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我是偏執校草的心中月》[聽說我是偏執校草的心中月] - 第1章 兩個方糖

九月初,海城正值盛夏。

太陽熱烈,蟬鳴聲響。

海城大學裏白玉蘭盛開,梧桐樹鬱鬱蔥蔥。

方糖頂着太陽在一群迷彩服方陣里站的筆直。

兩名教官站在隊伍前方,其中較矮的那一位手拿花名冊正在點名。

而另一位叫「褚久」的教官則站姿閑適,修長的手垂落在腿旁,動作間透出些慵懶的姿態。

陽光裹挾進他的眉眼,形成了陰影,襯得他眼窩深邃,鼻樑高挺。

她們這屆的教官是參軍下來的,是同校學長,年齡相近。

從這位教官露面起,方糖就在周圍人的小聲交談中屢屢聽到他的名字。

她們是偏文科的專業,女生多。

尤愛討論帥哥。

太陽很毒,額頭的汗順着臉龐往下流,沾**髮絲,帶着癢意。

「甘霖,劉艷萍……」他們班級同學的名字一個個念過去,教官的聲音在燥熱的空氣中飄散,有點催眠。

方糖的目光漸漸放空。

「方糖。」

「到!」

聽到自己的名字,方糖迅速反應過來,出聲回復。

但與此同時,還有另外一個女生的聲音傳來,也喊了一聲「到。」

什麼情況?

方糖有些迷惑。

她站在第一排,扭頭朝着聲音的方向看去。

但在身穿迷彩服的影響下,大家熙熙攘攘,像是長了同一張臉,根本辨認不出來。

前面的王川祥也有些疑惑,他低頭看了看手裡的花名冊。

寫着法學2班09號方糖的下面幾排,也有個名字叫方糖的。

是十二號。

「這是……重名了?還在同一個專業同一個班?」

他語氣裡帶着驚訝。

初高中時班級里人數多,重名的幾率還可能大一點。

到了大學,在三十幾個人組成一個班的情況下重名,還真是不多見。

況且「方糖」這個名字也不是會像「張偉」那樣重名率很高的名字。

「兩個方糖站出來,我認認人。」

王川祥語氣裡帶着笑意,眼睛看向隊伍,視線划過人群,似乎在找那兩個方糖在哪。

……嗯?

方糖陡然一驚,轉過頭去,看見了王川祥那笑意盈盈的臉。

好吧……

現在算是教官與學生之間的熟悉環節,王川祥這樣做也能讓他們班的氣氛活躍一點。

他的行為無可厚非。

就是……現在站出去,好像動物園裡因為稀奇被人圍觀的猴子啊。

方糖有點苦惱,她其實有點社恐。

這和在眾人面前拉粑粑有什麼區別?!

但沒有辦法。

她像是壯士斷腕般的鼓足勇氣,抬眼,想往前走幾步走出隊伍。

卻猛然對上了那位褚久教官看過來的視線。

他視線偏移,狀似無意,好像是隨意撇過。

漆目深沉,挺拔清俊。

眼睫垂下,形成了一片扇子狀的陰影。

被他直直注視着的方糖:……社恐人士的噩夢。

本來準備邁出的腳步突然就動不了了。

見她不動,褚久的視線有些疑問,好像在疑惑,形狀好看的眉毛微挑,注視了幾秒後又無所謂的轉移了目光。

救命!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