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寶鑒》[透視寶鑒] - 第2章 學貓叫

當羅浩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有好多人都在低着頭看着自己。

他有些迷茫地眨了眨眼,有些費力地坐了起來,開始回憶他為什麼會躺在地上。

「小夥子,你沒事吧,用不用幫你叫救護車啊?」

聚集在周圍的都是一些中年大叔,還有一些老大爺。

羅浩搖了搖頭,示意不用。他除了頭有些疼以外,倒是沒有其他的什麼癥狀。他唯一能回憶起來的,就是今天自己出門找工作,要路過這條古玩街。

剛走了沒多久呢,好像被什麼玩意給砸了一下,就昏倒在地上。

對!是被什麼東西給砸了!

羅浩左右瞅瞅,果然,地上有一本厚厚的古籍。

「哪個挨千刀的,這麼沒有公德心,隨手亂扔東西啊!」羅浩拿起那本古籍,怒氣沖沖地站了起來,四下張望。

圍觀的群眾見羅浩這麼生龍活虎,八成是沒啥事,簡單議論兩句也就散了。

留下羅浩一個人,站在息壤的古玩街,四處找扔書砸他的兇手。

可是吼了半天,也不見有人承認。

羅浩還覺得有些奇怪,因為看着古籍的樣式,怎麼說也能算個小古董吧,怎麼還會沒人認領呢。

羅浩隨手翻開古籍,發現裏面竟然一個字也沒有。

他雖然沒有接觸過文玩古董,但多少也了解一點,心想這古籍八成就是有人做舊的贗品,根本不值什麼錢的。

雖然不值錢,但是也應該能賣上個幾百塊?最近正愁找不到工作的羅浩,就打算先把古籍給賣掉。

可沒成想,他剛把書頁合上,整本書竟然就散了,最後化作了碎片,被秋風這麼一掃,回歸大自然的懷抱。

「真晦氣!」

羅浩罵了一句,就繼續往古玩街深處走,他要穿過這條街道,去前面的人才市場,看看有什麼工作可以做。

「老弟,我這有不少俏貨,看看不?最近還有剛到的生玩,不看看嗎?」羅浩一邊走,一邊看看兩側的攤位,時不時還有些沒開張的攤主,在拉客。

雖說羅浩不通古玩,但對於一些行話多少也有些了解,就比如說這俏貨指的就是比較精美,容易銷售的玩意。

要是把這樣的寶貝淘換回家,那肯定是不愁賣不出去。

至於那生玩就比較容易理解,就是剛剛出土的東西。

羅浩對於這些叫賣,也只是看看聽聽,他可不會傻乎乎的去買,畢竟自己啥也不懂,太容易被騙了。

更何況他身上也沒多少錢,買了古董,還用不用吃飯?

再說了,能撿漏兒這樣的好事,可輪不到自己。現在的文玩市場,還是做舊的玩意太多了,沒個好眼力,可不敢輕易下手。

被打了眼,損失點小財倒也無所謂,萬一虧個大發,那到時候哭都來不及呢。

羅浩也就是走路無聊,隨便看看,可半點想要買的念頭都沒有。

人聲鼎沸的古玩市場里,大家都在討價還價,忽然一聲尖叫,着實把羅浩給嚇了一跳。

「抓小偷啊!」

只見一個身材矮小還很消瘦的男子,手裡不知道抱着什麼東西,從人群里沖了出來。

可是古玩市場里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他手裡還拿着東西,一邊跑還得撥開人群,速度實在是提不起來。

羅浩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傳統觀念,趕緊讓開。如今這年頭,小偷不可怕,就怕人家手裡拿點什麼利器,為了抓人再把自己弄傷了,那可有些不值當。

就在小偷要從羅浩眼前跑掉的時候,羅浩心底的正義感讓他咬了咬牙:「站住!」

羅浩的吼聲着實把那小偷給嚇了一跳,就在小偷扭頭看向羅浩的功夫,羅浩就伸出了腿,把小偷給結結實實絆倒在地,摔了個狗吃屎。

這個時候原先那些為小偷讓路的大叔們,也充當起了人民衛士的角色,紛紛站了出來,把小偷給控制住。

不多時,一名妙齡女郎從人群中鑽了出來,這女孩的出現,讓入秋的空氣都變得炙熱起來。

女孩穿着一件黑色小皮衣,裏面襯着一件短袖,下半身是條短裙,露出了兩條潔白細長的**。

除了完美的身材之外,女孩姣好的面容,也讓人不禁咽了咽口水。精巧的五官搭配在一起,就像是幻想里的精靈,眉頭微微皺着,更是有一種颯爽的感覺。

氣他先是喘吁吁地對羅浩等人表示了感謝,隨後直接把小偷給拎了起來,力氣大的也讓羅浩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女孩子可不好惹啊。

「把東西給我!」女孩星眸一瞪,把小偷懷裡的腰包抓到了手裡。又在周圍人協助之下,讓小偷老老實實地蹲在了地上。

女孩在腰包里翻找了一頓,總算是長舒了一口氣,把一塊小玉牌給拿在了手裡。

羅浩盯着女孩手裡的玉牌,眼睛忽然一陣刺痛,隨後在那玉牌的旁邊,竟然浮現出了一行行金色的字幕:

清代白玉如意腰牌

正面:如意

背面:吉祥

價格:3萬

詳細:清代民間製品,多數為大戶人家佩戴,求個好兆頭。此玉牌最有名主人為清代將領葛雲飛,但無法認證,類似腰牌過多,轉手倒賣只能增加1萬。

羅浩看着這些字,腦袋有些發懵,他使勁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懷疑是剛才被那本古籍砸中之後,出現幻覺了吧。

等羅浩揉了揉眼睛之後,那些字又都消失了,不管他怎麼看,都沒有再浮現出來。

沒過多久,小偷就被抓走了,女孩詢問一圈之後,來到羅浩面前,伸出了她的纖纖玉手。

「你好,我叫李媛婧,聽大夥說是你幫我抓住了小偷,為了表示感謝,我請你吃個飯吧!」

羅浩有些懵逼地點了點頭,他的心思一直在女孩手裡的腰牌上。那腰牌栓了一條金屬鏈,此時已經斷開,是被那個小偷給割斷偷走的。

李媛婧見羅浩不回話,順着他的目光低頭朝自己看去,怎麼看都感覺是在盯着自己的大腿看,不由得有些惱怒。

「老娘的腿就這麼好看嗎?」

聽到李媛婧的話,羅浩有些尷尬地笑了笑,他咽了口吐沫指着腰牌說:「你手裡的腰牌,是清朝的?花3萬買的?」

羅浩的心跳開始加速,剛才憑空出現的文字,說不定可以幫助自己改變平庸的命運!

他忐忑地看着李媛婧,等着她的答案。

李媛婧有些詫異地看着羅浩,上下打量了一圈說:「呦呵,沒看出來,還是個行家?不錯,就是清朝年間的白玉腰牌,還真是3萬買的。」隨後還把腰牌上面刻了什麼都說了出來,跟羅浩看到的文字一點不差。

羅浩倒吸了一口涼氣,心裏出現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被古籍砸了一下,現在好像擁有了能夠鑒定古玩的能力,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可就發達了!

他連忙四處觀察,可那些文字再也沒有出現過。要不是李媛婧親口說這腰牌的細節,羅浩都懷疑自己精神出了問題。

「看什麼呢?」李媛婧在羅浩面前打了個響指,「走,跟我去趟如意齋,我有點事要處理,等忙完了,就請你吃飯。」

羅浩正好肚子有些餓,再加上心裏還被自己可能獲得的能力給震撼到了,順從地點了點頭,就跟着李媛婧來到了如意齋。

這如意齋在古玩街可太出名了,不同於外面那些攤位,如意齋可有頂級鑒寶師坐鎮,收藏的珍寶更是難以想像。

就連不搞古玩的羅浩,都聽說過如意齋的名頭。

這如意齋總共分為三層,一層最大,差不多能有個幾百平,所陳列出來的展品品相有好有壞,價格來說也相對較低。偶爾能撿個漏。

到了二樓,那銷售的古玩可就厲害了,品相那都是上乘,不是一般人能買得起的。

至於第三層,只招待貴賓,展示出來的都是珍寶中的珍寶,可以說鎮店之寶,用行話說就叫——堂!

整座海濱城能上去的人也是屈指可數。

羅浩和李媛婧來到如意齋,一樓展廳滿是人,好不熱鬧。

如意齋就是這樣,一樓展示出來的文玩種類繁多,來挑選的人那更是多,差不多能有個幾十人上百人的。

當你挑選完自己滿意的物件之後,還可以請如意齋的鑒寶師過來鑒定。

如意齋有三種鑒定師,一種是普通鑒寶師,專門負責一樓。二樓是由高級鑒寶師負責,至於三樓,那就是頂級鑒寶師了。

而且千萬不要小看如意齋的最普通的普通鑒寶師,他們的眼力,放在外面,那也是相當出色的。

而頂級鑒寶師放眼全國,那都是名列前茅,想見一面比登天還難。

「你來過這嗎?」李媛婧轉頭看向羅浩。

羅浩搖了搖頭,他從來不關注古玩這些東西,如意齋以前也只是遠遠看過,卻從來沒有進來過。

「我跟你說,來如意齋的人,除了會挑選自己心意的物件之外,也會自己帶東西來,花錢請鑒寶師來鑒定。而且——」李媛婧得意地看了羅浩一眼,「每周二,二樓的高級鑒寶師都會下來免費鑒定三件古玩,機會難得哦。」

在如意齋,不同的展區前,都會配備三名普通鑒寶師,而二樓就只有三名鑒寶師,這三名鑒寶師可以說是那些普通鑒寶師的老師。至於那頂級的鑒寶師只有一名,大家也只是聽說過,卻沒有見過。

「那你這次是來鑒定的?」羅浩看着李媛婧問道。

李媛婧點了點頭,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喧鬧的一樓大廳忽然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同時轉向了樓梯口。

三名中年男人,穿着唐裝走了下來。

在如意齋的客人們目光火熱,這可是高級鑒寶師啊,他們的眼力絕對不會出錯,所以好多人哪怕是花費幾萬,也想讓高級鑒寶師來掌掌眼。

畢竟他們說的話,那是有絕對話語權的,說是真品,鑒定證書一發下來,沒人會再說是假的!

他們就是專家,換句話說,也是業內的權威。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