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難哄了》[他最難哄了] - 第5章 來到陸家

這樣的眼神讓陸九辭感到極其不舒服,他不悅的嘖了一聲,語氣依舊帶着高傲:「你把我衣服弄髒了,你得賠錢。」

男人臨走前給了紀汐她母親的遺產,但是上一世受夠了沒錢的日子,紀汐對錢很敏感。

她纖細蒼白的手指緊了緊,聲音沙啞像乾枯的枯葉:「我沒錢。」

少年早就猜到這個答案,低聲嗤笑一聲:「沒錢也行,不過嘛……」

他身體微微前傾,開口:「你跪下給我磕個頭,我就放過你。」

紀汐的眼神抽了抽,仿若死水一般的眼神看向少年:「你說什麼。」

陸九辭毫不在意:「我說讓你給我磕個頭,怎麼,不想?那行啊,賠錢吧。」

四周無人,已經進入八月份,卻依舊燥熱,微風吹起,帶着青翠的枝葉,掉落在女孩腳下。

陸九辭像一個勝利者一般看着她。

紀汐垂眸,輕咬着下嘴唇,過了許久,開口:「陸家都是你這種人?」

陸九辭沒明白:「什麼?」

她抬眸,眼裡儘是冰冷和嘲諷:「如果陸家都是你這種跋扈的人,我覺得陸家也不過如此,你別忘了,並不是我要來的。」

說完話,紀汐便轉身離開,而這時陸九辭再傻也聽出她的話是在諷刺他。

「你站住!」陸九辭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可是突然間,他瞳孔放大,等他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時,他已經躺在了地上。

他感覺到自己的背部傳來一陣疼痛,手腕帶着隱約的痛覺。

他居然被人過肩摔了!

還是一個女生!

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紀汐並不是有意的,她轉頭看着地上的人:「抱歉,條件反射。」

如果她的語氣沒有那麼冰冷和生硬,或許還能聽出是真心抱歉。

但她的話在陸九辭耳里就跟嘲笑沒有區別。

陸九辭猛地站起來,臉色難看,青筋暴起,揮着拳頭就朝着繼紀汐揮去:「你這個混蛋!」

紀汐沒有打算躲,她心裏在想,如果挨了一拳,他應該不會讓她賠錢了吧。

反正又不是沒有挨過打。

她合上眼,不躲不閃,就那麼站在那裡。

但是預想中的拳頭沒有落下來,她也沒有感到疼痛。

她睜開,面前多出了一個男人。

男人一身高定西裝,款式低調卻不多見,面容冷峻,而少年的眉眼之間可以隱約看出與他有幾分相似。

陸成輝一臉黑的看着少年,呵斥:「陸九辭,你在幹什麼!」

陸家的人還從來沒有動手打過女人,今天他的兒子倒是讓他開眼界了。

此刻的陸九辭正在氣頭上,對陸成輝的話全然不顧,青筋暴起,怒吼道:「爸,這個死丫頭居然敢動手打我!」

他長這麼大,除了父母,還沒有人敢動手打他!

聽到他的話,陸成輝的目光才看向一旁站着的紀汐。

他來時便看到了她,陸九辭在動手時,這孩子居然就那麼站在那裡等着他動手。

她的皮膚有種病態的白,目光冰涼沒有溫度。

男人沒有接少年的話,轉頭對女孩開口:「走吧,你外婆在等你。」

陸九辭:「爸!」

男人怒瞪,陸九辭雖怒火難消,但他也不敢惹陸成輝生氣。

少年緊握拳頭,硬生生壓住了自己的怒氣,黑着臉看着她離開。

陸成輝走在前面,紀汐靜靜的跟在身後,咕嚕的滾輪聲異常響耳。

忽的男人開口:「你叫紀汐?」

兩人的腳步都沒有停,一前一後,紀汐「嗯」了一聲。

她聽見男人開口:「小辭他就是這個樣子,你不用太在意。」

她沒回應。

陸成輝走進客廳,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老人,叫了聲「媽。」

紀汐跟在他身後,也看到了那個所謂的「外祖母」。

老人雖然已經看起來已經六十歲左右,臉上已經有了歲月的痕迹,但是也依舊端莊優雅,不難看出年輕時候的風姿。

陸成輝打完招呼後便自然落座在老人一旁的位置,聽到聲音,老人抬起頭,也看到了進來的紀汐後顯然愣了一下。

但她很快管理好自己的表情,微微笑道:「你就是紀汐?」

紀汐走了過去,彎腰:「您好,我是紀汐。」

老人仔細的上下打量着紀汐,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語:「確實很像……」

老人的聲音很低,所以紀汐並沒有聽清楚老人的話。

老人喊了一聲:「小周。」

隨後便有一個年齡看起來有四十多歲的女人連忙走了進來,穿着一身工作服,頭髮梳的一絲不苟,嘴唇的顏色艷麗,恭敬的問道:「老夫人,請問有什麼吩咐?」

陸老太太:「帶這位紀小姐去客房。」

隨後女人看了一眼站在客廳里的女孩,看到她身上穿着的洗的發白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