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患》[唐患] - 第3章 知識改變命運

「好小子,倒是我小瞧你了,看這架勢屋外足有一隊弩手,用的還都是上等的勁弩。

你蘇家面子可真夠大的,居然能請動昌松鎮將手下的天平軍。」男子陰陽怪氣的說道。

但這時的蘇靖還在地上一個勁的艱難蠕動着,哪有心情管他說些什麼。

「你搭把手啊!」蘇靖沒好氣的道。

土牆後的領頭男子伸手抓住他的肩膀,一把將他扯到土牆旁。

「什麼蘇家的面子,你到現在還沒看出來外面來的那幫人是來殺人滅口的嗎?

不然哪有上來就放箭不管裏面人質死活的。」

由於剛才發生的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領頭男子只聽到對方大喊放箭。

全然沒有注意到在下令放箭之前對方還說了些什麼。

此時被蘇靖一提醒,他也逐漸緩過味來。

不禁破口大罵道「狗殺賊!這是拿老子們當棄子了!難道是因為我等的計劃暴露了?」

「你怎麼還在心存僥倖,都說了這就是殺人滅口。

我猜你剛才說寅時會有人來取我,想必來的就是外面這幫人。

他們打從一開始就沒想讓我們幾個活着走出這間倉庫!」

蘇靖無情的戳破了男子心中最後的一絲幻想。

如果只是他們的計劃暴露惹得幕後主使生怒,那他們就此作罷,把人交出去。

大不了事先約定的五十車糧食不要了,至少還能保住一條命。

但如果對方打從一開始就抱定主意此事不留活口,那現在他們就得跟着蘇靖一起陷入死地之中。

「這間倉庫有沒有後門?」蘇靖望向男子問道。

「沒有,這間倉庫是那人選的。

當初我也發現這裡進出只能走前院的大門,事若生變不易脫身,但好在位置偏僻便也沒想那麼許多。」

想必對方選這間倉庫時,就已經料到此時蘇靖幾人的處境了。

這麼看來現在真是一個必死之局。

真是不甘心,老天爺好不容易給了自己一次重生的機會。

結果活過來還不到一個小時,自己就又要去找他老人家報到了。

外面的弩手還在不停地放箭,他們射出的弩矢力道之大可以輕鬆地射穿屋內堆放着的薄板木箱和一些瓶瓶罐罐。

搞得整個倉庫里木片、瓦削到處迸濺,掀起陣陣灰塵。

蘇靖無奈的看着倉庫內四處橫飛的弩矢,和被它們揚起在空中隨着月光舞動着的灰塵。

也許等外面的人殺進來,自己很快就會成為他們的刀下之魂。

只是不知道這一次還能不能再有機會變成幽靈,還是會像這些灰塵一樣變成一縷塵埃就此消散。

蘇靖看得有些出神,突然一道靈光在他腦中閃現。

「有了!」他眼中迸發出興奮的光芒,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

「快快快!給我把手解開,我知道該怎麼從這裡逃出去了。」

蘇靖一邊急急說著,一邊扭過身子,將被繩子綁住的雙手向領頭的男子伸去,示意他給自己鬆綁。

「你要作甚?」男子舉着刀,滿面狐疑的看着他。

「哪那麼多廢話,大家現在都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你還怕我跑了不成?

快給我解開,我想到活命的辦法了。」

男子在心中思索了一番,還是用刀將蘇靖手上的繩子割斷了。

「你想到什麼法子了?」

蘇靖揉了揉手腕道「你們身上有沒有帶打火機?」

「打火機?那是何物?」男子不解的問道。

「呃,就是…..,好吧,我換個說法,就是有沒有可以用來點火的東西?」

「你是指火折吧。」

「對對對,就是那玩意。」蘇靖忙不選的點頭道。

「我身上便有,你到底要作甚。」

「我想既然這屋內沒有後門,那我們只要想辦法把那面後牆炸了。

不是一樣可以離開這裡。」

男子聽他一說,登時白眼便翻上了天,忍不住嘲諷道「你蘇公子可是痴病犯了?

這屋內除了木箱便是一些破罐,你從哪尋得炸燃之物。」

「這你別管,我自有辦法,就看你信不信我了。

你要是不信,大不了一起死在這。

黃泉路上咱們做個伴,倒也不算孤獨。」蘇靖實在懶得和他解釋些什麼,頗有一些無賴般的道。

男子把牙一咬,像下定決心一般道「成,我便信你一次,你說該怎麼辦。」

「我看外面已經放了半天箭了,想來等下弩矢也該用盡,到時我們只要…..」

倉庫外,一隊披掛整齊的士卒正舉着勁弩輪番向屋**擊。

領隊的戍主(唐代邊軍編製五十至三十人為一戍,置戍主、戍副各一人)石輝披甲扶劍立在一旁,在他身側還站一名身着淡青色圓領袍腰束革帶的年輕男子。

男子劍眉斜飛目如朗星,臉上稜角分明容貌頗為俊美。

此刻的他正目光陰沉的望着那間倉庫,心中不知在想些什麼。

「公子且放心,再待弩手射上幾輪。

我便率眾攻入此屋,定將屋內之人全部斬殺。」石輝恭聲向一旁的男子道。

「有勞石戍主。」男子淡淡道。

「哪裡的話,能為公子辦事是石某的榮幸。

只是……。」石輝欲言又止道。

「但說無妨。」

「公子莫怪石某多嘴,蘇家能夠久居此地百年而不倒,想來也是有些實力。

今日草草取了蘇家公子之命,日後蘇家追查恐會生些事端。

要知道這蘇靖可是蘇家獨子,蘇家對今日之事斷不會輕易作罷。

公子還是早做謀劃為好。」

「石戍主這是怕了?」

石輝急忙向男子拱手道「石某隻是在為公子分憂罷了。」

青袍男子將雙手裹入袖中,目光從倉庫收了回來看向石輝,神色平淡道「石戍主不必擔憂,蘇家這幾代男丁凋零,早已是外強中乾。

如今更是只有蘇靖這麼一個獨子,蘇靖死後蘇家便就只剩下了幾個女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