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瓦特旅遊指南》[提瓦特旅遊指南] - 第2章 未曾見過的星空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灑在自己臉上時,即使經歷了一夜的震撼我也還是沒有緩過來,

首先經過自己確認這裡的確是提瓦特,畢竟自己宅在家擺爛的那段時間,最喜歡玩的就是這個,因為可以足不出戶就能看到美麗的風景。

不過相對於穿越到這裡帶給自己的震撼,更多的則是竊喜,自己好像有一個連自己都不知道的保命技能,雖然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但可以確定……

即自身存在徹底毀滅前會進入其它緯度,並以此進行穿梭,和門之鑰的原理不同…不過看樣子次數應該用完了…

女孩低頭看着懷中的金色光團自己的心也放了下來

很慶幸我這個星星神明還是有點用的:「小月餅啊!下次再這樣衝動,衝進怪堆里,我可不救你了」這樣想着,我收起了那團金色的靈魂團。

「這個靈魂團是自己用前前世的神力凝聚起了小月餅的魂魄,原本以為聚集失敗了可來到這個世界後竟然神奇的成功了。」

這裡沒有屍鬼也沒有黑暗中令人恐懼的怪物,空氣也不是充滿血腥味的,說實在的現在的感覺比自己之前最安逸的時候還要舒適,自己很喜歡這個「安全」的世界。

不過也有可能看到的只是表象,之前自己遇難時,官方好像更新了第二次海燈節,更新到了第三個國家,自己當時,腦抽去極地旅遊結果撞冰山上了。

最起碼不用擔心自己的同伴被邪魂給奪舍,不用擔心失去朋友…即使自己變成了可愛的蘿莉也沒什麼問題。

真皮沙發旁邊有一株綠色盆栽和一些閃閃發亮的書籍,茶色的房間在讓人感覺溫馨的同時又不缺乏威嚴感還有坐在辦公桌準備審訊莫娜的人不是別人就是琴團長嗎?

昨天晚上一起來到騎士團的迪奧娜被她老爹杜拉夫給強行帶走了,只留下莫娜和自己……

「最近因為風魔龍善後的事情已經很忙了,真是和可莉一樣都不讓我省心啊~莫娜,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要在貓尾酒館搞破壞。」

莫娜看着琴團長欲哭無淚的說道:「我真的不知道,是個意外…昨天晚上水占盤突然就壞掉了,……」

此刻的我正在好奇的打量着周圍的一切一名,自從穿越後在那個世界躲藏的近百年里沒有一刻是像現在這名愜意的,可以在這裡放鬆思考一下原來的情節…

我轉了轉腦袋,不過我記得,莫娜來這裡的時候風魔龍好像已經被解決很久了吧!昨天好像還在貓尾酒館看到了絕對不會進來的詩人…

「總之那邊那孩子是你召喚出來的」,一旁的琴團長嚴肅的說道:「就先交給你照顧了,至於那五十萬摩拉的賠償,可以暫緩…

「五十萬!摩拉,莫娜捂着臉:「五十萬五十萬摩拉」就算把自己賣了都沒有這麼多吧!…完了…完了完了,以後要背負這麼大的一筆欠款了…早知道就拿那些摩拉去買小麥和雞蛋了。」

「這是真實的世界,並不是虛假的幻,而是真實存在的…」。

在那個世界的後遺症多少是有點麻煩的,每次為了安全只能睡在自己自己的領域裏,昨天晚上突然被嚇醒,過來好多次。

心理城牆,因為穿越弱了好多,因為之前世界的陰影,現在自己面對空蕩蕩的房間,還是有點害怕的。

莫娜在樓下的拘留室里,使用解析後確定這裡沒有危險後,我施展了弱化技能減輕了那個恐怖世界的後遺症,畢竟自己存在的靈魂是從感情中誕生的…對感情和環境比較敏感…

要不然在這裡總是神經兮兮的就不太好了

經過自己檢查自己除了一次只能使用一點能量外,神能什麼的都還在。

更重要的是在這裡居然有我穿越那個世界前遊戲的背包面板,這什麼原理咱不知道?不過看起來像外掛……

摩拉…武器什麼的還都可以拿出來,我記得當時宅在家裡的時候,五星武器沒少抽,不過摩拉剛好旅遊前強化素材用的只剩下十萬摩拉了……

時間回到現實,琴辦公室的大門傳來了敲門聲

「請進」

隨後門外一隻粉色短髮的小貓娘走了進來看到我後就撲了上來:「泉水精靈…我來找你了,想我沒有」

而抱着只比自己小一點的迪奧娜軟軟的讓自己有些感動,隨後我開口說道: 「是迪奧娜啊,你不去貓尾酒館調酒了嗎?」

「和泉水精靈比起來這些都不算什麼,再說了昨天晚上所有的調酒材料都沒了,暫時沒有討厭的酒鬼大人來喝酒了……」

「泉水精靈?」琴此刻問道:「迪奧娜你認識這孩子。」

「嗯,琴團長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朋友泉水精靈…」

「是這樣嗎?」

溪彌微微一笑: 「嗯…我是泉水精靈迪奧娜的朋友,我叫…溪彌…吧!昨天被莫娜召喚過來的」。

其實壓根不是,自己現在的狀態倒像是一個擁有之前記憶和能力被迪奧娜用信仰創造出來的幻想生物……

「這樣啊!」已經了解了等下你們可以回去了,說著將五十萬摩拉的罰單交給了莫娜,並囑咐道:「莫娜你的情況我暫時都了解,晚點交都沒事」

莫娜顫顫巍巍的接過罰單看着上面的數字始終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眾人走出騎士團後,刺眼的朝陽照在自己的眼上,讓自己感覺既難受又感動,畢竟自己之前的那個世界裏太陽並不常見,大多數是陰天,偶爾有也是血紅色的。

一直生活在黑暗中還要提防那些支配者們遇到久違的陽光即使內心歡喜眼睛也不敢直視……

這時附近的聲音吸引了溪彌等人的目光。

「啊…啊!」迪盧克,好說,好說,不就是篇新聞嗎?怎麼會是我做的呢?迪盧克你是知道的,我從來都不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的」

三人向聲音源頭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被捆起來的凱亞以及一臉平靜的迪盧克:「喔~哦」看來我錯怪你了不是」說著手上的鹹魚大劍的火焰又增長了幾分,都快聞到魚香了

本來自己是打算跟着莫娜她們走過去打招呼的,隨後一聲熟悉的女聲讓自己愣在原地

「盧姥爺你們在幹什麼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