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他要結婚了》[他說他要結婚了] - 第一章懂事

路卓思跟着荊寒郁三年,荊寒郁對她很好,很寵她,不管什麼東西,只要她多看一眼,第二天,這個東西就會出現在她眼前。
雖然在很多人眼裡荊寒郁放在她身上的這份感情是無人可比的,可是路卓思的心卻始終懸着,因為荊寒郁從未說過會娶她,她們之間,似乎是只談感情,不談婚姻。
路卓思有時候也在想,是不是自己太矯情,可是一個女人想要一個名分真的有錯嗎?
或許生在這個年代,她該想的更開些,可是她心裏,始終還是想要一個家,一個屬於她的家,想要一份獨屬於她的幸福。
今天路卓思去了醫院,因為她覺得不舒服,經過一系列的檢查,醫生說她的節育環掉了,讓她取了。
路卓思沒有取,這種事她害怕,她需要荊寒郁陪着她。
路卓思回到商山別墅時,荊寒郁還沒有回來,路卓思看了眼時間就去準備吃的。
她進了廚房,系好圍裙,本來是想煮粥的,可是最後卻把粥煮糊了,索性,什麼也不做了,她摘下圍裙,去了客廳,把自己丟在沙發上。
路卓思思緒很混亂,她一直在想她跟荊寒郁的事。
三年前,她和荊寒郁似乎是一瞬間就確立了關係,第一次在一起之後,荊寒郁遞給了她一盒避孕藥,親眼看着她吃下去,那時候他說她們還不到要孩子的時候。
後來,荊寒郁帶她去上了節育環,他說女孩子總是吃避孕藥會傷身體。
三年了,他對她那麼好,可是她卻一直沒弄明白,他心裏到底有沒有她。
正想着,門被人打開了,她知道,是荊寒郁回來了,荊寒郁不喜歡家裡有外人,就連他最信任的秘書楚行都沒來過商山別墅。
燈被打開的時候,路卓思懶懶的抬起頭,看了眼正在換鞋的男人,「你回來了。」
荊寒郁看了眼沙發的方向,似乎有些意外的說道:「你在家啊,怎麼不開燈?」
路卓思沒有起來,懶懶的回了句:「不想動。」
荊寒郁換了鞋,走到路卓思面前,伸手在她額頭上探了探,覺得沒什麼問題才問道:「哪裡不舒服?」
路卓思搖頭,「沒生病,就是單純的懶,不想動。」
荊寒郁淡淡的笑笑,說道:「本來我今天是打算回來吃飯的,現在看來,我就只能吃你了。」
說著,荊寒郁起身拉上窗帘,她懶得動,剛好他也不想上樓了,兩個人就在客廳折騰了起來。
荊寒郁在這個時候還是很紳士的,他很會顧忌路卓思的感受,被他伺候的服了,路卓思腦子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也就全沒了。
荊寒郁起身的時候,路卓思就像是個貓兒一樣,懶懶的窩在那不想動,荊寒郁也沒有折騰她,拿紙巾給她清理了一下,然後就去了廚房,不一會,廚房就傳來了香味。
聞到食物的味道,路卓思的肚子跟着適時的叫了兩聲,但是她實在懶得動,便衝著廚房說道:「我餓。」
「馬上就好。」
很快,廚房就傳來荊寒郁的回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