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什麼時候回來?他很久沒有再見到江若雨了》[她什麼時候回來?他很久沒有再見到江若雨了] - 第9章

現過了。」
「江小姐自從上次燙傷後,就沒怎麼過來了,可能是被傷到心了吧。」
「那倒是有可能,江小姐以前哪次不是一天三通電話的打過來,裴總不接,就打到我們總裁辦公室,讓我們記得提醒裴總記得按時吃飯,注意休息什麼的,現在我都好久沒接過她電話了。」
「我也是。」
「我也是。」
「……」在外出應酬的時候,合作對象見他要喝酒,也連忙阻止。
「誒,裴總裴總,別介,你可千萬別碰酒,喝點白開水意思意思就得了。」
「是啊,你夫人之前可是給整個圈子都打了招呼,說你有胃病,一喝酒就犯胃痛,讓我們千萬不要灌你酒,要灌就去灌她,她絕對奉陪到底。
可誰敢去惹江家大小姐啊,你可千萬別喝酒,要是傷到了哪兒,我們真是萬死難辭其咎。」
「不過說起來,裴總,現在這時間也不晚了,江大小姐怎麼還沒打電話來催你回家,我老婆可是都打電話催了快不下七遍了啊。」
「……」江若雨這個人,彷彿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真的已經開始慢慢在他生活中消失了。
意識到這一點,裴許逸正在簽文件,莫名有一絲走神,鋼筆在文件上划出一道極長的弧線。
文件算是徹底廢了。
江若雨飄到裴許逸旁邊,正好看到他那張英俊的臉臉色難看得厲害,雖然他平時也冷着一張臉,可也絕沒有差到這個地步。
江若雨突然有些搞不懂他了。
知道她沒有再死皮賴臉的纏着他之後,不是應該如釋重負才對嗎?
為什麼還擺出這一副看上去也不像有多高興的臉色來。
不過江若雨從來都搞不懂他。
死了更是懶得去想。
正要繼續飄回沙發上打盹,裴許逸卻突然站起身來,先是走到窗前,而後不知道在想什麼,突然從懷裡摸出一個精緻的盒子。
等他拿出來的時候,江若雨卻忍不住瞳孔微縮。
這是……她買的那對婚戒?
隱隱約約想起,好像這一個多星期,裴許逸是有回過一次天之港,當時幾乎說是翻箱倒櫃,然後才把這對婚戒給找了出來。
江若雨並不知道他把這個找出來幹嘛。
興許是為了驗證裴蔓宛當日言語的真實性?
又或者是想要嘲諷她,竟居然真的那麼不自量力,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偷偷給兩人買了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