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患》[唐患] - 第2章 綁匪的職業操守

梁光傑的魂魄被蘇靖額頭上的黑球吸入體內後,他的意識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不知過了多久,他感覺到遠遠的有一處光亮,幾乎是在本能的驅使下,他尋着光亮的方向,漸漸的意識被一股柔光包裹。

一段段畫面湧入他的神海,那是蘇靖十五年的人生過往,就這樣他繼承了蘇靖的記憶。

緩緩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間倉庫之中,周圍到處都是胡亂擺放着的雜物。

也許是太久沒有人打理,斑駁的土牆上結滿了蜘蛛網,四周到處都堆積着厚厚的灰塵,一陣微風吹過都會揚起一大片的灰塵。

剛想掙扎着站起身,卻發現自己被人用繩子捆着綁在一根柱子上,緊接着後腦便傳來一陣鑽心般的疼痛。

「頭兒,他醒了。」

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自己這才發現身後一直站着個人。

不對啊,我怎麼可能沒有感覺到身後有人?習慣性的想用神識向四周觀察。

但這次卻什麼都沒感覺到,自己感知周圍的能力消失了?!

這時,倉庫的黑暗中走出兩個人影,雖然環境太暗看不清相貌。

但其中一個正是在蘇府綁架蘇靖的兩人中的一個,因為他的身形與那人相差無幾。

這是怎麼回事,他們綁架的不是蘇大公子嗎?

怎麼自己卻被綁在這裡……等等,怎麼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

操!我是幽靈啊,怎麼有了實體?!

「蘇公子,受驚了,我兄弟沒有傷到你吧?」一個黑影蹲下身子,一雙眼睛在自己身上來回打量着。

他在和誰說話?蘇公子?蘇靖嗎?

自己急忙向左右看去,發現那傢伙此時居然不在這裡,這個倉庫里除了自己就只有這三個人了。

他不會是把我當成蘇靖了吧?

「不用看了,這間倉庫位置選的十分隱秘,周遭坊街都已荒廢,連坊正都搬走了。

巡夜的兵卒和不良人也不會到這裡轉悠,你就算叫喚都沒人聽得到,所以我勸你也別白費力氣了。」

「你剛才說蘇公子,是在叫我嗎?」

「不然呢?這裡還有第二個人姓蘇?」

一種不祥的預感在心中升起。

但為了印證自己猜想,就又換了說法重新問道「也就是說在你眼裡我就是蘇靖?」。

「呃……」黑影中的男子竟然被他整得一時語塞,看了看其他兩人。

三人全都是不明所以,先前也沒聽說蘇家這位公子腦子有什麼毛病,怎麼這會像個痴兒一樣連自己是誰都不記得了。

「何樊,你不會是迷魂藥的藥量下多了給這小子拍傻了吧?」

站在自己身後的男人趕忙解釋道「頭兒您是知道的,咱老何下藥向來精準從沒出問題。」

「那就是說,蘇公子是在拿我等打趣了。」男子看向蘇靖的目光中閃過一絲寒氣。

卧槽!卧槽!猜想被印證了。

自己也終於搞明白是怎麼回事,合著方才蘇靖咽氣後自己的靈魂進入到他體內把他奪舍了!

換言之,此時此刻的自己就是蘇靖!!

我去你大爺的吧!

腦子裡嗡的一聲炸響,無數記憶一下子涌了過來。

自己還真特么鳩佔鵲巢成了蘇大公子。

完了完了,先不提蘇靖這昌松縣內著名整活選手的身份以及身為人類低質量男性經典觀察樣本的爛名聲。

單說眼前這三名虎視眈眈的綁匪,搞不好一不留神就又把小命整沒了。

感覺到對方已經有些不耐煩,蘇靖穩了穩心神。

還是決定先安穩住對方,把眼前這關過了再說。

「幾位好漢,剛才是我唐突了,一時緊張有些胡言亂語,別見怪。

只是不知道好漢們把我請到此處,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嗎?」

蘇靖絕口不提對方這是綁架,而是說對方是「請」自己到這裡給他們「幫忙」。

既然是請又是幫忙,那幫完了你總得送我回去吧。

男子面色緩和了下來,明顯對蘇靖突然間變得上道的態度感到滿意。

「沒想到蘇公子倒也是個妙人,實不相瞞,我等也是受人委託將蘇公子請到此處。

等到寅時對方便會派人來此將蘇公子帶走,至於帶去哪裡又會對蘇公子做些什麼,便不是我等知道的了。」

受人委託?也就是說這幫人只是被人僱傭幫忙干臟活的,背後還有其他人主使?

蘇靖分析着男子說的話,在記憶中仔細回想着蘇靖以前都得罪過哪些人。

雖說自打三年前蘇老爺過世,蘇靖便沒了人管教,做過的人事實在不多。

但充其量都是些小打小鬧的惡作劇,雖然得罪的人着實不少,但也實在不值當僱人綁架他。

不過干綁架多半是為了求財,所以他試探性的問道「那委託幾位好漢的人可曾提過,將小蘇請到這裡要花多少銀兩?」

男子聽到蘇靖自己主動說到了重點,心中不禁樂開了花。

趕忙換上一副笑臉說道「跟聰明人講話就是痛快,但是提錢未免顯得有些俗氣,不過那人可是與我等約定事成之後給五十輛大車的糧食。」

糧食和錢都一樣,你蘇大公子家裡不差這些。

「請我過來做客,怎麼好意思要別人出東西,這五十車糧食我給了。」蘇靖把頭一仰豪氣的說道。

但男子卻忽然把笑容一收,皺起了眉頭,滿臉為難的說道「這不太合適把蘇公子,我等受人之託,必要忠人之事,這種失信於人的事,恐怕……」

蘇靖一愣,剛才還聊的好好的,怎麼突然這麼有職業操守了?

見蘇靖沒有反應,男子臊眉耷眼給他使了使眼色,繼續道「蘇公子是聰明人,我的意思是說,誒!你懂得。」

懂!太懂了!蘇靖看到男子臉上一臉便秘的表情,心中便懂得了他的意思,原來這傢伙是個「加錢哥」。

是以順坡下驢道「哎呀,是我冒失了。

幾位好漢大半夜的不辭辛勞去蘇府請我過來,區區五十車糧食怎麼夠答謝。

剛才我又仔細想了想,至少得給你們兩百車!」

面對蘇靖的壕氣雲天,男子驚呆了。

蘇靖的大手一揮遠遠超過他的心理預期,起初他想能翻個倍整個一百車就已是不錯。

誰承想咱們蘇大公子這麼不差事,張口就是兩百車,要知道那可足足有二十四萬斤糧食。

蘇靖見他張着大嘴不說話,生怕對方覺得不夠,忙追問道「怎麼,不滿意?」

男子硬生生的把事先準備好用來討價還價的說辭給憋了回去,忙不迭的點頭道「滿意滿意,太滿意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