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寶鑒》[透視寶鑒] - 第2章 學貓叫(2)

p>如意齋的顧客們自主圍成了一圈,將三名高級鑒寶師圍在**,此時已經擺好了桌椅,三位大師已經入座。

「快看,那就是高級鑒寶師,這次開車來海濱城真是來對了!」

就連外地的收藏愛好者,都帶着自己的藏品來找如意齋的高級鑒寶師鑒寶。

本次鑒寶除了三次免費鑒寶之外,還有花錢鑒寶的環節。

有些人不想花那幾萬塊錢來鑒定,都是想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抽中自己成為免費鑒寶人。

比如某位李姓美女就是這樣。

李媛婧帶着羅浩一路擠到了人群的最前面,還是在三名大師的正前方。

鑒寶環節開始,三位鑒寶大師開始選人。

大概是李媛婧那修長的**,吸引了大師的注意,沒想到第一個免費鑒寶的名額,就落在了她的頭上。

李媛婧朝着羅浩「耶」了一下,就一路小跑,將自己準備好的鑒寶物品,從包里拿了出來。

那是一塊非常精緻的白玉玉嬋。

在李媛婧忐忑地注視下,三位高級鑒寶師開始鑒寶。圍觀的上百名群眾也是一言不發,甚至大氣都不敢喘。

十幾分鐘之後,其中一名國字臉的高級鑒寶師搖了搖頭說:「這是假的,是近代的仿清的物件,價值自然比不上清代白玉蟬,但也有一定的收藏價值。」

「假的?」李媛婧的表情非常失落,眼圈裡瞬間就含滿了淚水。

就在這個時候,羅浩眼睛一痛,看清楚了那白玉玉蟬之後,上前邁了一步。

「等等,這玉蟬是真的!」

玉蟬是真的?

在場圍觀的群眾一片嘩然,剛才三位高級鑒寶師聯合鑒定,說這玉蟬是近代的仿製品,怎麼還敢有人胡言亂語?

眾人的目光瞬間落在了羅浩的身上,羅浩不禁有些緊張,那些目光就像是針一樣扎在了他的身上。

從小到大,也沒被這麼多人矚目過。

李媛婧聽到玉蟬是真的時候,眼睛不由得恢復了一些希望,可看到羅浩的時候,又暗淡了下去。

她跟羅浩也簡單聊過,知道羅浩並不懂古玩這些,高級鑒寶師都說是假的了,他說是真的,這不是沒事找抽嗎。

李媛婧不由得嘆了口氣,淚水就落了下來,這枚玉蟬是家裡找出來的最後一件古董了。她是打算把玉蟬還有自己的腰牌鑒定之後,賣掉給母親治病的。

現在玉蟬被鑒定是假的,那給母親看病的錢就不夠了。

想到這裡,李媛婧便低聲啜泣起來。

羅浩見李媛婧哭了,趕忙上去安慰說:「別哭啊,你這玉蟬是真的,不是假的。」

「不是假的?」宣告結果的那名國字臉鑒寶師挑了挑眉毛,「那你倒是說說,這玉蟬怎麼不是假的,來打打我們三個高級鑒寶師的臉啊。」

「就是啊!」那些群眾也跟着起鬨。

「那可是三位高級鑒寶師鑒定出來的結果,你竟然還敢反駁,怎麼,你的眼力能比得上三位大師?」

「年輕人,我勸你還是別丟人現眼了,趕緊回家去吧!」

「就是就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三位高級鑒寶師鑒定出來的結果,也敢反駁。」

嘲笑的聲音不絕於耳,就連李媛婧都擦掉臉上的眼淚,拉着羅浩要走。

羅浩站在原地沒有動。

「那我要是說出來,這玉蟬為什麼是真的怎麼辦?」

三位高級鑒寶師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看向羅浩的目光之中滿是輕蔑:「要是你能證明這玉蟬是真的,我們就把這高級鑒寶師的名號讓給你!」

「不錯,如果你能證明這玉蟬是真的,我如意齋,就請你做第四位高級鑒寶師。」

一道清冷好聽的女聲從二樓傳了下來。

頓時間,整個一樓大廳都安靜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上去,就連三名高級鑒寶師也站了起來。

羅浩順聲看去,只見一名身材高挑,盤着頭髮,身穿如白玉一般的旗袍女子,從二樓緩緩走了下來。

女子容貌驚人,相比於那些明星都不遑多讓,尤其是那雙潔白的**,在旗袍的遮掩下若隱若現,給人無限的遐想。

「大小姐。」三位高級鑒寶師見到女子微微躬身,這貌若天仙的美人,就是如意齋的大小姐,上官青青。

上官青青的目光在羅浩和李媛婧,已經她手中的玉蟬上掃過,眉頭微蹙,眼裡滿是輕蔑:「如果你能證明這玉蟬是真的,那我就請你來如意齋做高級鑒寶師。如果不能,你學三聲狗叫,我就放你離開。否則,別怪我如意齋不客氣!」

學狗叫?

羅浩目光一凜,好一個上官青青,真是夠仗勢欺人的。

他雖然對古玩不了解,但經常會路過古玩街,聽大家議論,那如意齋的大小姐,上官青青可是個惹不起的人物。

上官青青的話,讓那些圍觀的群眾都笑了起來,跟着附和。

「沒錯,你要是證明不了,就是在消費我們這些顧客的時間,你必須學狗叫!」

「對,不僅僅要學狗叫,還得從上官大小姐的胯下鑽過去!」

「羅浩,現在怎麼辦!」李媛婧焦急地看着羅浩,羅浩站出來為自己說話,她心裏很感激。可是竟然把上官青青給惹了出來,事情立馬變得棘手了。

羅浩深吸一口氣,自信地笑着說:「不用擔心,我說了能證明這玉蟬是真的,我就可以做到,沒把握的仗,我從來不打。」

不知道為什麼,李媛婧看到羅浩笑容,原本驚慌的小心臟瞬間就穩定了,就好像羅浩這個人身上有什麼魔力一樣。

「高級鑒寶師?」羅浩嗤笑一聲,「我不稀罕,如果我鑒定出來這玉蟬是真的,上官大小姐,你學三聲貓叫就行了。」

學貓叫?

一樓大廳一片嘩然,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羅浩的膽子竟然這麼大!

上官青青的表情也是微微一滯,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還敢讓自己學貓叫?她可是如意齋的大小姐,這要是傳出去了,在海濱城古玩街還有的混?

「混賬!」國字臉的高級鑒寶師拍案而起,「你是個什麼東西,竟然還敢跟上官大小姐談條件?」

上官青青冷笑一聲:「好,就這麼說定了。如果你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我讓你在海濱城的古玩街混不下去!」

羅浩翻了個白眼,反正老子也不是混古玩的,能不能混下去又怎麼樣。

不過他可不擔心,因為已經驗證了自己的眼睛現在能夠分析那些文玩古物,自然是不會怕自己學狗叫。

國字臉的高級鑒寶師冷哼一聲說:「好,你開始說說吧,這玉蟬怎麼就是清代的了?」

國字臉明顯不相信羅浩有這樣的眼力,玉蟬他們三人看了多次,還能走眼不成?

更何況,斷定這東西是假的容易,可要說它是真的,那就難了。就算是自己幾人真的走了眼,他也不相信羅浩就能說出這玉蟬是真的。

羅浩眨了眨眼,那些文字活靈活現地浮現在了眼前。

清白玉玉蟬

價格:10萬

雕刻工藝:漢八刀改

詳細:清代雕刻家周筠親手雕刻,在漢八刀的基礎上,改良了雕刻工藝,形成自己的雕刻風格。由於周筠英年早逝,流傳於世的藏品並不多。

鑒定方法:周筠的漢八刀改刀勁更加有力,與其餘漢八刀雕刻出來的玉蟬不同,在翅翼部分會增加些許細紋,乍一看與劃痕無疑,實際是有規律可循,左右雙翼均為對稱。在突眼部分,有點睛之刻,會讓許多鑒定專家打眼兒,以為是現代工藝的創作。可與已出土的文物做比對,或者用放大鏡,在腹下橫槽之下,尋找「周」字落款。

當羅浩把眼前的文字都讀完了之後,全場鴉雀無聲,過了半晌,人群中傳來一道聲音:「騙人的吧。」

「就是,肯定是瞎編的,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清代還有周筠這樣的雕刻師。」

「你沒聽說,不代表沒有。」羅浩冷哼一聲,「如果不信,你們可以開始查資料比對了。」

上官青青見羅浩說的煞有介事,心裏卻是有些驚訝,她冷着臉,吩咐那些鑒寶師們開始查閱資料。

就連那些圍觀的顧客,也都紛紛拿出手機。

李媛婧詫異地看着羅浩,他不是跟自己說過不懂古玩嗎,怎麼說的頭頭是道。

過了不久,就有人把高清打印出來的圖片,拿到了高級鑒寶師的面前。三位鑒寶師再次合力鑒定,照着羅浩說的一一比對,還用放大鏡查看腹下的橫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放大鏡從國字臉鑒寶師的手裡跌落在了桌子上。

他的嘴巴微張,但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看到鑒寶師這幅表情,傻子都知道這玉蟬是真的了,羅浩竟然說對了,讓鑒寶師走了眼!

「高級鑒寶師,你們倒是說說,這玉蟬,是真的嗎?」羅浩冷笑着看了過去。

國字臉鑒寶師有些為難,看着上官青青,等着她的指令。

上官青青貝齒輕咬,粉拳緊握,過了一會兒狠狠地道:「如實說!」

國字臉鑒寶師狠狠地嘆了口氣說:「這玉蟬,的確是清代周筠所雕刻,是清代產物!」

圍觀的群眾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紛紛討論,這羅浩到底是什麼來頭,年紀輕輕竟然有如此好的眼力和知識。

莫不成從娘胎里就學習鑒寶了不成?

國字臉鑒寶師沒法說謊,資料網上都查得到,如果自己說是假的,再被其他人對比說是真的,那如意齋的招牌可就真砸了。

「真的!?」李媛婧不可思議地看着羅浩,眼睛裏滿是感激。如果玉蟬是真的,她大可以賣掉,攢下錢來給母親治病了!

「羅浩,謝謝你!謝謝你!」李媛婧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緊緊地握着羅浩的手,不停地道謝。

羅浩被美女握住手,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突然他想到了什麼,轉頭看向了臉色鐵青的上官青青。

「上官大小姐,你該學貓叫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