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23章 自作聰明,斷絕關係

蘇卿能想到的辦法,也就離開帝京這一條路了。

趁現在李家人還沒有找麻煩,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陸容淵見蘇卿為自己擔心的樣子,眉眼裡不禁染上笑意:「不用擔心,沒事的,這李家也算是個大家族,不是不講理的人,李森先惹事,我們這屬於正當防衛。」

只是這防衛的是不是有點太過了?

肋骨都給人踢斷了。

見陸容淵不以為意,蘇卿心裏更為著急,一想到陸容淵不是圈子裡的人,也不知道李家人的厲害,她也就沒多說了。

這件事是她惹出來的,實在不行,她去李家賠禮道歉,只要李家人不找陸容淵麻煩就行。

「你車子不是壞了嗎,那這幾天你就別出門了,在家裡休息吧。」蘇卿拉着陸容淵的手說道。

蘇卿心裏想的是,只要避過風頭,李家人找不到陸容淵,那就沒事了。

陸容淵一眼就看穿蘇卿的用意,溫笑着點頭:「好,都聽你的。」

聞言,蘇卿心裏踏實些了。

的士到了蘇卿住的出租房小區門口,兩人下車,陸容淵說道:「卿卿,你先上樓,我去買包煙。」

「好,那我去電梯那等你。」

「好。」

陸容淵等蘇卿走遠了,這才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語氣驟然冷冽如冰:「替我好好去李家慰問慰問。」

慰問兩個字,帶着凜冽的殺氣。

……

醫院。

李森已經從手術室里出來了,李逵華與老婆劉雪芹聽到兒子出事了,匆匆趕來。

得知自家兒子斷了兩條肋骨,被打內出血了,劉雪芹心疼又憤怒:「誰幹的,我的寶貝兒啊,誰下手這麼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動我兒子,當我李家吃軟飯的嗎?」

送李森來醫院的青年說:「是蘇卿,小李少晚上看見了蘇卿,想要讓蘇卿陪着喝一杯酒,哪知道不知從哪冒出個男的,為蘇卿出頭,把小李少揍了。」

「怎麼又是蘇卿。」李逵華眉頭一皺:「我不是警告過,不許再招惹那個女人,當我的話是耳旁風你。」

「兒子都被打成這樣了,你不心疼兒子,怎麼還說這樣的話。」劉雪芹心疼的掉眼淚:「那蘇卿算個什麼東西,敢動我兒子,我讓她好看。」

「媽,我好疼啊。」躺在病床上的李森說話都很艱難:「我差點就見不到你們了。」

「兒子,我可憐的兒子啊。」劉雪芹拉着李森的手,憤怒道:「你放心,媽一定替你討回公道,誰敢動我兒子都不行。」

李森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也把陸容淵的警告拋諸腦後了,哀嚎道:「媽,你一定要為我報仇,弄死蘇卿那個女人,不,算了,那麼美的女人,弄死了可惜,把她身邊那個男人弄死就行了,美人留着。」

李逵華多留了個心眼,問:「打你的那個男人長什麼樣?是什麼人?」

「一個土包子而已。」李森捂着胸口痛苦的說道:「爸,你一定得為我報仇,別人都要咱們李家斷子絕孫了,這口氣,不能就這麼忍了。」

劉雪芹也說:「不就是一個蘇家,上不得檯面的東西,敢欺負我兒子,活得不耐煩了,李逵華,我不管,你不替兒子討公道,那我去。」

就在這時,李逵華的秘書走過來:「李總,陸大少的秘書來了」

聞言,李逵華臉色一變,立即想到之前李森被打一事。

難道又惹上了陸家?

李逵華已經有不好的預感,立馬道:「在哪裡,快帶我去。」

「在大廳。」

李逵華匆匆趕去大廳,當見到醫院大廳坐着的美麗女人,心裏已經猜到了個大概。

「艾秘書。」

此人正是陸容淵的秘書,艾米麗。

李逵華哪怕在圈內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可在艾米麗面前,還是帶着幾分尊敬。

當然,這份尊敬是給陸容淵的。

艾米麗一身職業裝,跟着陸容淵久了,處事也帶着幾分陸容淵的影子,面無表情道:「李總,陸總讓我來慰問慰問小李少,不知小李少如今傷情如何了?」

這話讓李逵華心裏咯噔一下:「艾秘書,難道打我兒子的是…?」

「李總,你在商場也是讓人敬畏三分的人物,只可惜卻生了個蠢貨兒子。」艾米麗語氣冷冷地說:「陸總讓我給你帶句話,這次斷兩根肋骨,再有下次,李家恐怕得後繼無人了。」

聞言,李逵華臉色煞白,就差一屁股坐地上去了。

李家是家大業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