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婿》[天王婿] - 第3章 :打擊

來到一個小賣鋪的門前,田柱把單車往門口一扔,就氣沖沖地走了進去。

小賣鋪的老闆關瓊正在櫃檯里看書,見田柱來了,把書扣下笑着跟他打了個招呼。田柱就像沒聽見一樣,一屁股坐在了櫃檯外的凳子上,臉色很不好看。

關瓊看了看田柱,起身給他倒了杯水放在了櫃檯上:「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一定是又被你的那個夢中情/人給拒絕了吧?」

田柱沒吱聲,拿起水就喝,關瓊剛要提醒他燙,杯子已經到了他的嘴邊,結果把他燙的直皺眉。

「這馬上都夏天了,你給我倒什麼熱水呀?成心燙我是不是?」

田柱把杯子重重放回到櫃檯上,飛濺出來的水滴掉在他的手背上,又把他給燙着了,氣得他直想把杯子摔碎。

關瓊看出了田柱的意圖,搶先把杯子拿走放到了一邊:「你氣不順別跟杯子和水較勁啊。再說了,我給你倒熱水,你摸不出來是熱的呀?摸出來了還喝,跟我有什麼關係。」

「少廢話,晚上我想喝點,你準備酒菜。」此刻田柱覺得他只有喝點酒心裏才會好受一些。

「哪次不是我準備酒菜啊。叫立斌嗎?」

「叫吧,咱倆喝也沒啥意思。」

關瓊拿起座機給方立斌打了個電話,方立斌說他家裡有點事,得五點以後才能過去。

田柱與關瓊、方立斌是高中同班同學,但關瓊的學習一直很差,所以他沒有考上大學。高中畢業後,先是在家裡的安排下,到電廠上了三年班,之後覺得掙得少,就拿着三年攢下來的錢和家裡的資助,開了現在這家小賣鋪。由於店面沿街,房子又是自己家的,基本沒什麼費用,所以生意一直很不錯。

關瓊這個人本本分分,屬於非常務實的那種人,而且很講義氣,對於朋友的事情,只要能幫忙,他從來沒有二話。

方立斌和田柱不止是高中同班同學,他們還是大學同班同學。大學畢業後,方立斌被分配到了春陽第五中學,當了一名高中語文老師。

方立斌為人幽默,經常能把人逗的哈哈大笑。也正因為如此,無論是高中還是大學,他的女人緣都是最好的。他和田柱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好/色,不同的是,他是有色心沒色膽,田柱恰恰相反,只要看上了,就敢付諸於行動,不達目的不擺休,而且成功率極高。大學四年,除了沈葉葉之外,只要是被田柱看上的,最終全都被拿下了。所以在女人的問題上,方立斌一直視田柱為偶像。

傍晚,關瓊瞧時間也差不多了,估計方立斌也快過來了,就上樓上去準備酒菜了。

小賣部的上邊有一個閣樓,可以做飯也可以睡覺,關瓊平時就住在上邊。

田柱沒有跟着上樓,因為他要上去,小賣部就得關門,到時方立斌來了叫門,還得下來開門。所以乾脆等着方立斌來,來了以後再關門就省着再下來了。

大約五點半左右,方立斌來了,田柱把門從裏面一鎖,兩個人就上樓去了。

三個人關係最好,誰平時什麼樣再清楚不過了,所以方立斌搭眼一看,就看出了田柱有心事。

「怎麼了?」方立斌問道。

田柱躺在床上雙手抱胸,盯着棚頂一言不發。

方立斌看向關瓊,關瓊一邊炒菜一邊說道:「還是老問題。」

方立斌一聽就笑了,他還以為出什麼大事了,原來是又在沈葉葉那碰釘子了。

方立斌看着田柱說道:「不用鬧心,我一會兒開導開導你,保證讓你心情變好。」

飯菜做好後,三個人邊吃邊聊。

幾杯啤酒下肚,方立斌說道:「十八哥,大學四年,你和沈葉葉的事情,別人不清楚,我是最清楚的。但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想不想聽聽我是怎麼看的?」

十八哥指的是田柱,因為他下面「發怒」時有十八公分長,於是就得了十八哥這麼個外號。

當時在學校里,很多人都不相信,田柱為了證明自己是名副其實的十八哥,特意叫了很多人到他們寢室用尺子量,結果整整十八公分,從此以後再無任何質疑聲。不過卻出現了一個傳聞,說田柱有歐美人的血統,不然他那傢伙怎麼可能長成那樣?其實起初就是某人開的一個玩笑,沒想到傳着傳着還真有人當真了,田柱對此是哭笑不得。

田柱放下筷子,擺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你說吧。」

「我認為你和沈葉葉不合適。」方立斌一本正經地說道。

田柱微皺眉頭:「哪裡不合適了?」

「哪裡都不合適。首先說家世。我不怕你不高興,你有什麼家世?你家裡就你一個人。沈葉葉家裡可不一樣,她爸媽都在機關單位上班,據說她爸還是一個小領導。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