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兮兮的溫柔少年他很瘋很壞》[甜兮兮的溫柔少年他很瘋很壞] - 第1章 重生擺脫?

男人今天格外凶。

聞以笙精疲力竭,眼淚從眼角滑落,像是無聲在抗拒男人的折磨。

男人一僵,從後撫摸她散了半邊肩的長髮。

聞以笙半張臉被壓在枕上,耳邊卻是男人陰冷黏膩的氣息:「哭什麼,真是金貴的很,這才哪跟哪呢,就受不了?」

「膽子大了,敢和鍾敘聯合起來耍我,還差點讓你跟他跑了,把我當傻子玩是吧?」

聞以笙渾身顫抖:「溫執,我們已經結束了,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麼時候…」

溫執屈指為她擦掉眼淚。

手倏然收緊,抓起她頭髮,嘴角帶着惡劣的笑:「你這話怎麼說的我像個變態一樣,當初不是阿笙妹妹你先來對我笑,勾引我的嗎?」

「結束?」溫執冷笑,聲音溫柔卻極具壓迫性。

「只要我不說結束,你的生死榮寵就只能我說了算,你要做的是卑恭鞠膝帶着笑,言聽計從只許討我歡心,只許對我撒嬌,對我溫柔,任我拿捏不能抗拒半分…」

聞以笙自嘲的想,他的意思是要自己當他的一條狗。

還是一條失去所有自由,每天承受男人羞辱和佔有慾的狗!!

「不管你信不信,我曾經真的愛過你。」

可如今更是真的後悔招惹了他。

下輩子下下輩子,她都不要再接近這麼一個披着溫柔外衣,實則陰狠偏激,嫉妒心強烈佔有慾極端、冷漠自私的變態!!

「放過鍾敘,我和他…是清白的。」

聞以笙艱澀地說完這句話後,渾身力氣一點點被抽離,身體和意識慢慢往下墜。

是死亡嗎?

那,她…好像要解脫了。

「阿笙…」

「聞以笙!!」男人一僵,嘶啞的喊聲滿是焦灼和郁怒,「你敢死我一定不會放過鍾敘,連他鐘家人一起往死里整你信不信?」

懷裡女人身體變得冰涼,像具被蹂躪壞的木偶玩具,趴在那再也不會反抗任人索取。

男人臉上再沒有往常的溫和偽裝,只透着股萎靡絕望的死氣,聲音嘶啞艱澀,「別離開我啊,阿笙…」

*

黑色的車緩緩駛進溫家莊園。

車上,后座的女孩不知何時睡了過去,再次醒來,她眸光不再似之前茫然稚氣,卻蒙上了一層水光,溢滿淚水的眼眶通紅。

聞以笙看着車窗外望不到邊的私人莊園,止不住眼淚直流。

忽的又「撲哧」一聲,破涕為笑。

或許是老天眷顧。

不忍她年華最美好的二十五歲,在床上被溫執羞辱折磨而死,所以給了自己一次擺脫溫執的機會!

現在,她重生回了八年前,第一次來到溫家莊園的時候!

她還沒因為初次相見的驚艷、對溫執偽善的表面生出好感。

更是還沒和他在一起!

沒有被他偽裝的溫柔誘哄着改了高考志願!以致後來的學業、跳舞夢想、所有社交活動、朋友交際、穿衣打扮全部被他嚴格管束、掌控!

司機從後視鏡看到后座又哭又笑的女孩,疑聲問:「聞小姐,你是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