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恰好,總裁請趁早》[甜妻恰好,總裁請趁早] - 010 光着的

三秒鐘後,房間裏面響起了一陣驚天地泣鬼神的尖叫聲。

「啊啊啊——」

洛言沁伸出手捂在了自己的胸前,一臉戒備地看着御墨琛。

看到洛言沁從浴室裏面走出來,御墨琛不由得也跟着一愣,眼底划過些許詫異。

不過在聽到洛言沁的尖叫聲以後,御墨琛只覺耳朵也有些微微刺痛。

這個聲音未免太可怕了吧,簡直就像是**案發現場……

來不及多想,御墨琛從床上彈跳起來,三步並作兩步衝到了洛言沁的身邊。

他伸出一隻手,一把捂住了洛言沁的嘴巴。

突如其來的動作,再加上御墨琛力道有些大,洛言沁都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她的身子不由得也跟着退後了幾步,直接靠在了牆壁上。

而此時,御墨琛眉頭微微的蹙了幾分,這個手感有些不太對勁……

感受到御墨琛的動作,洛言沁總算回過神,只感覺撲通一聲,腦海轟然炸開了一般,一張小臉跟着也變得紅彤彤的。

她伸出手拚命地掙扎,嘴巴因為發不出聲音,只能『嗚嗚嗚』的喊着。

登徒子,禽-獸,色-狼!

洛言沁眼神死死地瞪着御墨琛,心裏已經把各種詞彙都給用上了,活像想要把御墨琛生吞了一般。

奈何,不管她怎麼掙扎,也是毫無用處。

畢竟一個女人的力氣再怎麼大,也不可能大過男人,更何況她面對的人是御墨琛。

御墨琛總算也回了神,連忙把手放了下來。

不過,看着洛言沁出現,御墨琛的心底還是有些疑惑。

按理來說,這個房間洛言沁是進不來的才是。就算陳郁京想要中女人來討好他,也不可能會找到洛言沁。

想到這裡,御墨琛的臉色猛的一沉,連忙詢問,「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洛言沁整個臉都漲紅了,示意他把手拿開,不然她要怎麼說話。

更何況,她現在還是光着身子的呢……

御墨琛瞬間明白過來,卻沒立刻放,臉上掠過一絲遲疑,「我現在把手拿開,不過你不許叫,不準發出其他的任何聲音!我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明白了嗎?」

之所以這麼警告,還是擔心洛言沁喊叫。

萬一引來其他人,那到時候就真的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聽到御墨琛的話,洛言沁連忙點了點頭。

現在只要御墨琛能夠放開她,別說是不說話了,就算是讓她怎麼樣,她都願意。

看到洛言沁乖巧的樣子,御墨琛這才送鬆開手,解開對她的束縛。

得到自由後,洛言沁如同兔子一般,直接跳到了床上。

「你轉過身去,不許看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