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少年很甜哎》[她的少年很甜哎] - 第1章 沒辦法帶你回家了

陸嘉言死了。

19歲的小姑娘死在了手術台上。

心中有執念,放不下她生前唯一對她好的奶奶和一直放在心尖上喜歡的江景州,靈魂久久未散。

很快,陸嘉言就看見了急匆匆趕來醫院的江景州。

江景州穿過陸嘉言的身體,直直的走向前面的VIP病房。

陸嘉言不由的苦笑,但還是不由自主的跟在江景州的身後。

她其實一直都知道的,陸家接她回來,不過就是為陸棉棉,而江景州也從來沒有愛過她,說要娶她無非是為了讓她心甘情願的給陸棉棉換腎罷了。

明明知道,可在看到江景州輕聲安慰着懷裡的陸棉棉時,陸嘉言的心還是疼的厲害。

陸棉棉突然從江景州的懷裡掙脫出來,裝着難受的樣子問道:「姐姐的死和你有關嗎?」

聽了陸棉棉的話,江景州的眼裡多了一絲厭惡:「是她自己不知死活,還想讓我娶她。」

一瞬間,陸嘉言忘記了傷心,她知道自己的死是有人動了手腳,但她從來沒想過這個人會是江景州,她一直奉為神祇的男人。

他覺得她噁心。

陸嘉言渾渾噩噩的不知道過了多久。

魂魄忽散間。

陸嘉言看見渾身散發著陰鷙和悲痛的謝昉,他像一個遲暮的老人緩緩的走進了太平間。

他停在了那個裝着陸嘉言屍體的冰櫃前停下,拿出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鑰匙打開了冰櫃的門。

把陸嘉言從裏面拉了出來。

謝昉修長好看的手輕輕的摸了摸陸嘉言的臉。

溫熱的液體滴在了陸嘉言的臉上,一滴,兩滴,三滴……

陸嘉言不解,她和謝昉交集也不多,謝昉為什麼會來,還哭成這個樣子。

下一秒謝昉像是失了力氣一樣,重重的跪在了地上,渾身發抖。

聲音悲戚。

「言言……」

謝昉哭的失聲,陸嘉言看着謝昉像是一個得了哮喘的病人,喘不上氣,努力想呼吸到新鮮的空氣。

原本深邃漆黑的眼眸此刻已經猩紅一片。

謝昉跪在地上哭了十多分鐘,才站起來。

抱起陸嘉言,看着她,悲涼而挫敗,聲音悲顫嘶啞:「我們回家。」

陸嘉言心疼的發顫,她好像突然意識到,他愛她……

謝昉抱着陸嘉言沒走幾步,門口就湧進一大幫**,手裡拿着槍,指着謝昉,厲聲呵斥道:「別動!」

謝昉平靜的看着他們,低頭吻了吻陸嘉言的嘴角,嘴角強扯起一抹笑:「好像沒辦法帶你回家了,言言別怕,我很快就來找你了, 你等等我……」

說完,謝昉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

陸嘉言瞬間明白了他要幹什麼,想去阻止他,卻穿過了他的身體。

謝昉沒有一絲猶豫,鮮血四濺。

陸嘉言拚命的喊謝昉的名字,可是謝昉聽不見,周圍的人也聽不見。

看着謝昉倒在血泊里,陸嘉言漸漸沒了意識,一張報紙也飄落在了地上。

模糊間,陸嘉言看到了報紙的封面寫着:Y市發生了一起慘絕人寰的殺人案,被害人江景州被兇手挖出了心臟,另一名被害人陸棉棉被挖出了腎臟……

陸嘉言突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