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中,班花向我表白》[逃亡中,班花向我表白] - 第2章 鳥居

「嘿,狐狸先生,你想要怎麼做?」巴歇爾問道。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狼先生。」夏洛克目不斜視地說道。

月圓之夜。

又一個月圓之夜。

如水的月光灑在大地上,將大地變成了海洋。

海面本來風平浪靜,卻被一聲又一聲的「咕嚕嚕」打破了本來的平靜。

也許是因為微風吹過,海面泛起了漣漪,在漣漪的**,一座日式風格的鳥居緩緩上升,出現。

最後徹底浮出海面。

兩道人影在陰暗處穿行,其中靈敏的人影飛快地爬上一顆樹,左右看看,確認無人後,向著不那麼敏捷的同伴比了個「OK」的手勢。

不那麼敏捷的同伴接受到「OK」的信號後,終於不再蹲伏着前進,他緩緩直立起身子,用着穩定而溫和的步伐從陰影處走出來。

靈敏的同伴從樹上跳下來:「夏洛克主教,我還是喜歡您蹲伏着前進的動作,那讓我覺得很適合您。說實在的,您現在的樣子太過於道貌岸然了,讓我看着很不舒服。」

「嘿,巴歇爾,上帝會原諒你說過的話。」夏洛克說,「我們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找到超能力的來源——那個鳥居,我認為是那個鳥居。」

「在華夏一個偏僻的小村看到一個日式的鳥居,真是不可思議啊。」巴歇爾說,「您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嗎?」

「這有什麼問題?」夏洛克說,「日本的文化大部分來源於華夏的文化,也許古代的華夏也曾有過鳥居,只是後來失傳罷了。」

「你也許更需要知道的是鳥居的意義,它代表神域的入口,是神域和世俗界的交界處,踏入鳥居就是踏入神域。我想鳥居和超能力有很大的關係,上一個月圓之夜你也看到了,他們進入了這裡。」

「是的。」巴歇爾點頭,「我們在這裡躲避了兩個月,等到兩次月圓之夜,但這次他們並沒有人來,這有什麼原因嗎?」

「嘿,巴歇爾,拿出你的腦子來思考。」夏洛克說,「上一個月圓之夜以前,這個村子降生了三個孩子。所以他們帶着新生孩子進入了鳥居,而這個月沒有新生兒降生——你知道四月是讓華夏人忌諱的月份。」

「您的意思是,只有在有新生兒出生的月份,他們才需要進入這個鳥居?」

「是的。」夏洛克點頭,「你有沒有注意他們的表情?」

「在這一方面我實在是不如您。」巴歇爾說,「作為一個經常坑蒙拐騙的主教,您對人們的微表情把握簡直完美。」

「哦,你在說什麼呢?我那是在給人們普及上帝的教義。」夏洛克雙手扣着十字架合十,「那些新生兒的父母,他們在抱着孩子進入這個鳥居的時候,表情是憂心忡忡的。」

「當他們出來時,只有一對父母帶着他們的孩子,另外兩個孩子則完全消失了。有孩子的父母很是欣喜,而失去孩子的父母則很是失望,我要強調一下這種失望,那是一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