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婿》[天王婿] - 第9章 :熱情健談的段子潤

到了縣委縣**,田柱說明來意,並出示了相關證件,看大門的才放行讓他進去,並告訴他縣委辦公室在三樓,有人在辦公室值班。

縣委縣**大院佔地面積不小,但院里設施很簡單,一棟泛黃的四層辦公大樓很陳舊,看上去年頭不少了。大樓前面有兩個圓形大花壇,此時節春寒料峭,花壇里除了土什麼都看不見。圍着院牆種的一圈樹也是光禿禿的。

田柱進了辦公樓徑直來到三樓,在一間寫着「綜合一科」的大辦公室里,看到有一個男人正坐在辦公桌上,背對着門,拿着電話熱聊,一邊聊,還一邊晃悠着懸在桌子上的腿。田柱見狀沒敢打擾,就站在門口等着。

「你就別生氣了,這周不是趕上我值班嗎,下周我肯定回去,回去之後我好好滿足你還不行嗎。上次我表現的不錯吧,都超過十分鐘了。你說實話,把你乾爽了沒有?是不是比你丈夫還威猛?我跟你說,我現在一想到那天晚上,我的反應就特彆強烈。不騙你,我現在就已經有反應了……」

田柱聽了他的話不由得想到了劉金鳳和卞世龍,然後就有點想笑,沒想到剛來伏虎縣就碰到一個同道中人。

原本以為電話一會兒就打完了,沒想到等了將近十分鐘還沒結束,而且聽那意思還要持續很長時間。田柱不想再等下去了,就伸手敲了敲門。

聽到有人敲門,打電話的人被嚇了一跳,緊忙就把電話掛了。從辦公桌上下來往門口一看,見是一個不認識的人,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你是?」

田柱拎着行李包走進去,笑着伸出手說道:「你好,我叫田柱,是新來的,被分配到了咱們綜合科工作。」

田柱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個人,身高比他高半頭,年紀估摸得比他大個兩三歲,鼻子上架着一個眼鏡,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田柱發現他的五官中最大的特點就是眼睛小,小到正常睜着就像是在眯着眼睛似的,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眼睛這麼小的人。

「你好,歡迎你來到綜合科。我叫段子潤,在綜合一科工作,以後咱們就是同事了。」段子潤同田柱握了握手,顯得十分熱情。

段子潤將田柱請坐後,給田柱倒了杯水,然後就與田柱閑聊了起來。

通過聊天,田柱得知段子潤也是春陽市裡的,已經在伏虎縣工作快三年了。

「我這初來乍到,什麼都不懂,以後肯定少不了麻煩你,希望你能多多關照。」田柱客氣道。

「關照談不上,同事之間相互幫助是應該的,有事你就找我好了,只要是我能幫得上的,絕對沒二話。」段子潤豪爽道。

「我住在哪兒啊?」

「有宿舍,我帶你過去。」段子潤說著話就要伸手去拿田柱的行李包。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了。」田柱彎腰把包拎了起來。

走到門口時,段子潤忽然拉住田柱的胳膊,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打電話的事情……」

田柱一副聽不懂的樣子:「什麼打電話?我不知道啊。」

段子潤擔心田柱會把他打電話的事情說出去,但聽了田柱的話以後,他的心就踏實了。

邊往下走,段子潤邊介紹每層樓都是哪些領導和部門在辦公。到了一樓,段子潤帶着田柱從後門走了出去。宿舍就在辦公樓的後面,只有十幾米遠的距離。

三層高的宿舍樓跟辦公樓一樣,也是黃色的,但看上去要新一些。段子潤說領導都住在三樓,但縣委縣**的領導多數都是本地人,外地的只有幾個。一樓和二樓住的都是像他們這樣的普通辦公人員,差不多二十個左右,所以空房間很多。

來到宿舍樓的門口,段子潤跟負責宿管的人說來新人了,登記後,就直奔了二樓。

一個房間可以住兩個人,段子潤目前獨住,他說如果田柱願意,可以跟他住一個房間。如果想自己住,可以單獨找一個房間。田柱想都沒想就說和他一起住,段子潤還挺高興的。

把田柱帶到房間,段子潤就走了,他還得回去繼續值班。

房間能有個二十幾平米的樣子,裏面有兩張單人床、兩個寫字桌、兩個摞在一起的鐵櫃,雖然東西不多,可是很乾凈,由此可見段子潤是個很講究衛生的人。

田柱把帶來的被褥鋪到床上,坐在床上發了會兒呆,然後看了眼時間,就出門去上了三樓。

之前進辦公樓的時候,田柱在門口看到了卞世龍的桑塔納,他猜想這會兒卞世龍應該就在宿舍樓,於是便出門上了三樓。

在三樓的走廊里轉了一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