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風流邪醫》[桃運風流邪醫] - 第2章 父親出事了(2)

現在他也回過神了。
  剛才在李巧兒屋裡的那個眼神,怎麼可能是一個傻子能有的?
  保不齊,這小子是裝的!
  馬大強把話說出去,村民們笑的聲音更大了。
  看他的目光就像是看傻子一樣,把馬大強氣得頭腦發脹。
  他輪起胳膊就要打,證明給村民看看。
  但就在這時,一聲怒喝從村民身後傳來。
  「馬大強,你個丟人現眼的玩意兒,給我滾過來。」
  村長周建業瞪着眼睛,從小轎車裡探出了頭。
  周建業是馬大強的姐夫。
  不過周建業平日里都住在縣城,只有村子有事的時候才會回來。
  只要周建業不在,馬大強在村子裏什麼都敢幹。
  聽周建業喊自己,馬大強就和老鼠見了貓一樣,耷拉着腦袋走過去。
  「幾十歲的人了,和一個傻子打架,你還能幹點什麼!」
  「要不是你姐天天幫你說好話,我非得把你腿打斷!」
  周建業把馬大強罵得抬不起頭,一揮手,讓他滾回家去。
  馬大強心裏不服,但不敢對姐夫表現,只能憤憤地瞪了張辰一眼道,「給我等着!」
  他走後,村民們見沒戲看,也就散了。
  王春花正要把張辰帶回家,周建業叫住了她。
  「春花弟妹,你過來,我有事跟你說。」
  「村長,有啥事兒?」
  王春花拉著兒子一起過去。
  周建業嘆了口氣,說道,「常征兄弟出事了!」
  「他們工友一起敲石頭的時候,攪拌機突然壞了,飛出來一塊石頭砸到常征兄弟腦袋上,現在人在縣醫院。」
  啥!
  聽見這話,王春花如遭雷劈,整個人都呆住了。
  張辰也是睜圓了雙眼,不敢相信。
  「春花弟妹,趕緊回家拿錢,好讓人家醫生動手術,晚點可就來不及了。」
  周建業發動車子,說他就在村口等着,一會送他們去縣醫院。
  王春花心急如焚,拉着張辰小跑着回家。
  李巧兒也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心中不由就為張辰着急。
但是見他真的走了,心中又有些空落落的。
  王春花回到家,翻箱倒櫃地把家裡的錢全都拿出來。
  張辰看她把一毛錢的紙票都仔細捋平,小心翼翼地壓在布包里,心頭一陣難過。
  前幾年,爸媽為了給他治傻病,把一輩子的積蓄都花光了。
  如今家裡的生計就靠着父親一個人在村子周圍打工,哪裡還有什麼錢!
  不對,還有!
  張辰一拍腦袋,當年他考上北|京大學,他所在的高中和縣**,都獎勵他不少錢,加一塊也有好幾萬塊,他都放在書包里了。
  只是痴傻的時候忘了,就一直放在那。
  當下,張辰連忙到自己房間里翻找,終於在床底下找到那個布滿蜘蛛網的書包,翻開來一看,錢還好好地躺在裏面。
  還沒等他開口,母親就拉着他,急匆匆地出了門。
  路上,母親緊緊攥着布包,臉色悲戚。
  張辰看得更加心疼。
  母親明明還不到五十歲,卻被風吹日晒得皮膚黝黑,滿臉皺紋,活像六七十的人。
  他張張嘴,想告訴母親,自己已經不是傻子了。
  就在這時,停在村口的周建業下車了,迎上來指着不遠處的救護車道:   「春花弟妹,你看那車上是不是常征兄弟。」
  張辰和母親同時看過去,登時感覺全身的血都涼了。
  車上,父親僵直地躺着,臉色白得和紙人一樣。
  一旁的護士正在把白布往他身上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