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主任和林倉管》[談主任和林倉管] - 第2章 獃獃的小倉鼠(2)

點好笑,又有點無奈。「看來又得重新看工作了!造孽呀!失戀為什麼要辭職呢?」「還是裸辭,後悔了吧!林小倉!讓你魯莽!」對着派大星玩偶發完感慨的林小倉,只能繼續瀏覽工作。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林小倉自然沒有注意到,花間咖啡廳除了新來的工作人員,還有其他客人。而這個客人就是前兩天面試自己的談主任!

談主任今天打扮的非常素凈,路人,只淡淡的塗了點隔離。和上完妝以及穿白大褂的樣子比,還是有點區別的。但談主任還是一眼認出了推門進來的林小倉,也許是因為這個人在大熱天來咖啡廳,竟然還是穿着立領真絲襯衫,只是換了和上次不一樣的顏色,今天是白色。但,格外引人矚目。也許還因為這個人,故意通過衣着給自己提神壯膽。

總之,她覺得,今天的林小倉,是有點…不對勁的。於是,就格外注意了林小倉。於是,她聽到了林小倉和張青伊的對話。談主任不是很驚訝,她大概猜出了林小倉的取向。太明顯了,盯着自己看的眼神太裸漏,就差直接說出來「你真美!」

不過,談主任只是將這當個小插曲,權當一樂。她沒有錄用林小倉,因為林小倉的應聘態度有問題,她只是要找一個工作。這不符合醫院的用人標準,醫院的職員,不管是哪個崗位,都應該有明確的職業素養,有不可撼動的奉獻精神。但,林小倉身上看不到。

談主任今天是被朋友拉着過來相親的,她花了兩年的時間和家裡人出櫃。好在父母都是高知,知道有些事情不能控制,夫妻倆閉門不見女兒幾個月,只能自己想通。不然按照談主任自己的性子,要真逼着她和男性戀愛結婚,真有可能幹出老死不相往來的事情。當然,贍養父母肯定還是要的,雖然談主任的父母有穩定的高退休金。

想通後的談家父母,眼看着女兒要進入三十而立的年紀,啥也不要求了,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也陪不了她幾年了,得趕緊張羅起來,給她找個伴兒。不然以後可就太孤單了。

談爸爸倒還好,談媽媽一旦下定主意,就趕緊打通各種渠道。不知道她從哪兒加了那麼多同志群,平均一個月就得相一次親。談主任知道父母已經十分通情達理了,自己不管怎麼樣也應該滿足父母的這一個要求。反正就只是見個面而已,成不成的全在自己。今天就巧了,不枉大熱天的跑一趟,還聽了一段情感糾葛。雖然談主任不八卦,不過和對面這個律師女相處,着實有點悶。她忍不住想「律師是不是都這麼橫眉冷對?」

好在尷尬之時,對面的律師姐說話了「時間到了,回頭有意向再聯繫吧。」剩下一臉懵的談主任一臉問號?這是相親還是談判?不管了,自己給老母親回個電話,還得趕回醫院。今天新報道的倉管得去見一下。談主任拿出手機,撥通名為「尊上」的電話「媽,結束了,人沒瞧上我。」

「咋回事啊!我看那姑娘照片很漂亮啊!」

「我也不知道啊,我沒說啥呢,她直接走了。」

「媽,不跟你說了,我醫院還有事呢!回頭空了給您打電話!」

「拜拜,媽!」脫離掌控的談主任鬆了口氣,開着自己的小車去了醫院。到了醫院,談主任打電話找小張,讓小張帶着新來的倉管到辦公室。

「大學什麼專業?」

「嗯?」新來的人不解。「問你大學學的什麼專業。」小張打圓場的說道。

「談主任,我大學是藥學專業。」

「本科?」

「對。」

「做這個工作屈才了吧?」

「談主任說笑了,從底層做起嘛!」

「嗯。你應該知道我是外科醫生,在我的科室內,不管是手術還是麻醉,還是藥品管理。都必須保證零失誤,如果發現一次,立刻勸退!」

「咳咳,談主任,這是院長介紹過來的,談…」

「出去吧。」小張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談主任攆了出去。談主任在工作上,向來說一不二。

「談主任人其實挺不錯的,就是工作上鐵面無私了一些。只要犯了錯,就沒有商量的餘地。不過,藥品管理對你來說應該很簡單。小心點就行了。」小張和新來的倉管這麼說道。

但是意外卻發生了,幹了沒兩天的人,突然跑路了。談主任知道後大發了一通脾氣,非常直白的說道「下次再這麼不打招呼的送人來,直接讓人滾蛋。」小張夾在院長和外科主任之間,也是非常的為難。在醫院裏,30歲能當上科室主任,要不是有人,那就是天賦過人,有兩把刷子。談主任就是後者,T大醫學院高材生,跟着科室李主任學習,26歲上手術台。四年時間,期間手術無一失敗。

李主任退休後,理所當然地管理整個科室。對科室的人來說,幸運又不幸。幸運的是,從來不用擔心會出現醫鬧。不幸的是,談主任在工作中是魔鬼式的嚴苛啊啊啊啊!!!但是小張這個負責領取藥品順便兼職「人事」的小小職工,只能在心裏怨懟啊!畢竟和談主任共事,只要不犯錯,就還是很神仙的。不僅能學到知識,還能受到各界的艷羨。比如說談主任的美貌,談主任的專業能力零差評等等。小張還在這邊安利自己談主任的好處,就聽到談主任金口開啟「小張把前幾天面試的那個,還不錯的護士專業的人招進來。」

「好的,我這就去打電話。」

「你好,請問是查小姐嗎?我是C醫院的小張。您什麼時間可以到崗?」

「啊,這樣啊!好的,祝您一切順利。」

「談…談主任,護士專業的人家找到工作了。另有2位還不錯我也打了電話,都說不過來了。」

「只…只有這一位了。」小張戰戰兢兢地將簡歷表遞給談主任。

談主任接過來一看,這是那個黑眼珠大大的獃獃的「小倉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