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王妃,每天都在努力黑化中》[天降王妃,每天都在努力黑化中] - 第5章 沈府

「王妃?王妃?」丫鬟們在床邊一直叫不醒乞暮,急的直跺腳,「這可如何是好,宮裡來的人,已經在大廳里等候多時了!」

「要不……」一個膽大的婢女,指了指準備給乞暮梳洗的那盆水。

「你瘋了,這可是未來的六王妃!」另外一個婢女小心的提醒她。

「你還真當她是六王妃,不過是個乞丐。」那婢女滿臉的不滿,彷彿覺得自己應該是六王妃道,「你沒看到她昨天來的時候,那一身衣服髒兮兮的,小蝶都不敢碰,用帕子包着給扔出去了,回去的時候清洗了好久。」

對方被其逗笑,不自覺的發出噗呲聲。

原本睡着的乞暮,一下被吵醒,很是不悅,「沈夫人就是這樣教導你們這些下人的,在人背後嚼舌根。」

「……」

原本說著悄悄話的兩個婢女見乞暮已經醒來,還聽見了剛才的對話,嚇得直接跪在地上求饒,「王妃娘娘恕罪,奴婢知錯了,王妃娘娘開恩。」

「你且看清楚,我不就是個乞丐,哪裡是什麼王妃,你怕不是認錯了!」乞暮淡漠的重複着此人之前的話。

那婢女見乞暮依舊不肯饒過自己,嚇得直哆嗦,

「您是王妃,是奴婢狗眼拙目,王妃娘娘開恩!」

乞暮才來沈府一日,倒也不想給人留個難相處,小肚雞腸的印象,揮了揮手,「罷了罷了!」。

見王妃開恩,兩位婢女趕緊叩頭謝恩,起身伺候準備自己更衣的乞暮。

打扮一番後,又被噴了不知什麼莫名的花粉,整個人香氣撲鼻,容光煥發。

「王妃娘娘天生麗質,這瞧着就是那月上仙子也比不上您!」

「是啊!是啊!」

乞暮看着這二人換了副嘴臉奉承自己,剛下的火又上來了,隨即吩咐道,「哼,你們兩個去將昨日扔掉的衣物給我找回來,給我洗乾淨!」

「……」兩個婢女面面相覷,「王妃,那衣服髒亂,破舊,留着也沒大用處,況且,現在早就不知被搜運到了何處,怕是找不回來了!」

乞暮冷眼看着二人,作勢要往外走,用着輕飄無所謂的語氣道,「哦,那我就去沈夫人面前道說道,今早起兩隻麻雀如何在我面前喳喳亂叫,沈夫人大概會叫人幫我將其趕出去,以免饒了我的好夢。」

婢女們知道王妃所說的麻雀是自己,也知道沈夫人萬不會偏頗下人,趕緊阻止乞暮出門,「王妃娘娘,我們現在就去,現在就去。」

說著,只見倆人飛一般的沖跑出去,一溜煙倒是沒影了,乞暮覺得她剛才的比喻還挺真切,這倆現在着實像兩隻麻雀。

將兩個婢女支開 乞暮心情也漸漸好起來,開始打量這沈府的一草一木,慢慢的向前走着,小心的探索這個未知的地方。

昨晚來的匆忙,天色已晚,早早的就被林婉君安頓在房間里。

乞暮順着走廊進了又一處的庭院,這院子倒是比她住的那邊大許多,有小溪流,還有大池塘,水裡還養着幾隻花色各異的錦鯉。

四周散種各種果樹,如今正值春季,百花齊放,乞暮站在此處都能聞見陣陣花香。

中間的空地中種着一個高聳的銀杏樹,長着枝繁葉茂,樹下還建了一個涼亭,倒確實是一個夏日納涼的好地方。

賞過一番美景,乞暮開始煩惱自己該從這院落四牆的何處入口出去,才能到會客的正堂。

思忖一番,房子大多坐北朝南,正堂在外,該是往南走才是,於是乞暮從南邊的那處走出了。

乞暮從南門進,順着牆走,兩邊的院落越挨越近,越來越近,乞暮看着兩處牆上特意裝上了燭架,上面還有未燃盡的蠟燭,到後來只能過一人,最後無路可走,眼前是重重的鐵門,上着重重枷鎖,盡頭是一道普通的木門。

乞暮沒想到自己無意中選的路,竟然有意外之喜,「哥哥府上,還有這樣的地方?」

乞暮仔細觀摩着四周,又看了看這第幾道鐵門上的枷鎖,每一把鎖都精巧不同,就連乞暮這種從小就精通鎖器的練家子也不敢貿然打開。

停留片刻,乞暮一時也想不出法子,只得原路返回,等下次有機會再來一探究竟。再度走回方才的庭院,乞暮才發現,原來這庭院的每道門都有鎖,只是沒鎖上。

乞暮看着眼前的開着的鎖頭,這裏面重重枷鎖,外面為何不鎖,莫不是忘記了??

……

「王妃娘娘!」

「王妃娘娘!」

隔壁傳來眾人尋找的聲音,乞暮怕自己的行跡敗漏,趕緊飛上院子那棵銀杏樹上,上了房頂。

乞暮爬上了高處,從房頂上可以很清楚的看清整個房子布局,在房頂上行走,乞暮很快就找到了正堂。

乞暮找個無人處,跳了下去,從偏角拐進堂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