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說愛我》[他不說愛我] - 第3章 你找死是不是?(2)

緊閉的卧房門。

「常明煙。」他叫了聲,轉步去卧房。

沒人回應,庄默臣推開門。

一進門,他就看見床上的女人蜷在被子里。

他皺了皺眉頭,去看牆角的桌子。

那上面,他早上放下的饅頭和菜粥原封不動的還在那兒。

見狀,他突然大力扯開女人身上的棉被。

「你找死是不是?!」庄默臣朝她吼。

然而,常明煙一點反應都沒有。

她只是抱着自己,蜷縮在床上,嘴裏嘟嘟囔囔的胡亂說著什麼。

庄默臣眉頭皺得更緊,他意識到不對勁,在床邊蹲下。

他湊近,聽清她在說:「冷,好冷,好冷……」

庄默臣看了看她蒼白乾裂的嘴唇,抬起手,觸碰她的額頭。

只一下,他就被那灼燙的溫度彈開了。

「真是麻煩。」庄默臣煩躁的埋怨一句,伸手重新給她蓋上了被子。

然後,他走出屋子。

不到十分鐘,他端着一盆溫水和毛巾進來。

常明煙意識渾渾噩噩的,額頭痛得要爆炸,可她卻怎麼也睜不開眼睛。

夢裡,她一會兒看到父親常國昌和母親許悅清,一會兒那人又變成顧恆北。

她叫着喊着,可他們卻像是看不到聽不見似的,離她越來越遠。

後來,她的嘴巴里好像被人塞進了什麼東西。

慢慢的,她的頭痛緩解,依稀能感覺到有人的手在她的臉上,額頭上輾轉着。

昏迷中,她突然哭了出來。

「媽,明煙想您,明煙好想您啊……」

庄默臣怔愣的看着自己突然被女人抓住的手,她握着,緊緊的貼着自己的臉頰,嘴裏還胡亂的說著:「媽,我好累,好想回家……」

「……」庄默臣注意到她眼角的淚,他像是被觸到什麼,突然扔了手上的毛巾,抽回自己的手。

常明煙還在說著胡話,庄默臣在身上摩擦掉手上她殘留的餘溫,跑出了房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