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中,班花向我表白》[逃亡中,班花向我表白] - 第7章 怪物

在他的身後,集結着的是桃源村所有的壯年男子。

也不只是大人,還有季悠月和她的哥哥,季梟。

中年人皺皺眉。

「季梟,帶悠月回家去!」中年人低聲喝道。

「我不。」季悠月說道,「我也很大了,要和爸爸媽媽一起對抗壞人!」

被稱為季梟的,季悠月的哥哥也點點頭:「我也是!」

「閉嘴!」中年男人怒喝,「你們兩個簡直是胡鬧!不知道孩子不允許進這裡嗎?現在你們給我回家去,不許出來!」

「憑什麼!」季梟問道,「那為什麼衛家的衛彥平跟我年紀一樣大,卻能進這裡?」

隨着他的話,衛家一個瘦弱的男孩縮了縮身體,低下了頭,正是衛彥平。

他似乎極為怕人,在這樣的場面下極為窘迫,但卻被強制帶了出來。

「他不一樣!」中年男人怒喝,「季梟,季悠月,你們又不聽話嗎?」

「憑什麼不一樣?」季悠月嘀咕,儘管在自己父親的強權下,仍舊據理力爭。

「就是不一樣,不為什麼。」中年男人眼懷深意地看了看季悠月,「季悠月,我告訴你,你一輩子都不許進入鳥居!」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中年男人轉過身,「季梟,看住她!」

「不!」季梟抗議道。

「等等,衛彥平呢?」中年男人還想說話,但這時中年人身邊的徐四叔突然開口道。

中年男人臉色大變:「不好!」

然後他又轉過頭來:「徐四叔,這兩個混蛋的孩子還麻煩你幫忙照看一下,我們去去就來。」

「村長請放心。」徐四叔點頭,說道,「有我在,不會讓令郎令愛進去的。」

「那就好。」中年人點頭,然後他揮揮手,招呼所有的村民,「所有人,跟我一起,衝進去!」

「是!」喊聲震天。

「這到底怎麼了?」季梟嘀咕。

十幾歲的季梟不明白村民們為什麼會那麼緊張,彷彿……是去赴決定生死的一戰。

他和季悠月被徐四叔死死地抓住,只能站在原地眼睜睜地看着眾人進入鳥居。

……

「夏洛克主教,您是認真的嗎?」巴歇爾看着眼前的鑄金大門,表情嚴肅,「這裏面關着的可是神,放出神來,我們不一定會有好結果。」

「那又怎麼樣呢?」夏洛克說道,「嘿,巴歇爾,你難道不想賭一把嗎?見到神,然後得到神親手賜福,那樣我們將無敵於天下……巴歇爾,你看,你也想要這種力量不是嗎?」

「這種力量不要也罷。」巴歇爾說道,「夏洛克主教,覲見神是危險的,我們可能會死!」

「不!」夏洛克說道,「神怎麼會是危險的呢?你難道沒有看到壁畫嗎?神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物,他可以和我們交流!」

「可我不認為一個人會和一個會說話的螞蟻平等交流。」巴歇爾說道,「尤其是在這些螞蟻關了他無數年的時候,如果我是神我會選擇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