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不平的異界生活》[躺不平的異界生活] - 第8章 截殺(2)

「我相信你沒有我快」李神通心裏一橫,雖然什麼也看不見依然圓睜雙眼弓步向前,右手倒提砍刀向上一撩。

刀尖吐出二尺長的青蒙蒙的刀氣,刷的一下匹練也似的一閃

感受到手上的鈍感李神通心說一句「砍到了」然後聽到「撲~~」的一聲接着臉上感覺到了雨水似的幾滴涼。

李神通撩出的刀還沒收回來猛然間就感覺後心一痛,腦海里一下子浮現出了王度兒身上的那枝綠色小箭「還有第二個人,原來閃光彈是用在這裡」

在李神通兩步半的身前黃鬍子大漢半邊臉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另半邊也是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身體中間一條筆直的血線。

他沒料到對面這楞頭青小伙能有二尺長的刀氣,他給自己留了一步半的後退距離,從結果來看一步半顯然不夠

背後插着一支綠色小箭的李神通做了一個藏刀式挽出一個刀花護住前胸後背

「腦後」突然聽到墩子的一聲大喊,聲音無比焦急。

李神通聽得心裏一緊一道赤紅色的手指粗細的紅色光束一下子射到了後腦勺上,轟的一下李神通被爆頭擊中

「你去補刀,我去活捉那個大屁股小娘們兒」

「二哥,不是說好等大哥的閃光彈我們一起出手嘛你為何慢了?」

隨着話語聲不遠處的陰影走出兩個人。

一個五短身材手裡拿着根紅色法杖的傢伙奔向王度兒,圓睜着黃豆眼兒張嘴喘息着,像一隻猥瑣的泰迪。

一個白面書生樣子的瘦高個站在離李神通5步遠的地方,手裡拿着一個纏滿藤蔓的綠色小弩一臉謹慎的在那巡視着。

五短身材離王度兒還有兩步,王度兒甚至都能看到這色坯張嘴露出的一口大黃牙

白面書生還在巡視,沒有動手的意思。他在等

王度兒捏着紅綃的手在微微的顫抖,肉乎乎的手上略微突出的關節都因為太用力而發白。雖然很怕但強忍着不出手,她也在等。

看着眼前倒在地上的上半身全是血的王度兒,黃豆眼雖然外表急不可耐可心底卻打着十二分的小心「小丫頭還在給我裝,看你忍到幾時出手」

李神通先動了,在黃豆眼兒離王度兒還有一步的時候擰腰甩臂把手裡的砍刀撇向了黃豆眼。

刀帶着破空的風聲嗖———的一聲直奔黃豆眼兒的後心

白面書生動了,「砰」的一聲手裡的小弩射出一支淡綠色小箭,射向李神通先前中箭的位置。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眼前這局勢誰先動手誰可能是就是螳螂

打着十二分小心的黃豆眼猛的一擰身,砍山刺啦一聲滑胸而過帶走了胸前的一層油皮。

王度兒動了,「疾~~」的一聲手裡的紅綃噴出一個大火球直奔着身前五短身材的黃豆眼兒法師

正是舊力使完新力沒生的當口眼看着一個火球撲面而來,黃豆眼知道這下子是躲不過了

火球擊中黃豆眼法師轟的一下只見那法師身上的穿的暗紅色法袍順間炸成一團紅煙,一個光溜溜的身子從煙里彈射而出,這老小子還有一招保命的脫殼之術

李神通在學校的時候聽張副主任講過,有一種木繫心法配合獨門的木系弩箭雖然射程短CD時間長但是有一個二擊必殺的效果,如果被兩隻箭射中同一個地方,必死。

今天遇到的這白面書生可能就用的就這個三炮路數

「我還能再被你射中?」李神心裏想着,藉著甩出刀的反作用力一翻身用身體正面直挺挺又接一箭。

王度兒此前被用棍子的黃鬍子大漢追殺的已經脫力,這一會兒積攢下的最後一發子彈了也在剛才射了出去

五短身材法師鬼門關上走了一遭,加上用了個保命法術連嚇帶累的光着身子在那喘着粗氣

李神通四仰八叉的躺在那兒前胸一箭背後一箭,腦袋上被炸的直冒煙,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離自己五步遠的白面書生

白面書生舉着弩看着地上的李神通,又不敢上前打又不甘心跑。

四個人各懷心思

「怎麼遇到這麼個玩意,像野豬似的賊塔瑪抗揍,屁都不放一個下手還黑」白面書生在心裏邊罵

「一激光沒轟死那小子,頭也太鐵了。還是撤吧別陰溝翻船」五短身材的法師萌生的退意

「鐵柱子加油」王度兒在心裏在比了個心

「今天遇到的都是什麼奇葩,用棍的坦克放閃光彈,陰人的法師會光腚,毒刺客學了個鐵廢物的三炮技能」李神通心裏想着又罵了一句「該,讓你們出奇不意必自斃」

「送你們三個洗點重開吧」李神通淡淡的說了一句活動了一下脖子站了起來

沒能量的法師和沒輸出的刺客遇到李神通這樣的肉裝刺客那是被天克,打不贏跑不過

看李神通黑塔的一樣大體格子又站了起來,光着腚的法師看勢頭不好喊了句「三弟,分頭跑」

白面書生聽完扭頭就向東方就跑,可沒想到光着腚的法師竟然跟着他也向東方跑,法師這職業的跑路速度那是出了名的快,一眨眼就攆上了刺客三弟

「兩個人分開跑存活幾率是百分之五十,但兩個人一起跑的話只要比你快,我就有八十的把握能到鎮上」超過老三的時候光腚法師在心裏念了一句「對不住了老三,還有老大」

李神通想的就比較簡單「先幹掉跑的快的那個」

李神通來到王度兒面前一把將她抱起說了聲「摟住」然後起她屁股往身後一甩將把她背起來用自己的腰帶將兩人綁在了一起。

抬頭看了眼東方,甩開腿和來時同樣的方法一蹦一跳的飛速追了過去

當太陽快落山時候王度兒和李神通在一開始選好的庇護所那相互包紮着傷口

「鐵柱子,看你手起刀落幹掉那三個人的樣子和學校里一點都不一樣」王度兒邊給李神通的背上敷着葯邊說道

「嘿嘿。。。」李神通只是憨憨的一笑沒說話

「從小父母不在身邊,六歲就和我爸兩個人從璃月趟到了這裡。。。這一路上可不是熱心群眾幫忙做着好人好事這樣過來的」李神通心裏默默的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