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千層馬甲又被殿下扒了》[太子妃千層馬甲又被殿下扒了] - 第9章 回府(2)

王夫人受寵若驚,連忙跪地道謝,姬如煙微微一笑,侍女擁着她緩步而去。

婢女小廝忙裡忙外的御史府,一片張燈結綵,喜氣洋洋。

王家出嫁的兩個女兒也攜家帶口回到娘家,等候參加除夕家宴。

在北桓有一習俗,除夕夜女婿要在岳丈家出席家宴,尚有婚約然並未進行拜堂儀式的,女子待字閨中,未婚女婿一人出席,直到成親那日,兩位新人方能見面。

魏亦玄接了御史府的帖子,信使道:「魏殿下,御史大人說怕你無趣,可攜家眷親朋共赴家宴。」

魏亦玄點了點頭,道:「幫我代傳御史大人,多謝關懷體貼。」

***

在東南別院悶頭學了幾天禮儀、熟記御史府人物冊子的柳若雪終於解脫出來,得空在院子里走動走動。

惠秀成了她的貼身侍女,平時閑暇,她便教惠秀識字,幾天下來,那小丫頭倒也識得幾個字,只是跟溫言相比就差太遠了。

溫言之前也是小康之家的公子,後來家中遭遇大火,家道中落,孤苦無依的他才到御史府做了小廝,被安排在這東南別院當值。

成功把信送到魏亦玄手上後,柳若雪便把溫言從良婆子那要了過來,留在身邊伺候。

「三小姐,你為溫言定製的這件袍子真好看。」

惠秀盯着蹲在小院里扇火的溫言,情不自禁地說道。

「有嗎?」柳若雪淡淡笑道,湊到惠秀面前,「我看不是衣服好看,是人好看吧?」

惠秀面容一紅,心虛地垂下頭不敢說話了。

「小惠秀,你是不是喜歡小溫言?」柳若雪神色鄭重,語氣溫柔地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我閑着的時候就喜歡盯着他看,沒看到他的時候就想要見到他。」

惠秀目光躲閃,支吾了一會兒,才說出這番話。

「三小姐,你說這是喜歡嗎?」

惠秀的話把柳若雪難住了,因為她自己也不知道,「大,大概是吧。」

「那三小姐有喜歡的人嗎?」

「大概,有吧。」柳若雪含糊道。

「那是傳聞中的未婚姑爺嗎?」

「我連他的面都沒見過,怎麼可能是他……」柳若雪想都沒想,就蹦出了那句話。

王夫人性子急,在她來的那天就開門見山跟她說了,要她冒充她的三小姐,嫁與西洲太子殿下,她面上沒反抗,但已經想好了對策。

惠秀連忙打住她的話頭,警惕道:「以後這種話,千萬不要對別人說,要是讓新姑爺聽了會不高興的。」

柳若雪心想,他愛高興不高興,反正我不會嫁給他。

但面上還是對惠秀微微一笑道:「這話,我只對你說。」

已經扇起火燃好炭的溫言,將一塊塊大紅的小炭夾到小暖爐里,送到柳若雪手中,「三小姐,今日回御史府怕轎里涼,您把這小暖爐帶上吧。」

柳若雪接過小暖爐捧在手上,良婆子與金煞就領着一位女子進來了。

那女子沒有穿狐裘,只着一身粉紅色輕紗裙,烏黑髮絲垂落腰間,濃妝淡抹之間一派珠光寶氣。

這正是王御史的小五,那小五一直住在東南別院,後因柳若雪的緣故,暫且寄居在一農戶家。

如今柳若雪回御史府,她便由金煞接回東南小院,正好一進一出,遇上了。

「你就是那位三小姐?」

小五昂着頭,不屑的模樣讓人見了很不舒服。

「正是,你又是哪位?」

柳若雪見來者不善,毫不客氣地回道。

「哈哈哈……真是搞笑,我是這院子的主人,你竟然還問我是誰?」

「別說了,快進去吧。」

良婆子一臉不耐煩地推了小五一把,語氣生硬。

她是王夫人的人,本就對小五有意見,再加上有王夫人撐腰,她根本就沒把眼前自視甚高的女人放在眼裡過。

小五被良婆子這一推,把氣全撒在柳若雪身上,開始對她大罵起來。

金煞最煩這女人,索性走出小院,同馬車夫一起在外等候。

良婆子吃過柳若雪的虧,知道她的厲害,便也不打算為她說話。

倒是惠秀和小溫言看柳若雪挨罵,心裏很着急,對小五道:「五夫人,求你不要再罵三小姐了。」

柳若雪淡淡道:「求她做什麼,讓她罵,我可是一點都不生氣。」說罷,還笑了起來。

小五更氣了,開始撒起潑來,柳若雪自始至終都以一幅看客的樣子望着她,倒是她自己,在這一群人面前像極了潑婦,顏面盡失。

「懶得陪你玩了,」柳若雪淡淡道,「鬧夠了就趕緊進屋歇着去吧,身子要緊,千萬別凍着了。」

小五怔了怔,才知道自己被她耍了,又氣了一頓,柳若雪見她只會撒潑耍賴,頓覺無趣,便妥協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您是這小院的主人,這下行了吧。」

這小五就愛吃這一套,立馬得意道:「你終於承認我就是這院子的主人了?」

柳若雪眨了眨眼,無語地點了點頭。

終於坐上了轎子,馬車自東向西出發過南市街道,穿過往日熟悉的街市,柳若雪忍不住掀開轎簾往外瞧了幾眼,正好看到老鴇領着幾位姑娘在門外招攬客人,心中一酸,說不出是喜還是悲。

曾經覺得不好,想要離開的地方,在某一日或某個瞬間,也會泛起懷念的情思。

那些人,那座樓,漸行漸遠。

馬車疾馳,柳若雪放下轎簾,魏亦玄的音容笑貌在她腦海中一一浮現,久久揮之不去,她的心亂了。

瞧着她神色不對,惠秀以為她着涼了,連忙伸手去探她的額頭,柳若雪把頭一偏,躲過了她的手,笑道:

「我沒事,好得很呢。」

惠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三小姐沒事就好。」

夜幕降臨之時,馬車到了御史府,王晟攜了家人早已在門口等候,竟然要瞞天過海,那就必須做到以假亂真。

御史府三小姐回府,在街坊鄰居那也算是一件熱鬧事,她們擠在一起一邊看,一邊交頭接耳:

「這御史大人的三小姐一直養在東南別院,現在接回來過除夕,年後就要嫁給西洲太子了,傳聞那西洲太子長得跟天上的神仙似的,俊美得很,這三小姐真是好福氣呀。」

「可不是嗎?傳聞這南陵城的富家小姐欽慕西洲太子的不在少數呢,這三小姐平日里默默無聞鮮少有人提及,竟得了一門這麼好的親事……」

……

鄰里街坊的話一一落入柳若雪耳中,她不屑地笑了笑,被眾人簇擁着進了御史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