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亦梔秦思辰小說》[蘇亦梔秦思辰小說] - 蘇亦梔秦思辰小說第19章(2)

南邊水患肆虐,北疆也不安穩。」
說到這裡,他環視眾人,臉上的表情不怒自威。
「朕以為,朕的私事再大,也大不過江山社稷,諸位愛卿不將心思放在這些事情上面,卻關心起真的後宮來了,在你們眼裡,到底還有沒有天下蒼生?」
他越說語氣越嚴厲,到了最後,眾人早已冷汗涔涔,紛紛跪下謝罪。
趙太尉聽出他的言外之意,掀袍而跪:「陛下所言,正是臣下每日憂心之事,然,陛下乃是天子,天子家事,亦是國事,臣斗膽,還請陛下早日立後,綿延後嗣,穩固江山!」
「還請陛下早日立後,綿延後嗣,穩固江山!」
有了領頭的,其他人的膽子也大了起來,紛紛跟着附和。
看着這群牆頭草,秦思辰沉默片刻,將這個燙手山芋丟到了趙太尉的懷裡:「那依趙太尉所言,朕應該立誰為後呢?」
「具體立誰為後,當然有陛下決斷,老臣不敢擅專。」
趙太尉心中一驚,臉上卻一派大義凜然。
「不敢擅專?
我看你們心中早就有了人選,就等着朕開口吧?
!」
秦思辰起身,居高臨下的睥睨腳下群臣,「何時立後,立誰為後,這件事,朕心中有數,愛卿們不必再提。」
說完,他一甩袖子,轉身離去,留下殿內群臣面面相覷,紛紛懊惱惹怒了新皇。
……太尉府。
「陛下當真是這麼說的?」
趙夫人看着一臉鐵青的趙太尉,擔憂的問道。
趙太尉一拍桌子:「這能有假?
黃口小兒,才坐了幾日江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要不是我兒英年早逝,這皇位,還輪得到他?
!」
「老爺,慎言!」
趙夫人嚇了一跳,連忙關緊門窗,「雖然實在自己府上,但是也隔牆有耳,這話還是老爺教我的,今兒個怎麼自己倒忘了?」
趙太尉喝了口茶,臉色緩了些許:「夫人所言甚是,我今日是氣糊塗了。」
「老爺不必擔憂,等下玉如會出宮回府,到時候我給她想想辦法,陛下至今還膝下無子,只要她能最先懷上龍種,我們又何愁陛下不立她為後?」
趙太尉頷首:「如今,也只能這樣了。」
一個時辰後,一輛鑲金嵌玉的馬車停在了太尉府正門口,是趙玉如回來了。
進門和眾親友寒暄過後,趙夫人將女兒拉近了房裡,說要跟她說幾句體己話。
「娘,您要跟我說什麼?」
趙夫人屏退左右,拉起女兒的手,「我兒可知今日朝堂之事?」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