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上有蘭香》[他身上有蘭香] - 第8章 他的太太,還真沒有把自己當盛彥的外人

車內,則生望着後視鏡里,瞧着閉目養神的男人倦容,不知道該不該轉達太太剛才的話。

”有事? ”男人掀開眼皮,接着問: ”她跟你說了什麼? ”

則生支支吾吾的, ”太太讓我轉達您,說……謝您肯出手相助。 ”

車內響起一聲輕呵。

她為他救了他外甥、她前男友的事情跟他道謝?他的太太,還真沒有把自己當盛彥的外人。

男人深邃的眸望向樓上,已經開了燈的那一間,沉聲吩咐: ”開車。 ”

……

當晚,涼心果然來了例假。

半夜在床上疼醒過來,蜷縮成一團想昏睡過去,卻根本疼的連昏都昏不過去。

涼心在意識清醒之際,想起郁司城之前給她拿來的中藥,他居然連她來例假的時間都記得清清楚楚?她自己都不曾記過具體時間。

本不打算吃郁司城送來的葯,奈何疼的根本受不了,找開水過來沖了一杯,喝下,雖然沒有很快很明顯的效果,卻比之前疼的要稍好一些。

最後,猶如渡劫成功,涼心抱着暖寶寶,縮在被子里睡了過去。

後來季南梧給她打跨國長途,得知了涼心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一直拼了命的在涼心耳朵邊上念叨–

”看人家郁總對你多好啊,郁城第一財閥郁公子,有顏有錢,家族顯赫,婚前是炙手可熱的黃金單身漢,婚後是郁城女性最盼望約會對象,多少女人做夢跪舔都求不來他一個眼神,可你看看,擱你這兒,他這簡直是把你捧在手心怕飛了,含在嘴裏怕化啊,你對人家好點嘛?這都兩年多了,你還沒看清他的為人呢? ”

”…… ”

涼心對季南梧的花痴勁略無語,如果不是知道季南梧身在遙遠的維也納,她都要懷疑郁司城是不是已經把她唯一的閨蜜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