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秀之人》[天秀之人] - 第5章 進入刷題模式

花費了兩日有餘,利用課餘時間,楊秀共抄寫了十六張試卷,這是臨安高學前十六年的招生考題,都在此了。更前面幾年的,王先生實在找不到了,不過,這十六張試卷估計也足夠了。

下學回到家中,用過晚飯後,天已漆黑一片了,楊秀點亮夜燈,把床頭邊的書桌整理乾淨,拿出從學堂帶回來的試卷放在桌上,先取出去年的試卷細細觀看。

試卷的正面是第一部分,考究學生對文章的掌握程度,共六十道小題,每道題1分,共六十分。前三十題是填空默寫,題中截取一篇文章的其中一句,給出前半句或是後半句,要求考生補充完整。

後三十題是翻譯,因為文章是用書面語言寫作,多數遣詞造句,引經據典,頗為晦澀難懂,要求考生能準確的用簡短易懂的文字翻譯出來。

對楊秀來說,後三十題倒不是問題,除了一些這個世界特有的典故知之不多,其餘部分恰巧與楊秀學過的文言文類似。

而這前三十題就有些頭疼了,因為楊秀現在壓根就沒有背過文章,一眼看去,竟是一題也答不出。

再翻過來看,後半部分只有兩大題,第一題二十分,是考策論,去年的考題是讓考生闡述讀書的重要性。

策論的題目大多是關於經濟、政治、文化、外交、民生的選題。而高學考試中策論比大學要簡單的多,主要測試考生的作文能力,能夠利用所學的課程,做得一篇文章。內容有理即可。但通常能拿個十分左右就相當不錯了,拿滿分幾乎不可能。

最後一題考詩才,二十分,去年給出的題目是要求考生作一篇詠物詩,托物言志。寧國盛行作詩,若是能作得一首好詩,足以證明此人才華橫溢,甚至有可能被破格錄取。

楊秀看完去年的試卷,又把其他年份的考題一一拿來對照。等全部看完,已是深夜了,母親已多次前來催促其休息。

整理了一下思緒,楊秀對往年的試卷,有了深入的了解。不出他所料,先說試卷的第一部分,有些句子出現的次數高度頻繁,甚至一篇文章有好幾句都被考到了,那一定說明這篇文章很重要了。

而有些文章,有些段落,卻在往年的試卷中,一次也沒有出現過。楊秀在一張紙上,畫出一個表格,豎行寫上所有課本上的文章名字,橫行十六格寫上年份,有出現過考題的文章,在對應的年份中用筆畫上一點。

如果這篇文章在多年都出現過,那麼每出現一次,就多畫上一點。這樣統計下來,楊秀更能直觀的了解每篇文章的重要性。點數越多,說明這篇文章越重要,如果一個點都沒有,那就打個叉號,代表其並不是重點。

這樣操作下來,楊秀將這百篇文章依次分出等級。有十幾篇是很重要的,其中多個段落,多個句子都有涉及。有幾十篇只考到了其中某幾個句子,還有近二十篇往年並沒有出現過。

後半部分,楊秀將策論和詩題,分別整理在一張紙上,更便於觀看往年各種類型的考題。

看到其中一道詩題是要求考生做一首讚頌初春美景的詩。楊秀微微一笑,隨筆寫到: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這是唐代詩人孟浩然的詩,全詩語言平易淺近,自然天成,言淺意濃,景真情真,深得春日的真趣。

這作詩對楊秀來說自然不是問題,而這策論,楊秀有點頭疼,作為一個現代人,讓他用古文言寫文章,實在是為難他了。

比如寧國八十二年,臨安高學試卷中有這樣一題:清北學府有一夫子,其友人出使北狄國時被扣押,其不顧生死前去遊說,請做出評價。

楊秀思慮再三,提筆寫下:

「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而取義者也。」

這篇《魚我所欲也》是孟子以他的性善論為依據,對人的生死觀進行深入討論的一篇代表作。強調「正義」比「生命」更重要,主張捨生取義。

憑着記憶寫完,楊秀看着這篇文章,這在自己以前的世界是一篇巨作,不知在這寧國會得到怎麼樣的評價。

——————————————————–

做好了學習規劃,白天,楊秀在學堂聽課,空餘時間就找老師解答問題,專挑重難點。

晚上楊秀將每張六十道考題,十六張也就是將近一千多道題,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