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一萬種寶物》[天降一萬種寶物] - 2.高高在上的未婚妻

看着徑直走到自己身前的寧楚君,蘇夏不得不承認,她比在學校的時候更漂亮了。倘若沒有那些意外事件,也許現在兩人已經有了愛情的結晶。

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蘇夏抬起手,道: ”好久不…… ”

”我的事情很多,不想耽誤時間。這次來,是希望你能解除婚約,作為補償,會給你三十萬現金。 ”寧楚君直接打斷了他的敘舊話語。語氣中充斥着高高在上的傲然,眼神,更顯得無比陌生與冰冷。

也許曾經的蘇夏,確實是她不錯的丈夫人選,但是現在,蘇氏集團破產,蘇夏又坐了四年牢。而寧家,卻蒸蒸日上,成為臨江市炙手可熱的房產大亨。

如果再和蘇夏這樣的人結婚,只會淪為商界笑柄。

無論寧家的掌權者還是寧楚君本人,都不會同意。

所以寧楚君今天來的目的很明確,大學時為了徹底栓住蘇夏,提前打了結婚證,現在她要把這份結婚證撕毀,徹底了結當年的 ”污點 ”!

聽到寧楚君的話語,蘇夏心裏更加苦澀。

早該猜到的,她這麼湊巧出現,不會是為了迎接自己。

她那麼漂亮,也很有能力,大學時就已經是學生會會長。和這樣的女子相比,自己有什麼呢?

”這是三十萬的現金支票,可以立刻到任何銀行即時兌換。如果你懷疑,可以先兌換,後辦證。 ”寧楚君道。

蔥白似的手指,夾着一張薄薄的支票,那是兩人從認識到現在,一切的買斷。

接過來,從今往後,他們就不會再有任何關係。

蘇夏抓着背包的手指握緊,已經不再像學生時期那般白嫩的手背上,青筋裸露。

他心裏充滿了不甘,也有着諸多的懊悔。如果當初沒有一時衝動答應那個人的條件,也許……

但是,當他再一次看清寧楚君眼裡毫不掩飾的厭煩時,手掌忽然鬆弛下來。

沒什麼好糾結的了,以前的事情,確實都該結束了。

也許就這樣斷掉和從前的聯繫,是最好的結局吧。

至於那張支票,原本他是不想要的。

寧家沒有欠自己什麼,反倒因為坐牢的關係,自己給他們帶去了不少困擾。應該道歉並做出補償的是他,而非寧楚君。

就在他想拒絕這張支票的時候,忽然想到了在江家店鋪門口聽到的話語。

胡阿姨的醫療費……

在自己最需要道歉並補償的人中,江姐姐一家人,毫無疑問是排在最前面的。

想到這,蘇夏略微猶豫了下,然後腦袋微微下垂,發出難堪又不得不說的話語: ”我想多要二十萬…… ”

寧楚君嘴裏發出了清晰的嗤笑聲,聲音明顯到讓蘇夏耳根瞬間紅起來。

他下意識的抬頭,解釋道: ”就當是我借的,以後我會還的! ”

”不用了。 ”寧楚君好像根本懶得跟他多廢話,直接從手包里拿出支票本,唰唰唰寫下了五十萬的金額,然後直接把支票扔到地上。

”兌現支票後的第二天上午,自己去民政局等着,帶上你的結婚證。 ”寧楚君冷冷的道,然後轉身朝着轎車方向走。走到車門處的時候,她停下來,再次轉頭,聲音更加的清冷: ”另外,希望你不要再貪心的提其它要求,因為你沒有資格! ”

在寧楚君看來,蘇夏就是自己人生中最大的污點。

是他讓自己成了笑柄,哪怕寧家快速崛起後,依然無法抹去。

倘若是別的罪名,寧楚君還可以理解他,但是,強姦未遂?

這是女人最無法容忍的罪行!

別說蘇氏集團已經徹底垮台,就算沒有,寧楚君也不會再想和這種臭流氓有任何牽扯!

本來要給蘇夏的補償,或者說封口費只有三十萬。多給二十萬,她就當施捨給了一個乞丐。

但是犯下那樣的罪行,他怎麼還有臉多要二十萬?當初充滿驕傲的青年,如今已經變得這般不要臉了嗎!

對蘇夏,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