九穩的樣子,還搞得挺神秘,忍不住也有些興奮。但表面上,她還是擺出了一副很不屑,冷冰冰地模樣,只是嗯了一聲點了點頭。

雖然如此,羅浩還是捕捉到上官青青眼神深處的期待,不禁覺得有些好笑,這個上官青青還真是個傲嬌的女人啊。

羅浩背着手帶着上官青青來到了那個攤位旁,攤主是個留着一撮山羊鬍的中年人,從他的眼睛裏就能看出來,是一個狠精明的人,騙人的把式肯定會不少。

羅浩和上官青青隨意地看着地攤上的物件,時不時拿起這個,時不時拿起那個,有的時候還小聲嘀咕着。

起初山羊鬍還沒有正眼搭理他倆,直到他瞅了一眼上官青青那價值幾萬塊的包,還有一個價值快十萬塊的翡翠鐲子,眼睛噌的一下就亮了,也變得熱情起來。

要說這個包,羅浩一點也不懂,但上官青青的翡翠鐲子他早就留意到。雖說品質是中等,但因為是古玩,所以價格不菲。

「二位想買點什麼,我這裡的寶貝,肯定都是貨真價實的!」

羅浩淡淡地應了一聲說:「我跟女朋友剛搬進新家,打算置辦點小擺件。」

上官青青聽羅浩竟然說他們倆是一對,頓時又羞又怒,她跟羅浩一起蹲下,暗中伸出手在羅浩的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羅浩雖然很疼,但為了能撿漏,也得忍着,只是疼得都上臉出汗了。

「兄弟,蹲太久腿麻了吧,看你臉都憋得通紅,我給你拿個小凳子!」山羊鬍覺得大買賣來了,趕緊給羅浩和上官青青拿了兩個小塑料凳,至於那個老大爺就沒這麼好運了。

老大爺似乎感覺到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對待,把瓷碗放下之後,就起身走了。

山羊鬍看到上官青青的名牌包和翡翠鐲子,就知道這倆人指定有錢,又聽羅浩說是置辦新家的擺件,那肯定是要多買幾件的,他趕緊推銷自己的那些假貨。

「兄弟,你看到這玩意了沒有,同心鎖,買了這個,保證你倆永結同心。」山羊鬍拿了一個破鎖頭侃侃而談,「不要小瞧這同心鎖,那可是當年徐志摩送給林徽因的,如果你們想要,我便宜點,abc 塊就忍痛給你們了!」

雖說上官青青不懂鑒寶,但也不是個傻子,聽到山羊鬍這麼說,相當無語。

羅浩則是跟上官青青對視了一眼,要是徐志摩能送林徽因這玩意,林徽因不直接給徐志摩腦子砸穿就怪了!

「同心鎖不喜歡?那看看這個,玉鴛鴦!」山羊鬍趕緊又拿出了一件贗品,「這對玉鴛鴦可有一個很凄美動人的故事,傳說在明朝的時候,有一對夫妻,丈夫被徵兵去了,妻子日日夜夜期盼丈夫能早日歸來。可沒想到丈夫戰死沙場,妻子直接上吊自殺,兩人被合葬在了一起。後人發現墓穴打開一看,裏面沒有骸骨,只有這一個鴛鴦玉雕。哎,真感人啊,這玉雕可是個好東西,我也不要你們貴了,就一萬五,怎麼樣?童叟無欺吧!」

山羊鬍的故事,也就只能騙騙那種人傻錢多的初學者,剛才的同心鎖,就連上官青青都一眼看出來是假貨。

至於這個所謂的鴛鴦玉雕,在羅好的雙眼之中早就原形畢露,就是個現代的仿品。而且原材料還極差,這麼個小玩意竟然要一萬五,太黑了,這玩意也就值個幾十塊!

面對山羊鬍推銷的東西,羅浩壓根不為所動,他隨便拿起了幾個不起眼的小物件,詢問了一番價格,山羊鬍也獅子大開口,價格都報在幾千塊左右。

羅浩皺起了眉頭:「這些東西你要我八千?不行,最多八百。」

「八百?」山羊鬍的鬍子都好吹起來了,「哎呦我說大兄弟,八百塊錢我連本錢都回不來啊。這樣吧,我跟你也投緣,給你打個折,五千,怎麼樣?」

「太貴了吧。」羅浩再次搖頭,「我頂多就再給你加兩百,總共一千塊錢。」

上官青青目瞪口呆地看着羅浩,她以前從來沒出來買過古玩,頭一次看砍價竟然可以這麼砍,人家要八千,直接砍到了八百塊。

山羊鬍頓時苦着臉:「大兄弟,你這不是難為人嗎,我再給你打個折,abc 五,不能再低了!」

羅浩嘆了口氣,顯得很惋惜一樣,跟上官青青對視一眼:「走吧,咱們換一家看看。」

羅浩和上官青青剛起身走出了幾步,山羊鬍就沉不住氣了:「哎哎哎,別走,兩千,如果你覺得行,就都賣給你!」

羅浩停了下來,衝著上官青青微微一笑,轉過身來又是一副肉痛的模樣,回到攤位前,指着先前老大爺看過的瓷碗說:「兩千也行,你再給我填個物件,家裡正好的架子正好就放滿了,就那個破碗就行,讓我撐撐門面。」

「行行行,沒問題,我給你們包起來!」山羊鬍樂呵地找來了一堆報紙和海綿,把羅浩挑選的寶貝都給包好。在他看來,這幾件東西賣了兩千塊錢,那也是賺到了。

見山羊鬍動作麻利的包好了東西,羅浩也是直接給他轉去了兩千塊錢。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羅浩趕緊拿着東西帶着上官青青快步離開。

他們就在附近找了一家茶館,還特地要了個包間,坐好之後羅浩把寶貝放在了桌子上。

上官青青剛想去摸一下,就被羅浩拍了一下玉手。

上官青青不可思議地看着羅浩:「從來沒人這麼打過我!」

羅浩無所謂地聳了聳肩,拿出了手機說:「咱倆先加個微信,你把錢轉給我。不瞞你說,我現在很需要錢,得給我媽治病,我可不希望你把我給坑了。」

「我會坑你?」上官青青又翻了個白眼,她覺得自己今天一天都要把眼珠子給翻過去了。

「好好好,給你錢!」上官青青加了羅浩的好友,直接大方的給他轉過去了abc 塊錢,「這些東西就當是我買的,我也只要那個瓷碗,算上你今天的勞務費,總共abc 。」

羅浩立馬就退回給了上官青青一千塊:「一碼歸一碼,雖然我急用錢,但也不會貪你的。除了幫你買瓷碗,這裏面也有我想買的東西,加上勞務費,這些剛好。」

「那你今天豈不是白忙活了?」上官青青有些詫異地看着羅浩,先前羅浩着急要錢的時候,上官青青覺得羅浩也就不過如此了,本來剛建立起來的一點好感,瞬間就不剩多少。

但是看到羅浩還會主動退錢,不但沒讓她的好感減少,反而還增加了許多,更是對羅浩這個人產生了好奇。

羅浩笑了笑說:「不白忙活,今天就相當於一分錢沒花,賺了兩件寶貝!」說著,他打開了那一對報紙,破銅爛鐵直接丟到了一邊,把那個瓷碗還有一塊玉魚放在桌子的**。

羅浩對着上官青青神秘一笑,指了指那兩件東西。

「你猜猜它們能值多少錢!」

上官青青心裏很期待,可臉上卻因為傲嬌沒有表現得太明顯,她秀眉微蹙,指着自己的瓷碗

說:「我猜這個瓷碗,應該有個三萬塊吧?你的那條玉魚也差不多是這個價。」

上官青青雖說不懂鑒寶,但在如意齋里也待過一段時間,對於瓷器和這種玉器的價格多少也有了解,給出了這樣一個答案。

羅浩嘖了嘖嘴說:「你猜的倒還挺準的,這個瓷碗是明代青釉瓷,你把它拿起來放在燈光底下,可以看到是透光的。」

至於羅浩的那枚玉魚,則沒什麼好說的,也就是三萬塊。如此一來,距離給母親補全住院費就更近了一步!

上官青青依言好奇地把青釉瓷碗拿了起來,放在燈光地下一看,果然整個碗呈現出了一種模糊的透明,隱約間似乎還能夠看到光源呢。

「這麼神奇的碗,竟然才能賣三萬塊。」上官青青不禁有些惋惜,按照她的理解,這個怎麼不得七八萬的。

羅浩笑了兩聲說:「這種技術那個時候很普遍了,加上古玩出土量大,也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三萬塊錢已經不少了。再說了,你也不想想咱們花多少錢買的!」

「對啊!」上官青青點了點頭,「咱們現在回去,找那個小鬍子說道說道吧,我真想看看他知道咱們撿了漏之後會是什麼表情。」

羅浩搖了搖頭說:「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就算是撿漏也不能明說。」

「為什麼?」上官青青疑惑地看着羅浩,對於這些規矩她還真的是一點也不清楚。

羅浩喝了一口茶水:「道理很簡單,古玩街的攤位總共就那麼多,如果我們要是撿了漏,弄得人盡皆知,那以後就算去其他攤位買東西,人家也會提高要價,甚至會判斷出哪件寶貝是好東西,對咱們來說得不償失。」

不管在哪個城市,古玩街就那麼大,商販也幾乎都是固定的。如果你再一家撿了漏,還讓人知道了,那沒多久其他家都會知道這件事。

到時候你再想撿點便宜,便宜可就比登天還難了。畢竟人家都知道了,你的眼光毒辣,看上的東西,有很高的幾率會是寶貝。

所以既然撿到了寶,吃到了仙丹,那就悶聲發大財。

羅浩這才剛剛走上了撿漏的道路,可不想因為一時的口舌之快,就斷了自己以後的財路,要不然上哪湊錢給母親治病呢。

上官青青手裡拿着明代的青釉瓷,心裏那叫一個歡喜,怎麼看羅浩也不覺得怨恨,反而還越看有點越喜歡?

至於上午羞辱自己的事情,她早就給拋在了腦後,只是當眾學貓叫而已,又不是什麼過分的事。

對於上官青青來說,這價值三萬的明代青釉瓷並不是什麼貴重寶貝,但在她心裏的價位卻遠超應有的價格。

畢竟這青釉瓷可是她跟羅浩兩個人辛辛苦苦轉悠了一下午,親身參與了撿漏的成果,這可是她人生第一次撿漏,意義是非凡的。

羅浩則是有些奇怪,按照異能的提示,自己應該購買到價值三萬的古玩就行了,怎麼還是沒能升級呢?

羅浩看着自己眼前的玉魚,有些不太明白。

漢代玉魚

價格:3萬

詳細:漢代權貴死後含在口中的陪葬品,出土量大,採用玉的品種屬於中等,故而價格不高。

等級1,距離升級:3萬

這枚玉魚的價值就是三萬,自己已經買到手了,可是為什麼沒有升級呢?難道得換到錢,才能升級?

想到這枚玉魚無論如何都會被賣掉換錢給母親治病,羅浩看着還在愛不釋手地把玩着青釉瓷玩的上官青青,產生了一個實驗的念頭。

「那個能不能麻煩你一件事。」羅浩有些為難地看着上官青青。

「什麼事,說吧!」上官青青豪爽地說道,今天羅浩幫她撿漏,心情當然是好得不行,只要麻煩的事情不過分,她一律都會答應。

「這枚玉魚,你能不能買下它,我現在急需要用錢,所以想早點出手。」羅浩把玉魚放在桌子上,推到了上官青青的面前。

「這麼著急?」上官青青有些驚訝,「哦,我想起來了,下午的時候你好像說過,要攢錢給你媽媽治病是吧,沒問題,我現在就給你轉錢。你開個價吧。」

「就按照市場價就行,三萬塊。」羅浩也不貪心,異能告訴他多少錢,就是多少錢。

「三萬?」上官青青有些沒想到,「你那麼急用錢,我再多給你點吧。」

羅浩一本正經地搖了搖頭說:「我媽從小就教育我,君子不受嗟來之食,是多少錢就多少錢。」

「那好吧。」上官青青也不跟羅浩爭,直接給他轉過去了三萬塊錢。

當錢一到賬,羅浩頓時感覺眼前一亮。

原本等級1,現在變成了等級2,而距離升級也變成了5萬!

隨即羅浩眼前金光一閃,出現了兩個選項。一個是選擇強化已有的異能,一個是開啟新的異能。

這個時候羅浩也已經知道,原來自己能夠分辨古玩的這個異能叫做鑒寶!

羅浩看着眼前的兩個選擇,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選擇。他很好奇,升級之後,新的異能會帶給自己什麼樣的驚喜。

只是自己剛得到這個鑒寶異能,還沒有完全熟悉,再多一個,也可能是有些操控不過來。

考慮再三,羅浩果斷選擇了升級,反正下一個目標是五萬,也不多,到時候在開啟新的異能也來得及。

選擇完畢之後,羅浩便看到眼前再次閃爍過一陣金光之後,「鑒寶」這兩個字,彷彿是被加粗了一下,旁邊還有解說,強化後的異能擁有什麼效果。

但還沒等羅浩看完,上官青青在他面前帥氣地打了個響指:「今天也沒什麼事了,我就先走了。就這兩天,可能會有一批貨進來,如意齋要去搶貨,你到時候陪我去吧。當然了,也是有償的,而且會比今天多很多,你要是急用錢,不妨考慮一下?」說完,就打算離開。

在上官青青拎起包準備要走的時候,羅浩發現原本普通的翡翠鐲子竟然散發著讓人毛骨悚然的詭異紅煙!

不用多想,這一定是異能給他帶來的變化,而且再次用鑒寶查看那枚翡翠桌子的時候,上面出現了更多的內容,不禁讓羅浩大驚失色,他連忙抓住了上官青青的手腕。

「上官等等,你的鐲子有問題!」

「手鐲?」

上官青青感受着羅浩手掌傳來的溫度,臉上「唰」的一下就紅了,起初以為是羅浩要吃自己豆腐,但見他的表情十分認真,似乎是自己的手鐲真的有問題。

「這手鐲是我過生日,一個也是做古玩生意的同學送的,他說是清代某位格格戴過的東西。」上官青青回憶了一下說道,「我都戴了挺長時間了。」

羅浩凝重地點了點頭,這件手鐲的確是清朝順治年間一位蓉格格的所有物,而且還價值不菲。

因為打造手鐲的玉石,成色還不錯,不用說這還是一件格格的物件,就放到現在,那也是能買到個幾萬塊。

翡翠跟古玩還不一樣,哪怕是新的,只要成色到位,那價格也一樣會高,不會考慮新舊的問題。如果是文物的話,那也只是在附加的價值上,更高一些。

當然了,一些名人戴着名物,價格自然又會不同。

這手鐲是個好東西,只是不太適合人來佩戴。

上官青青又坐了回來,見到羅浩那麼嚴肅,弄得她也有些緊張。

「你說我這手鐲有什麼問題嗎,難道是假的?」經過今天的調查和接觸,上官青青知道,雖然羅浩只有二十來歲,眼力卻比那些高級鑒寶師還要毒辣。

所以當羅浩質疑自己的手鐲時,上官青青下意識的以為,同學送給自己的鐲子是假的。

上官青青撫摸着自己的手鐲說:「當時我同學說,這玩意市場價可是有5萬呢,送給我做生日禮物的。」

「5萬?」羅浩挑了挑眉毛,「你這同學還真闊綽,過生日都能送一個5萬的鐲子。」

上官青青白了羅浩一眼說:「他就是搞古玩的,估計手鐲弄到手的時候也沒多少錢吧。」

羅浩從上官青青那把鐲子拿了過來:「這鐲子應該是賣家不懂,如果放在市場上,能賣到7,8萬左右。」

「7,8萬?」上官青青小口微張,「這隻鐲子既然不是假的,那你剛才表情那麼嚴肅幹嘛,難不成想吃我的豆腐?」

上官青青有些不太明白,這明明是個真的鐲子,價格比她同學說的價格還要高,為什麼羅浩的表情看起來那麼不好。

羅浩沒着急回到上官青青,他低聲詢問:「你每天戴着它的時候,不會覺得有些冷嗎?」

「冷?」上官青青皺着眉頭沉吟起來,「這鐲子我不是每天都戴,得看當天出門穿什麼衣服。不過你這麼一說,我好像每次戴的都是都感覺有點冷。」

羅浩哼了一聲說:「那當然了,這玉鐲子是清朝順治年間的蓉格格所佩戴的不假,但是也是這位蓉格格的陪葬品!」

「陪葬品?」上官青青打了個冷顫,畢竟沒有人喜歡天天攜帶着死人的東西。

「不用那麼大驚小怪。」羅浩搖了搖頭,「現在市場上流通的古玩,大多數也是有不少陪葬品的,這都不礙事。問題的關鍵在於,這蓉格格是帶着極大的怨氣而死,你再戴上了,多少是會受到些影響的。」

現在流通的文物,不是祖上流傳下來的,就是陪葬品。至於來路,誰也說不清楚,也不排除有些人專門去買些鬼貨,那些盜墓賊剛挖出來的東西。

正常收藏問題都不大,但如果是陪葬品而且墓主人死時怨氣很大,或者留下了什麼詛咒,被不知曉的收藏家給收藏了去。

輕則破財生病,重則家破人亡!

上官青青見羅浩說的那麼煞有介事,緊張地看着他,手也不自覺地抓住了羅浩的手腕:「會有什麼影響?」

感受着上官青青手心的冰涼,羅浩覺得自己有些嚇到她了,可眼睛是不會欺騙自己的。

「你是不是偶爾會感覺渾身發冷,哪怕是在夏天,也不停地打冷顫。稍微忙碌一點,頭就會疼。躺在床上的時候,會有暈眩感,並且只要戴着鐲子睡覺,就會做噩夢。」

羅浩慢慢地說道。

上官青青越聽眼睛瞪得越大,越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全都被羅浩給說中了!

上官青青不自覺地緊緊抓住羅浩的手腕:「對對對,就是這樣,我起初以為是自己身體出了問題,去醫院查了個遍,結果就是睡眠不足。甚至那些大夫都以為我瘋了,後來我自己也懶得查,一直到現在。」

如果一開始上官青青以為羅浩是為了佔便宜,或者是想要博取自己的好感,那現在她是完全相信羅浩真的是一位博學多才的鑒寶大師。

沒想到就是隨便瞟一眼,都能看出自己的鐲子有問題,那今天在如意齋打了高級鑒寶師的臉也就不奇怪了。

只是更讓上官青青好奇的是,羅浩年紀輕輕,眼力是怎麼這麼好的。

「這鐲子是你同學送你的,他還是做古玩生意的?」羅浩詢問道。

上官青青點點頭,羅浩的臉色更加難看。

「上官我接下來要說的話,你可以選擇相信也可以不信,但是麻煩你先別生氣。」

上官青青一聽,趕忙點頭說:「你說什麼我都信,也別叫我上官那麼見外,直接叫我青青吧。」

「好,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羅浩把玉鐲端到了上官青青的面前,「這鐲子,如果是做古玩生意,又是偏向玉石方面的,那不應該看不出來是一件陪葬品。把一件陪葬品,送給同學做生日禮物……言盡於此,剩下的你自己想吧。」

「是啊!」上官青青一拍腦袋。

這要是不懂行的人倒也說得過去,就是看手鐲成色不錯,買來送人是上好的禮物。但上官青青的同學就是做這一行的,要說不知道來歷或者看不出來那就奇怪了。

「那我以後不戴了,沒想到他竟然會送我這麼晦氣的東西!」上官青青生氣地說道。

「不戴了?」羅浩冷笑一聲,「你以為不戴了就沒事了?鐲子常年陪葬,屍體腐爛所產生的屍氣,還有怨氣,早就把這碧綠的玉鐲子浸染成了紅色。你身上已經沾染了這些不幹凈的東西,光把鐲子摘掉是沒用的。」

「紅色?這不還是綠色嘛,說的那麼嚇人,那你說我該怎麼辦?」上官青青撇了撇嘴,她作為人民公僕,本來是不信這些鬼神之說。但羅浩說的太准了,也不由得她不信。

只是她沒覺得自己的問題有羅浩說的那麼邪乎,鐲子有問題,那自己不戴不就行了。

羅浩搖了搖頭,這鐲子在常人的眼中看,的確是碧綠色,而且光彩奪目,只是在他的眼睛裏,卻是能流轉成紅色,散發出詭異的煙霧。

羅浩知道上官青青不完全相信自己,他也理解,畢竟如果換做是昨天,他也不信啊。

所以羅浩耐着性子跟上官青青再解釋了一番,並且讓她去準備點東西,今晚就來個驅邪儀式!

當然了,這驅邪的法子羅浩自己肯定是不會,但都在眼前浮現的那些文字里。

原來將鑒寶異能強化之後,就能夠看出寶貝更深層次的問題。簡單來說,如果古玩不幹凈,羅浩一眼就能看破,還知道怎麼解決!

上官青青趁着還有時間,趕緊帶着羅浩把想要的東西都湊齊了,然後領回到自己的家。

上官青青自從回國以後,都是一個人在外面住。在一棟高級公寓里買了一套兩室的房子,裝修得也很豪華。

來到房間里,羅浩把準備好的東西,按照文字的提示,一步步擺好放好,再用鹽撒了一個圈,讓上官青青坐在了裏面。

上官青青靜靜等待羅浩下一步的指示,可羅浩遲遲沒有動靜,反而看向她的目光有些不太好意思。

「那個,你得把衣服脫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