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我是偏執校草的心中月》[聽說我是偏執校草的心中月] - 第2章 當眾表演

「行了,開始下一個環節吧。」

就在方糖無所適從的時候,褚久冷淡的聲音響起,拯救她於水火之中。

方糖感激的朝他看去,卻對上了另一位方糖看過來的目光。

她自從站在方陣前面就緊張的一直沒敢移動過視線,直到現在,才看清了另一位方糖的長相。

個子高挑,樣貌清秀,捲髮披散在胸前,穿着打扮都很精緻,卻有着用力過猛的違和感。

整體來說只能算是一般。

她看過來的眼神太過複雜,幾種情緒摻雜,方糖解讀不出來她的感官是好還是差。

王川祥詫異的看了一眼褚久,沒想到褚久會在這個時候打斷他。

不過他也沒仔細思考,順着他的話讓兩人回到了隊伍中。

然後開始了軍訓的日常:站軍姿,曬太陽。

北方的太陽又毒又辣,陽光刺眼,方糖直面着太陽,從頭到腳都沐浴在陽光下。

她抿緊唇,白嫩的手指努力綳直貼在褲縫上。

堅持了一會,方糖實在是受不住了,悄悄鬆懈了力道,放空自己來度過這煎熬的時光。

他們面朝太陽,那兩名教官卻在他們身後走動,從後面看軍姿是否標準。

啪嗒……,啪嗒……

後面有軍靴的腳步聲響起,向她的方向走來。

方糖心一緊,迅速調整自己,站的板板正正。

聲音在她的背後停下,那股淺淡的香味再次傳過來,被燥熱的風吹散。

方糖腦子被曬的迷迷糊糊的,卻被這過近的距離弄的內心緊張,絲毫不敢打小差。

半餉,手指被人用軍帽不輕不重的打了下,布料有點粗糙的軍帽從她的手指上划了過去。

褚久帶着個人特色的冷淡聲音在她腦袋上方響起,「頭髮紮起來。」

嗯?她的頭髮怎麼了?

方糖看了看前面幾排的有些長發及腰披散在背的女生,有點沒理解他這話的意思。

她的頭髮不長,長度甚至不到肩膀,她把頭髮散着純粹是為了幫脖子擋一擋陽光。

他們也沒有女生必須要把頭髮紮起來的規定,比她頭髮長還披散着的女生多的是。

疑惑歸疑惑,方糖還是乖乖的抬起胳膊,把淺藍色皮套從手腕上拿下來,扎在了頭髮上。

身後的褚久垂眼看着她的動作,面色冷淡。

小姑娘乖乖軟軟,只到他腰部上面一點,抬起來的胳膊白皙瘦弱,被曬的紅紅的,像是白皙麵皮打了一層薄薄的胭脂,漂亮且生動。

和她的名字很像,像是一塊甜味極濃的方糖。

褚久雙目幽暗,又看了看方糖在腦後紮起來的小揪揪,隨意搭在腿側的手指動了動,卻最終什麼也沒做。

聽着背後走動的聲音漸遠,方糖悄悄鬆了口氣,撲通撲通的小心臟也鬆懈了下來。

她也不明白,可能是褚久教官的氣場太過強大,他一靠近,她就心臟狂跳。

站了一段時間軍姿,又練了會正步,方糖渴望的休息時間總算到來。

大家三三兩兩的在草地坐下,方糖也尋了塊陰影地坐下來。

旁邊的室友蘆戈戈湊近她,聲音壓低:「小糖,我全都打聽到了!那位褚久學長今年二十歲,只大我們一屆。他是大二去參的軍,現在退下來了,算是我們直系學長!」

自從第一場軍訓下來後,蘆戈戈就開始叫她「小糖」這個王川祥弄出來的名字。

方糖軍訓一場下來身心俱疲,垂頭喪腦的應了她一聲。

蘆戈戈是個八卦小能手,講八卦的激情從不會消滅。

她也不在意方糖的敷衍回答,繼續講她從別人那裡挖過來的八卦。

「褚久學長在我們學校一直都很有名!之前因為他去參軍了咱們學校還有好多人在論壇上發帖子傷心,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