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他要結婚了》[他說他要結婚了] - 第一章懂事(2)

果然,不一會,荊寒郁就端着一碗海鮮粥出來了。
荊寒郁將粥放在茶几上,然後拉起路卓思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後再端起碗,一口一口的喂着路卓思吃粥。
她們之間,真的是像極了談戀愛的樣子,他們不會特定誰收拾衛生或者是誰做飯,有時候她做,有時候他做,也有時候一起做,收拾衛生也是一樣。
路卓思是真的餓了,很快就將一碗粥吃了個乾淨。
「還要嗎?」
荊寒郁看着她似乎有些意猶未盡的樣子便問道。
「嗯。」
路卓思懶懶的點頭應着。
荊寒郁輕輕的在她的鼻子上颳了一下,道:「等着。」
荊寒郁進了廚房,這次她出來的時候,手上端着兩碗粥,他將一碗遞到路卓思手裡,說道:「這會有力氣了吧,自己吃?」
路卓思臉一紅,接過碗,小聲說道:「剛剛也能自己吃。」
她的聲音雖輕,荊寒郁卻也清清楚楚的聽見了,他笑了一下,沒說話。
二人很快就喝完了碗里的粥,荊寒郁接過碗,問道:「還要嗎?」
路卓思搖頭:「不要了。」
荊寒郁拿着碗去了廚房,隨後廚房就傳來了流水的聲音,又過了一會,荊寒郁從廚房出來去了衛生間,不一會就拿着一塊濕毛巾出來了。
他再次回到客廳,坐在路卓思身邊,然後拿起她的手,仔細的擦着,「我有事要和你說。」
「我也有事要和你說。」
路卓思任由他擦着自己的手指。
荊寒郁手上的動作頓了下,說道:「那你先說。」
路卓思搖頭,「還是你先說吧。」
荊寒郁將毛巾隨手丟在茶几上,拉起她的小手放在掌心,然後說道:「我要結婚了。」
路卓思愣愣的看着他,她以為自己的聽覺出了問題,「你剛剛說了什麼?」
荊寒郁看着她,重複道:「我要結婚了。」
路卓思感覺那幾個字就是炸雷,在她耳邊,炸的她幾乎失聰。
好半晌,她才將目光聚集在荊寒郁的眼睛上,那麼深沉的眼眸,裏面到底藏着什麼?
路卓思抽出自己的手,反握住荊寒郁的大手,彷彿這樣她就可以掌握主動權一樣,她問:「我們不是在談戀愛嗎?」
「我們以後也可以談戀愛。」
他的眼睛依舊平靜無波,似乎她們正在說的是個及其平常的事情。
路卓思看着荊寒郁認真的神態,半晌,她抽回自己的手,「阿郁,你若結婚,要麼新娘是我,要麼我們分手。」
路卓思從未這般認真的跟荊寒郁說過話,荊寒郁不可思議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彷彿不認識她一般,他說:「思思,我一直以為你很懂事。」
懂事?
何為懂事?
乖乖的做個第三者叫做懂事?
路卓思突然明白了很多事,她不留餘地的說道:「明天,我就要知道答案。」
說完,路卓思起身上樓,這一晚,荊寒郁沒有上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