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14章 蘇卿被擄(2)

?」

果然是來算賬的。

蘇卿定下心神:「陸大少,這是個誤會!」

「呃?那你是想嫁給我了?」

「陸大少,我跟你這才第一次見面,結婚的前提,是兩個人有感情,我……」

「感情可以培養。」

蘇卿被堵得啞口無言。

臉毀成這副尊容,哪怕她再注重心靈美,也沒法培養感情啊。

「陸大少,強扭的瓜不甜。」蘇卿嚇得魂都快沒了,她可不想成為第四個被凌虐而死的人:「而且我也有男朋友了,陸大少也不缺女人,不會為難我這個小女子吧。」

「我就喜歡強扭的瓜。」陸容淵捏住蘇卿的下巴,冷哼道:「你男朋友是誰,我找人把他給廢了。」

果真殘暴。

之前她還覺得對方是個好人,看來結論下太早了。

為了斷了對方的心思,蘇卿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你想動他,那就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這話讓陸容淵心底狠狠一震。

蘇卿竟如此維護他?

見陸容淵不說話,蘇卿又說:「我跟我男朋友真心相愛,你別想拆散我們。」

陸容淵盯着蘇卿看了幾秒,驟然鬆開蘇卿。

得到自由,蘇卿暗地裡鬆了一口氣,她連忙坐回原位。

「你很愛他?」

蘇卿想着脫身,脫口而出:「非他不嫁。」

至於嫁不嫁這個問題,蘇卿沒想過。

陸容淵嘴角不自覺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弧度。

「你看上他哪點?」

「他哪哪我都喜歡。」蘇卿生怕對方會覺得她是嫌棄他是個臉毀腿瘸的,又補充了一句:「情人眼裡出西施,我的男朋友很普通,跟陸大少毫無可比性,可我就是喜歡他。」

陸容淵嘴角笑意更深。

車子平穩前行,很快就到了蘇卿所住的小區。

蘇卿納悶:「陸大少,你怎麼知道我住這?」

她並沒有說過自己住哪。

陸容淵語氣清冷:「我想知道一件事,不難。」

蘇卿沒有懷疑,以陸家的權勢,想知道她住哪裡還不容易?

下了車,蘇卿走的比兔子都快。

目送着蘇卿遠去的背影,車內的陸容淵眉眼染上笑意。

車前的夏冬十分震驚,幾乎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老大笑了?

「回陸家。」陸容淵收回目光,語氣淡淡的吩咐。

「是。」

夏冬跟了陸容淵多年,從來不會多問一句,只管執行命令。

……

蘇卿剛回到出租房,還沒坐下,她就接到醫院那邊的電話。

蘇卿匆匆忙忙趕去醫院。

病房裡空無一人,蘇卿頓時慌了。

她立馬問護士:「小傑呢?」

「上午都還在病房,下午就不見人了,所以才急着給蘇小姐打電話。」

這都馬上天黑了。

蘇卿心急,正要出去找,就見一個十七八歲左右的男孩穿着鬆鬆垮垮的t恤走進來。

男孩身子特別單薄,那張臉也十分蒼白,可渾身卻散發著桀驁不馴,走出了六親不認的步伐。

「蘇傑,你是不是又去飆車了?你有心臟病,你把我的話都當耳旁風了是不是。」蘇卿一上去就揪住了男孩的耳朵。

桀驁不馴的男孩一見到蘇卿,立馬秒慫:「姐,輕點輕點,疼。」

蘇卿壓根沒用力,一聽疼,卻還是鬆手:「小傑,你不能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飆車萬一出了事…」

蘇傑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飆車就是玩命。

「姐,我這條命多活一天都是賺的。」蘇傑眼裡流露出不符合年紀的滄桑,毫不在乎的聳肩道:「與其在醫院等死,不如痛痛快快活一回。」

「小傑。」蘇卿十分心疼。

十七八歲正是最好的年紀,同齡人都在學校里肆意揮霍青春,可蘇傑不同,他有先天性心臟病,以醫院為家,也許下一刻生命就停止了。

蘇傑是母親帶回來的,與蘇卿並無血緣關係,也不知道蘇傑的身世。

可這些年,她早就將蘇傑當成親弟弟了。

蘇傑不以為意,他忽然看見蘇卿的臉腫了,臉上的笑一收:「誰打的?是蘇家人?」

「不是。」蘇卿不想蘇傑為她擔心,也不想蘇傑為了她跟蘇家撕破臉。

畢竟她現在沒有能力支付蘇傑高昂的治療費,蘇傑的命,得靠蘇德安續。

這幾年,蘇卿拚命工作,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能帶着蘇傑徹底脫離蘇家。

「姐,這麼多年了,你每次撒謊都不敢看我眼睛。」蘇傑眸底划過一抹異樣光芒:「蘇家欠你的,我遲早替你討回來。」

「行了,不提那些不高興的事。」蘇卿岔開話題:「你最近怎麼樣?有沒有好轉?」

「老樣子,死不了。」蘇家一副看破生死紅塵,玩世不恭的樣子。

蘇卿也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蘇卿在醫院待到蘇傑吃了葯睡下了,這才離開。

此時已經夜裡十點了。

醫院附近也沒什麼人,來往的車輛也很少。

蘇卿在醫院門口等了一會兒,也沒有打到車,也就往前面走了幾百米。

一輛白色麵包車從蘇卿身邊路過,車子突然停下來,從車上下來兩個人,一人從蘇卿身後捂住她的嘴巴,一人抬腳,將人擄上了車。

猜你喜歡