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千層馬甲又被殿下扒了》[太子妃千層馬甲又被殿下扒了] - 第9章 回府

收回小暖爐,謝辭帶着宿衛軍融入夜色中,繼續守夜。

魏亦玄正要轉身進府,忽聽說話聲傳來,原來是宿衛軍抓到一位夜行的少年。

從他們模糊的對話中,魏亦玄隱隱約約聽到了「西河」「小涼亭」等字眼,雙眸一動,轉身走進了夜色里。

林琅在後面趕緊跟上。

宿衛軍散去,少年也不知所蹤,魏亦玄帶着一絲期待來到小涼亭,除了風聲和水聲,空無一人。

林琅跟在他身後,叫道:「殿下。」

魏亦玄看着焦急的林琅,突然醒悟過來,他是西洲太子,眼下這處境怎可被這虛無縹緲的「情」所困。

他覺得有些愧疚,這大晚上的,還讓林琅跟着挨冷受累。

他走近自己的貼身侍衛,握了握他的手,那手有些冰涼。

「冷吧?」魏亦玄問道。

林琅點了點頭,旋即又趕緊搖了搖頭,「不冷。」

「回去吧。」

魏亦玄聲音淡淡的,低垂着雙眸看不出有什麼變化。

「殿下,不等小柳兒了嗎?」

「不了,她不會來了。」

魏亦玄轉過臉,留給林琅一個修長落寞的背影。

「請問,是魏公子嗎?」

怯怯的聲音從椽木後傳來,溫言探着腦袋有些緊張,待魏亦玄點了頭,他才從陰暗裡出來,欣喜道:「幸好趕上了。」

「魏公子,我家三小姐有事不能來赴約,讓我給你帶了一封信。」

魏亦玄接過溫言手中的信,淡黃的信封上工工整整秀秀氣氣地寫着四個字「四郎親啟」,黑字邊緣繞着隨意揮就的幾枝稀疏紅梅,清雅又不失俏皮。

方才還在愧疚自己不該為兒女之情所困的魏太子殿下,此刻嘴角微揚,將信放進了狐裘底下寬大的袖袍里。

「你家三小姐是小柳兒嗎?」林琅驚喜地問道。

溫言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請問小柳兒家住在哪?你告訴我,我和我家公子改日好去看她。」

林琅熱情地拽着溫言的衣袖,把這個少年嚇得忙後退幾步,低聲道:

「怒小人不能直言。」

他雖然相信柳若雪,但對面前這兩位公子的底細並不了解,這三小姐是買來的,他身為御史府僕從,是御史府的人,不能做對主家不利的事。

「喲,還挺神秘的呀,再給你一次機會,不說的話,我可就要動手了。」

面對林琅的威嚇,溫言雖然害怕,倒也並不妥協。

「說不說?這夜深人靜的,我把你丟河裡也沒人知曉。」

林琅抓住他,作勢要將他丟進河裡。

「好了,林琅,別鬧了,看把人家小公子嚇的。」

魏亦玄淡淡地看着林琅。

雖沒見到小柳兒的人,但見到了她的信,他同樣欣喜,礙着那兩位在,只好盡量做到不露聲色了。

「知道了,殿下。」

林琅無趣地鬆開手,替溫言整了整因自己而凌亂的狐裘長袍。

「魏公子,信已送到,小人告辭。」

溫言雙手交疊,行了一禮,走出涼亭,拐上通往大道的小徑,掩映在稀疏有序的植叢里。

魏亦玄使了個眼色,林琅便跟了上去,可跟到一半時,卻把溫言跟丟了。

他懊惱了一陣,只好悻悻而歸。

亮堂的房中,身着單薄裡衣的魏亦玄正小心翼翼拆開信,娟秀靜雅的字跡一一落入眼中。

四郎:

見字如面,未能赴約實屬遺憾,但來日方長,山海可期,願春暖花開時,能遇之如初。

年即至,望順遂安康,所行皆坦途,所遇皆貴人,所想皆得願。

小柳兒

短短几行字,讓魏亦玄欣喜萬分,在這冷冷的寒夜,他頓覺身心溫暖,充滿力量,而這力量來自對春暖花開時的期待。

在北桓五年,他面上性情溫潤,隨遇而安,而心裏早已荒蕪得如同一潭死水,激不起半點漣漪,直到遇見了柳若雪,那潭死水慢慢起死回生,泛起層層波紋。

「殿下,天都快要亮了,趕緊歇着吧。」

林琅敲了敲門,關切道。

「知道了。」魏亦玄收好信,躺到榻上。

林琅怕殿下不夠暖和,又折回偏房取了炭,添置在魏亦玄寢殿的炭盆里。

***

明日便是除夕,姬如煙一大早就去給太后請安,剛好皇后張氏也在,向二人行完禮,三人坐在一起聊天。

太后錢氏道:「皇后,聽說近日北尼進貢了一批上好香料,你差人拿一些送到相國府去,這傾城年後就是我武家媳婦了,可不能虧待了人家。」

「是,太后。臣妾這就去辦。」說罷,張氏起身告退。

看張氏已走遠,太后捉住姬如煙的手,欣慰道:

「桉兒與傾城成婚,也總算了了哀家一樁心事,桉兒幼時立為太子,宮中多少人紅了眼,明裡暗裡使着壞,這一路走來也是不容易,你閑時多去長樂宮看看他,畢竟你是他的親生母親,他對你感情深些。」

「太后放心,臣妾昨日向您請安後,去看了桉兒,皇家成婚規矩多,禮儀繁冗,他正忙着提前學習呢。」

姬如煙微笑道,美麗的眸子清亮如星。

「那便好。」太后輕輕拍着她的手背,「晚上要參加家宴,你回去準備一下吧。」

姬如煙行告退禮,從太后寢宮出來,正巧遇上前往內務府領取除夕家眷禮的王夫人。

王夫人鮮少進宮,從未見過姬如煙,當她看到姬如煙向她走來時,還以為是某位官員的夫人。

見她身段不凡,明眸皓齒,一襲素雅披風襯着桃花面,abc 髮絲無風自動,驚為天人,便忍不住多瞧了幾眼。

「大膽婦人,見了我家娘娘還不下跪!」

侍婢春意見王夫人眼神直視着自家娘娘,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夫人,這是婧貴妃。」

姬如煙小名婧敏,為貴妃位。

經一旁丫鬟提醒,王夫人趕緊跪下請罪:

「罪婦御史府周氏有眼無珠,冒犯了貴妃娘娘,還請娘娘恕罪!」

「無妨,不知者無罪,王夫人起來吧。」

姬如煙溫聲道,王夫人謝恩起身,低着頭仍心懷惶恐。

「年後貴府三小姐與西洲魏太子大婚,且與我桉兒是同一天婚期,也算是好事成雙,可喜可賀。春意,我宮裡還有幾匹上好的布料,你讓人去拿來,賞給御史府三小姐做幾身漂亮的衣裳。」

姬如煙語氣平淡,從容之中透着幾分優雅。

春意領命,讓隨侍在側的婢女去取布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