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賒陰人》[天命賒陰人] - 第3章 我要跟「他」談一談

足足三下,我才將張平這個傢伙砸暈過去。

只要他暈了,一切就都好辦了。

現在我也顧不得那玩意兒到底在不在張平的身體裏面,為今之計是要將他給挪出去。

三層樓的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漫長。

我強忍着不適,在內心不斷的提醒自己要堅持下去,堅持就是勝利。

總算用盡全部的力氣將這個半死不活的傢伙拖出了廢棄宿舍樓。

「任羽你出來了,張平這……」

李洋哪裡見過這場面,他整個人獃獃的愣在原地。

「幾個人幫忙,把他身體平躺放下!」

我朝着這幾個榆木腦袋吆喝了一聲,他們才都反應過來上前幫忙。

張平確實是中了邪,從剛剛發生的情況來看是被陰魂上了身。

而這傢伙現在身體滾燙的很,估摸着這溫度得將他活活燙熟了。

「任,任羽,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李洋表現的手足無措,他已經被這場面嚇住了,其他人的反應也都大同小異。

「中邪了,從現在開始任何人都不要進去,就在這裡待着!」

我告訴他們,誰要是提前開溜,我保證今天晚上那髒東西會找上門。

被我這麼一嚇唬,所有人都老老實實的配合。

正如我之前說的,往往能夠直擊內心的,是他們對於未知事物的恐懼。

「他現在的體溫很高,這麼下去遲早要燒壞腦子。」

我掃視了一下四周,沒有水管之類的東西給張平降溫,而這裡距離宿舍得十分多鐘。

不光我等不起,張平更等不起。

有了!

我將背囊裏面的木盒取了出來,這都是爺爺生前留下的,裏面應該有我能用的上的。

塵封的木盒裡承載着爺爺的曾經,我毅然決然的選擇打開它。

我想,要是爺爺看見,也會同意我這麼做的吧。

木盒裏面除了羅盤跟硃砂筆之外,還有一堆雜七雜八的符咒跟書籍。

最後我決定還是用這些符咒一試,哪怕給張平降降溫,撐到回宿舍也好啊!

書到用時方恨少,我不禁在心中埋怨自己,為什麼以前不好好的聽爺爺的話,要是今天能很快速的解決張平的問題,是不是就不會釀成慘劇了?

這些符咒全部七七八八的貼在了張平的身上,可這傢伙根本沒有任何醒過來的意思,身上的溫度還在持續升高。

「任羽,這行不通啊,咱們得想想辦法才行。」

久久不語的李洋突然開了口,不過下一秒便被我制止了。

「我們現在不能接受第二個人再遇到危險,老實待着!」

大概是從我的語氣里聽出了不悅,李洋擺了擺手選擇作罷。

「把他抬進去吧,我想我有辦法了。」

我並沒有告訴他們幾個,我的辦法就是上去找那個傢伙談判。

在回到廢棄宿舍樓之後,因為陰氣的作用,張平的體溫下降了很多,不過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

想要解決問題,就必須在他陽氣耗盡之前找到三樓逗留的陰祟。

在離開之前,我將木箱里剩下的符咒全部分發了下去。

雖然不知道什麼作用,但至少能夠保證這幾個學生安然無恙。

至於我自己,選了一張很蒼勁有力的符咒,最關鍵是因為這符咒上面有一個我認識的字。

紅色硃砂筆書寫的「斬」字,毫無疑問出自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