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批重生步步驚仙》[特批重生步步驚仙] - 第6章 做香皂(2)

>

青磚大街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兩旁儘是古色古香的角樓建築,吆喝聲,叫賣聲不斷,自己挺喜歡這種生活氣息的,每次都逛不膩。

元小炎正在街邊挑選醬料,突然聽到不遠處有打鬥聲,好奇心驅使尋聲走了過去,只見一群人在圍看,撥開人群擠上前去,只見幾個壯漢在圍毆兩個中年,那兩個中年蜷縮在地上並沒還手,只見其中一個中年雙手緊握拳頭,青筋暴起,眼看就要奮起還擊。

這時一個突兀的聲音喊停了圍毆的壯漢:「停手,可以了,再打要鬧出人命了。」說話的人是「景通食坊」的掌柜。

見他走了過來將一把菜刀丟在地上,「拿起你的破刀走吧!你倆的工錢就當賠償了,再膽敢來鬧,這就是你們的下場。」

這時人群里議論紛紛。

「出什麼事了?為何要打人?」

「活該,偷東西就該打。」

「好慘呀!」

「走咯,沒什麼看的。」

…………

說什麼的都有就是沒人敢上前勸架,沒人敢報官。

圍毆的人走了,兩個中年依然躺在地上痛苦的**,看來傷得不輕。

人群慢慢散開,元小炎心有不忍,便過去將兩人扶起來。

「小兄弟,這不關你的事,莫要管俺兄弟倆人。」

「叔,其中原由我是不清楚,但你倆的傷不管會留下隱患,走找大夫看一下。」

聽到要看大夫,兩人神略顯緊張。

「不用了,我倆的傷無大礙。」其中一絡腮鬍中年說完撿起地上的菜刀,咬緊牙關攙扶起另一人顫顫巍巍的向街尾走去。

元小炎搖搖頭去藥房買了盅鐵打葯就追了上去,將手中的鐵打葯塞在絡腮鬍手上。

絡腮鬍推脫了一下還是收下了。

「小兄弟,偶兄弟倆如今身無分文,等有錢了一定還你。」

元小炎看得出來他倆是貧苦人家,兩人若是有個好歹那可是一個家庭的災難。「誰要你錢了,送你的,你不為自己着想,也要想想家人。」

兩人聽到家人都一愣。

「小兄弟,俺倆就住在前面,過去喝杯茶水吧,實在無以為報。」

元小炎怎好推辭,這是兩兄弟最後那倔強的尊嚴,只好允了。

「好!」

…………

兩人租住在街尾破舊的民房裡,家裡還有兩個婦女和幾個小孩。

「小兄弟,這是拙荊,這是弟妹……」絡腮鬍介紹了一遍家人。

「叔,那些人為何要打你們?」

絡腮鬍倒了杯水給元小炎,慢慢說起了事情的經過。「這事說來話長……」

原來兩兄弟在鄉下開了家食肆,因當地的一幫地痞常常去光顧又不給錢,時間長了肯定吃不消,就硬着頭皮去要賬,地痞耍賴不但不給還打人,打鬥中絡腮鬍捅傷了人,怕報復,就帶着家人逃離了鄉下,輾轉來到了卞都,為了生存兩人進了景通食坊當廚子。

碰巧那段時間天香樓生意火爆搶了景通食坊的生意,剛好景通食坊需要人偷偷抄襲天香樓的菜式,等兩兄弟研究的差不多了就翻臉不認人,幾個月不給工錢,一家人連吃飯的錢都沒有,就偷偷拿點剩菜回來給家人吃,還沒偷拿幾次就被發現了,後來的元小炎也看到了。

從絡腮鬍的講述中知道了他叫李飛文,弟弟叫李飛武,年齡其實都不大才三十齣頭,只是生活比較苦,又不修邊幅才顯得老。菜刀是他師父傳給他的對他比較重要,一直帶在身邊。

元小炎閱人無數看得出來他並沒有說謊,心裏突然有了打算。

「李大哥,其實我就是天香樓的掌柜,你們現如今也無別的去處,正好天香樓也缺人,如不嫌棄,可以到天香樓找我,我叫元小炎。」

李飛文一聽顯得驚慌失措,自己兩兄弟抄襲了他的菜式,還要招聘兩人,以為自己聽錯了。

「元掌柜你肯聘請我兩兄弟?」

「不是你兩兄弟,是你們四個!」

「我們四個!」李飛文全家都凌亂了,瞬間眼睛通紅通紅的,顯得異常激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